從歷史視野看國家競爭力--仁文先生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10-06) 网络资料 1835 0

從歷史視野看國家競爭力

 回顧中國與世界的歷史,我們可以問幾個問題:第一個是鴉片戰爭以來的好幾代仁人志士都在苦苦思索的、很讓人鬱悶的問題:中國爲什麽沒有打贏鴉片戰爭?第二是,像荷蘭這樣小小的國家爲什麽曾經主導整個世界?第三是,爲什麽鄭和沒有像哥倫布一樣讓中國稱霸?弄清這幾個問題,再看一看最近的中國歷史上一個成功整合全球資源的案例:鄧小平如何從全球取勢,我們也就對中國未來發展的核心競爭力有了一些基本的認識。

  金融市場發展狀况影響國家實力

  爲什麽中國沒有打贏鴉片戰爭、甲午戰爭?

  最近的統計資料顯示,1820年,也就是清朝的道光年間,中國的GDP曾經5倍于英國、5倍于法國。實際上,當時中國的GDP超過了西歐、美國、俄國和日本的總和,佔全世界GDP的比例達1/3之多。但是20年後的鴉片戰爭中,中國却不幸失利,被迫簽署了《南京條約》。

  爲什麽我們有5倍于英國的GDP却沒有打敗英國?除了清朝政治的腐敗、科技的落後等原因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當時中國沒有資本市場,中央政府缺乏短期內整合資源的能力,無法在很短的時間里從老百姓手上集中足够的財力、物力進行這場戰爭。當時,清政府汲取中央財務的方法就是收稅,但那時的稅收體系效率非常低,據統計,中央政府收一兩銀子的稅,老百姓的負擔大約是3兩銀子。在這樣低效率的稅收體系下,如果要在短時期里集聚大量的財力,政府一定會盤剝老百姓,一定會對經濟的總量産生負面的影響,老百姓的稅收負擔就會加重,因此就會産生惡性循環。

  而由於當時英國的資本市場,特別是國債市場發達,英國政府能够通過發放國債的方法,用很低的成本在很短的時間里集聚大量的財力、物力來和中國進行這場戰爭。這場戰爭中,英國的財力、武力比清朝充沛,槍炮也比清軍好,因此他們能够打贏。

  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在1870年和1913年,中國的GDP同樣也是數倍于日本,但是在甲午戰爭中,清軍同樣失利,同樣簽署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這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也是當時中國的資本市場遠遠落後于日本。19世紀末期,各個國家的國債佔整個出口的比例,英國是7.9%,中國僅僅是0.2%。因此,中國當時的資本市場發展的程度遠比西方列强要低,甚至比日本也要低。

  金融業落後會挨打,歷史上中國有慘痛的教訓,而荷蘭則因爲金融業的發展,爲我們提供了一個小國稱霸的樣板。

  爲什麽荷蘭曾經稱霸世界?

  荷蘭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16世紀的時候也不過幾百萬人口。它的稱霸,實際上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溯到一朵花,也就是郁金香。郁金香實際上引發了全世界第一次大規模投機泡沫。

  這個故事起源于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一個律師。他在環球旅遊中,被當時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的蘇丹接見,律師把歐洲的鐘錶作爲禮物送給蘇丹,蘇丹則把郁金香送給了他。他帶著它回國栽種後,這種美麗的花兒不僅引起全國愛好園藝人士的興趣,也逐漸成了荷蘭上流社會的身份象徵,投機者隨之掀起了炒作熱潮。在1635年前後的郁金香熱頂峰時,由於供不應求,有些郁金香一株的價格在一個月內由60荷蘭盾被炒到了1668荷蘭盾,漲了28倍。這個價錢當時可以買一座小城堡,或6頭牛、800公斤黃油、300畝良田。

  在巨額的利潤驅使下,全世界的資本,特別是歐洲的一些貴族都把錢送到阿姆斯特丹炒賣郁金香。由於當地的文化比較容忍,政府的干預比較少,幷不是說有一些投機就心驚肉跳,因此,在阿姆斯特丹就有了一個存放外資的銀行,借貸也開始發展起來了,世界上第一座證交所也是在阿姆斯特丹發端,那時,還出現了郁金香的期貨交易。

