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连篇的我军伤亡数字-战史的谎言(节选)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10-18) 网络资料 5859 0
谎话连篇的我军伤亡数字-战史的谎言(节选)历史、军事

来自战史沙龙,:yaoyuan
原帖子非常精彩,具体情况详细阅读后则顿觉上帝的面具后面是Lucifer。

牛皮一;上蔡战役,28军军史公然写上;歼灭敌人5000余人。军科出版《全国解放战争史》第三卷戳穿牛皮;11师伤亡6--700余人,28军将战果夸大8倍。

牛皮二;营口进攻战,消灭52军25师一个营500多人,《解放军41集团军军史》写到;“营口进攻战,共毙伤俘敌1759名”,41军将战果夸大三倍以上。

牛皮三;有关三战四平17师伤亡,《43军军史》98年一月版,对三战四平这么说;“17师付出很大代价,共伤亡2134人。”(260页)
97年9月版128师师史(6纵17师)121页说;“(三战四平)17师打的非常勇敢、惨烈,共伤亡近4000人。”可以看出,43军军史足足将17师伤亡缩小近一倍。可惜说谎总是漏洞百出。

牛皮四;48年5月上下店战斗,北野3纵4个团、2纵一个团共5个团包围进攻南口附近上下店92军142师一个团。国军这个团损失1800余人,200人突围到阳坊镇。北野采用人海战术,人山人海顶着机枪和火炮冲,半天一夜伤亡3千余人,3纵主力野战8旅两个整团被打光,据3纵投诚士兵讲;两个主力团23、24团每团只剩不到200人。
我军觉得难堪,于是3纵战史造假说;“付出2000多人重大代价,始将敌歼灭。”两个团的损失怎么可能2000多人呢?改革开放后〈全国解放战争史〉第三卷承认;“(上下店战斗)第三纵队等部亦损失3000余人。”
3纵战史将伤亡缩小1000多人。

牛皮5;解放战争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太原战役,损失最大,最最残酷。〈全国解放战争史〉写到;“解放军伤亡3,2万人。”
实际呢?远非如此,〈山西文史资料精选〉151页写到;“解放军伤亡45500人,民工伤亡995人。”将伤亡缩小13500人。

牛皮六;著名的羊山集战役,中野伤亡惨重,2陈被刘帅骂的狗血喷头。陈再道脸上挂不住,再加上D又有这个精神,于是堂而皇之在回忆录里大撒其谎,说;“(2纵)伤亡2000多人。”乖乖,撒谎魄力之大,直逼林、罗,视中华民族历史、中国人民为无物,一笔抹杀了为D流血牺牲的2000多将士。
改革开放后出版的《第十军战史》则承认;“2纵伤亡4300人余人,含团以上干部16人。”陈再道这个牛皮大王足足将羊山集战役伤亡缩小一倍多,白纸黑字,无可抵赖。
就是4300人这个数字也是值得玩味的,因为中野2纵4旅战史说;“羊山集战役,我旅伤亡1878人,其中牺牲营级干部7人,14名团营级干部负伤。”这个数字和5、6两个旅伤亡太不均衡了。不知哪位手上有2纵5、6旅战史,可拿来对一对。还原战史需要大家共同参与,共同努力。