  由於荷蘭的金融業在郁金香熱的刺激下不斷發展,因此,荷蘭政府的融資能力特別强,能在很短時間內建立一支世界最强的海軍。這也就是爲什麽早在17世紀,荷蘭的東印度公司就已經遠渡重洋佔領了中國的台灣,直到1662年鄭成功收復台灣。

  爲什麽亞洲國家受到金融危機沖擊?

  當然,金融市場的發展也會導致一些沖擊,但是實際上,那些受到沖擊的國家或地區往往自身也存在一些問題。從對亞洲金融危機的認識來看,就可能有一個誤區,就是把亞洲國家産生經濟危機的責任完全推到國際投機者的身上,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幷不公平的。

  看一看1987-1996年世界各國的GDP可以發現,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這亞洲三小虎的經濟增長的速度非常高,僅次於中國,但是,1997-2001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里,三個小虎的增長力下降到1%。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增長率也下降到了4.4%。這裡面有國際對沖基金的原因,但是,有一個非常有影響的研究—曾任麻省理工學院(MIT)教授的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現爲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的研究認爲,亞洲金融危機幷不是對沖基金導致,而是由於這些國家或地區的全要素生産率(TFP)沒有增長。

  亞洲國家的生産模式是通過大量地投入資源,包括勞動力的資源、資本的資源和技術的資源來促進經濟成長,因此,扣除了勞動力和資本的投入,所剩的餘額實際上很少。用克魯曼的說法,就是說,經濟增長是靠出汗來的,而不是靠腦力、新的思維、新的方法和新的商業模式來實現,這就體現了所謂的邊際效益遞减的威力。就好比吃飯,第一碗很解饑,第二碗也很有效益,第三碗的效益就明顯减低了。生産中實際上有同樣的現象,如果保持同一商業模式,隨著投入的增加、生産的發展,越增加投入,産出就越少。要避免這種情况,唯一要做的就是發現新的産品、新的市場以及新的商業模式。

  因此,實際上,亞洲金融危機主要的問題就是生産能力的過度投入導致低回報,包括房地産的投機所造成的利潤率的逐漸下降,導致利潤最終低於資金成本。當內部結構很脆弱的時候,外因—就是不健全的金融體系—會導致貨幣不穩定,引起國外對沖基金的注意,他們才會發起攻擊,幷且其攻擊會生效。

  今天,中國的經濟增長中同樣面臨著提高全要素生産率的問題。這裡,需要注意的是,全要素生産率的增長,幷不是GDP的增長,也不是對固定資産投資的增長。企業的利潤高,不一定就意味著全要素生産率的增長,因爲企業的利潤往往是因爲某些資源的定價不妥而産生的,因此,利潤幷不反映全要素生産率。反映全要素生産率增長的,必須是資源的利用效率,包括人力、技術、資金利用的效率,中國企業有必要在這些方面提昇效率。

  全球視野有利國家發展

  爲什麽鄭和沒有像哥倫布一樣讓中國稱霸?

  在歷史的不同階段,世界上不同的國家都曾經有稱霸的經歷。中國自商朝以來的3000多年中,一直在經濟、文化發展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但是,到了公元17、18世紀,則是西班牙和荷蘭稱霸世界。這兩個國家得以稱霸,主要是因爲海軍相當强大。

  實際上,中國幷非沒有能與之抗衡的海上力量。早在1405-1433年,鄭和就曾經七下西洋,而且,鄭和船隊把世界上最强大艦隊的歷史紀錄保持了500年之久。他的船隊有300艘船艦、2.5萬名船員,旗艦的長度是400米,而哥倫布于1492年開始全球探險時,祗有3艘船、90名船員,旗艦也祗有85米長。據歷史記載,公元7世紀(唐朝),廣州就有20萬外國僑民,在12世紀(宋朝),杭州已經有100萬人口,而巴黎作爲西歐最發達的城市,一直到13世紀人口才達到10萬。

  那麽,鄭和爲什麽沒有像西班牙、荷蘭的冒險家那樣讓中國稱霸呢?這裡,我們可以借用孔子的一句話,就是“非不能也,實不爲也”。雖然當時中國有優勢,但是沒有全球的視野;雖然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强大的艦隊,但是鄭和下西洋要的是世界各國承認明天子的老大地位,因此,他行的不是經濟貿易,而是朝貢的貿易,他要的是皇帝感興趣的東西,而不是整個國家經濟發展所需要的資源。而哥倫布航海的目的是要財富,要追求利潤的最大化,要通過經濟貿易,整合全球的資源,實際上要的是市場的擴張、資源的擴張。由於世界觀、視野方面的不同,中國喪失了一個保持全球領先地位的好機會。

  鄧小平抓住了什麽歷史機遇

  近代中國也曾喪失過許多機遇,不過,在最近的中國歷史上,也有一個很成功的從全球取勢、整合資源案例:鄧小平1992年視察南方後提出要加快改革開放,從而抓住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

  我找來鄧小平南方視察的文卷學習時,手邊正好有美國3個月的短期國債利率曲綫圖。我發現,鄧小平視察南方,正好是1992年世界資本市場利率進入最低點的時候,也就是國際資金在找出路的時候。就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鄧小平提出要加快改革開放,要吸引外資。

  由於他抓住了海外資金找出路這個機會,中國實際利用外資金額很快從1991年的40億美元跳到了1992年的111.6億美元,1993年又跳到了257.6億美元,然後一直保持快速增長。過去十幾年,中國引進的外資是印度的十幾倍,這也導致了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達到10%,而印度則是5%。也就是說,中國的經濟是7年就翻一番,而印度是15年才翻一番。

  鄧小平同志提供了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如果能够很好地利用世界資本市場,我們今後的機會還會非常多。看一下全球利率走勢可以發現,雖然2005、2006年全球有一些通脹的迹象,導致美聯儲在加息,但是,相對於今後10-15年,全球利率還處於相當低的水平,這意味著,今後10-15年的資金成本仍將會比較低,中國仍有許多機會可以利用。

  目前,中國的投資需求有很大的缺口沒有被滿足,與此同時,又存在很多人有錢却沒地方投的現象,放在銀行里,回報又非常低。如果把中國的各個行業和發達國家對比,可以說,差距最大的是金融業。中國老百姓最苦惱的就是,一方面自己的收入比較低,而把工資辛辛苦苦存起來的話,投資的收益也很低。因此,如果國內有很好的金融産品,包括房地産投資信託、包括一些全球組合型的基金,讓老百姓能够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分散投資組合的話,就能够有相對比較高的回報,降低風險。我想,這樣的産品會有很好的市場。

  站在歷史的廢墟上探尋國際競爭力,我們可以得到的一些啓示是什麽?第一,金融業落後就要挨打。第二,寬容度大、心胸大,也可以體現爲一國的核心競爭力。爲什麽阿姆斯特丹能够成爲國際金融中心,爲什麽紐約能够成爲金融中心?紐約過去的名字就叫新阿姆斯特丹,因此,紐約的成功實際上也吸納了阿姆斯特丹寬容、開放的優點。從這一點看,中國應該以大我的心胸進行全球資源的整合,吸收全球的人才,吸收全球的企業,發展我們的移民文化,給外國企業以國民的待遇,使得全球的企業到中國來落戶,爲我所用。需要注意的是,我們不僅僅要在全球範圍內整合資源,幫助中國的製造業發展,也需要在全球配置我們的投資資源,使中國老百姓的投資能够得到最優的回報,而且有最低的風險。第三就是加快提高資源的利用效率,促進全要素生産率的增長。這實際上是决定當前中國經濟增長模式成功轉型的關鍵。

  來源:新財富 作者:梅建平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