牛皮7;三战四平东野6纵伤亡,6纵司令员洪学智指挥无方,没有能够突破路东,死伤人员在三个纵队中最大,脸上挂不住。开始不动脑子,不打草稿,满口谎言胡编乱造,篡改中国历史,愚弄中国人民,在这厮回忆录里,大言不惭说;“我纵伤亡4000余人。”他竟然把17师一个师的伤亡(4000人)代替一个纵队伤亡。用句现代流行词来说,“晕”。和陈再道一样,作为纵队司令员的洪学智对自己纵队伤亡最清楚,敢如此造假,真是石破天惊。
比谎话连篇的《第43军军史》(98年1月版)说谎魄力还大,上面已经介绍过,《第43军军史》敢于将17师伤亡缩小一倍。但是这本军史谈到6纵伤亡说;“6纵伤亡5013人。”已经和牛皮专家洪学智互打耳光,已经彻底暴露洪学智的谎言,洪学智编造的数字和军战史比较已经缩小一倍。
实际呢,
1,6纵17师师史说;17师伤亡4000人,姑且就算是4000人(实际根本不止)。
2,18师;52团有明确数字,52团团司令部书记张逸民回忆;“52团伤亡3000余人。”52团是攻路东和天桥部队,战斗最惨烈。
54团是攻路东和烧锅据点的,战斗之惨烈可见今天K-19《国军英雄——廖钧》文,54团基本打光,也是3000多人伤亡。(6纵每师1万多人,每团3500-3800人。
53团攻路东,伤亡没有数字,也很大,可参看《第43军军史》53团激烈的战斗过程。18师总伤亡在7000多人。
3,16师一个团攻路东和天桥,《第43军军史》说这个团伤亡很大,虽然没有数字,也在1千多人。
6纵总伤亡在12000-13000人以上,竟然被洪学智缩小三倍。
由于18师伤亡惨重,打的特别糟,天桥和烧锅等据点都没有突破,战后受到洪学智等纵队领导人严厉批评,指责他们;“打不进东区,延误战斗进程。”(6纵把打进东区希望寄托在18师身上),师长王XX战后被撤职,这是东野唯一一个三战四平后被调职的师长。18师被认为是6纵二等师。

牛皮八;兖州战役,46年初叶飞1纵进攻兖州,守军是吴化文伪军,1纵大意轻敌,猛打猛冲,最后失败。
为了掩饰失败,1纵战史说;“1纵损失375人。”军科出版的《血战寻踪》则说;“我军伤亡186人,”那真是满口谎言。
1纵政委赖传珠日记记载;“1月9日,攻东关车站、娘娘庙,共伤亡371人。” “1月13日,总攻爬城,伤亡400余人。”他只记载了两天战斗伤亡数字,还没有写到其他几天战斗伤亡已经是军史一倍多了,军战史随意撒谎,其例子俯拾皆是。

牛皮九;涞水战役,这个战役是傅军和华北野为争夺河北控制权进行的一次决战,结果是傅军付出较大代价,而获得战略上、战术上的决定性的胜利。重创华北野,使其从此以后不敢正面交锋,将其驱逐出河北中心--平津保地带。华北野2、3纵合计伤亡被俘9000多人,傅军缴获步枪703枝,轻重机枪52挺,82迫击炮72门,60迫击炮1门。
到了我军嘴里,如此惨败成了大胜,杨成武、郑维三都大言不惭吹嘘这是伟大胜利,当头一棒等等,谎言连篇捏造消灭32师7000多人,全歼32师等等。
实际呢,傅先生在鲁英麟、李铭鼎的追悼会上发表了新32师明确伤亡数字,即;亡1100多人,伤1800多人。总共伤亡3000人左右。为了证明胜利,我军将数字夸大一倍以上,可笑,可叹。
这个阵亡比例那么大的数字证明傅军士兵战斗意志和决心,视死如归的精神。当然从傅军来讲,从战争开始到48年初主力部队第一次有3000多人的大伤亡,难怪华北野大吹特吹了。为了彻底打垮华北野,控制河北,付出这点代价,完全是值得的。傅军主力35军每师都有1万多人,3000人的代价也不伤元气。
与此同时,华北野2、3纵合计伤亡被俘9000多人,反倒伤了元气,丧失战斗力,两个月后进军察南绥东,战斗力仍然极差,无法恢复。

牛皮十,沙后所战斗;被林彪和东总认为的严重失利的不良战例沙后所战斗发生在47年冬季,东野企图一口吞掉新22师,消灭东北战场国军最强大机动部队。东野王牌2纵4师不自量力以一个团又一个营包围了沙后所新22师2个营,新22师是缅北反攻以来从未吃过败仗的头号劲旅,2纵4师的部队除了找死,不会有其他结果。10团和11团2营从干部到士兵基本打光,一场惨败。对方消灭我军后,进行了彻底的战场搜索,派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搜索,打扫完战场后,从容撤退。
我军说;新22师64团部队死269、伤527、被俘6人,共801人。但是这样一来,没有办法提自己伤亡了,因为反差太大,太惨了,为了伟光正,于是军战史纷纷造谣,《39军军史》404页大言不惭说谎;“我伤亡919人。”4师战后总结说;我军死482、伤439人、被俘21,总共942人,吹的有鼻子有眼,真是何必。
事实真相是什么呢?
请看当时任10团参谋的汪明德(解放后沈阳军区副参谋长)、连长丁剑锐(辽宁省军区司令员)等人口述(载铁岭文史汇编第2辑);10团三个营反复冲杀,全团近3000多人,最后基本被打光,只剩200多人。11团2营从东边投入战斗,营长腿部重伤死在火线上,天亮后团长下令撤退,能退回几个算几个,教导员带伤员和烈士遗体据守在村头三间房不肯退,最后被打死,全营七百多人几乎全部牺牲。新22师士兵训练有素,弹无虚发,想打眼睛不会打到鼻子,11团2营重机枪连上一个射手被打死一个,接连倒下几个后,连长急了眼,亲自上去打机枪,当他张大嘴巴大喊:给我冲。一颗子弹从他嘴里打进去,当场被打死。
根据这些老人实事求是回忆,10团伤亡2000多,11团2营死700多。总共伤亡3000人左右,是22师伤亡3倍以上,是绝对不良战例。竟然被伟光正缩小三倍,成了942人。其想告诉读者的意思就是;虽然我打败了,双方伤亡差不多。阿Q到了极点。歇斯底里般篡改历史。
双方武器损失如下;我军只缴获步枪3支,汽车4辆、炮弹1803发、轻机枪弹4万发;
我军损失山炮2、迫击炮1、重机枪1、轻机枪4、冲锋枪4、步枪94。消耗弹药53000,炮弹650、手榴弹1460、掷弹筒45发。
国军缴获轻机枪22、冲锋枪45、步枪251、短枪34、掷弹筒1。

牛皮十一;南麻临朐战役,几乎所有军战史、教科书都口口声声说我军伤亡21586人。
……
事实上,分析各个纵队伤亡情况,就可以知道军战史21586的数字又是大谎言;
1、 9纵伤亡8329人, 《27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
2、 2纵伤亡7800余人,《第三野战军简史》。
3、 6纵伤亡4000余人,《华东解放战争记实》
4、 7纵损失三个团,每师缩编一个团,共损失6000人左右。《步兵70师师史》,赵启民信。
以上三个纵队加地方部队共伤亡27000人左右。我军大笔一挥就檫掉5500人。
且慢,还没有结束,猫腻还有,那就是俘虏。除了7纵外,其他三个纵队都明确写的是伤亡,而没有我军最忌讳的俘虏数字。而南麻我军被俘1500余人,临朐被俘千余人,这个数字就从损失中蒸发了,所有数字加在一起,南麻临朐战役就是近三万人的损失,这才是真正的数字,真正的历史。

牛皮十二;华野10纵梁山阻击和北渡黄河,在10纵战史里,梁山阻击被吹成“排炮不动,必是10纵。”只有陈士渠回忆录半遮半掩曝点光,说成;伤亡1500余人,被俘民工4000余人“只被俘民工4000多人,我军干部战士天兵天将,一个被俘也没有,又一个笑话。
28军军史说;“侦察营一部,少数机关干部和勤杂人员,部分伤员,4000多支前民工,数百匹骡马,部分武器弹药,被敌截于黄河南岸,造成重大损失。”明确记载不少人被截于黄河南岸,被俘了。但就是伟光正缘故,不说有大量被俘这一事实,我军战史谁都不敢涉及这一事实。
但是10纵老人回忆露了马脚,说;“被俘虏2000多民工,陈毅报告说;被俘虏2000多民工。”这个自相矛盾严重了,证明被俘虏民工只有2000多。那么所谓4000多”民工“中还有2000多是我战士、干部,只有2000多是民工。这个和邱清泉回忆总结;俘虏共军3000余人完全吻合。5军干将邓军林回忆;俘虏2000民工。两边资料对照完全吻合,陈毅报告数字正确。
毫无疑问,10纵被俘的是2000民工,近3000干部战士,其中包括;伤员、侦察营一部,机关干部和勤杂人员,87团两个连。
总的来看,北渡黄河10纵人员损失就是1500伤亡+近5000被俘=6500人左右这个数字。
其中被俘民工2000人;10纵干部、战士被俘近3000人,伤亡1500余人。加上武器、物资、骡马、弹药等等。和军史所说;重大损失对得上号,也和方方面面资料吻合。

牛皮十三:中野从陇海战役、定陶、巨野、巨金鱼、豫皖边公开数字总共只有两-三万伤亡。实际呢,我有个数字(出自《步兵205师师史》),在这个阶段里,军区医院收容伤病员108000人,治愈归队6300人。再加上阵亡和被俘,中野这几个战役实际伤亡和损失远远超过公布数字,令各位震惊。

14:现在造的楼房都没有这个楼面,这里从众一回,以15代替。

牛皮15,古山战斗;46年5月古山战斗历时7天7夜,战斗之惨烈,双方伤亡之大,在热河战史上,尚属首次。我冀热辽军区独立旅8000人外加杨苏纵队一个野炮营,将13军54师162团1800余人包围在赤峰古山,战斗极其惨烈。54军军史用最淘糨糊手法写;消灭敌700多,俘虏400人。只字不提自己伤亡,象无数战役战斗一样;回避,也是高招。因为一说谎就是漏洞百出,说真话不允许。
《热河革命史大事记》则用惯用手法,缩小一倍,称;我伤亡500余人。
李运昌在其《一年来战役战斗总结》一文中称;我伤亡600余人。
实际都是谎言,据不完全统计,从独立旅三个团各自伤亡分析相加,得出真实数字如下;70团伤亡500余人;66团伤亡430余人;65团伤亡150余人。总共伤亡1080人,重伤副旅长(终身残废)一名。

牛皮16,大清河北战役;大清河北战役是华北野一次惨败,死伤惨重,只好说谎,无论是军科的《血战寻踪》,还是《华北解放战争纪实》,没有一个不说谎的。都说;“我军伤亡6778人。”
真相是我军伤亡约在1万人以上,据华北野兵站科科长李嵩磷回忆文章〈解放战争时期晋察冀军区兵站概况〉一文记载;“战斗进行的相当激烈,三天就后送伤员6000余名。在大批伤员下来后,因受地理条件限制,兵站在转送中遇到很大困难。”
为了伟光正,原来用伤员代替了整个战役的伤亡,篡改了历史。当时战斗非常激烈,天下大雨,据我军老人回忆,还有部分伤员无法抢救下来。守军修筑的都是王凤岗式工事和地堡,低、矮、密集,杀伤力非常大。国军战后打扫战场,昝岗和板家窝两地我军各遗尸2000多具,大清河北战役,我军总伤亡在1万多人。

牛皮18,平型关战斗;我军声称伤亡600左右,实际1500左右,其中伤达1000,115师医疗科负责人欧阳奕在五台县冉庄有明确收治伤员的数字。
当时中国作为落后国家,国共两军无论在装备和训练上都远远逊于日军,伤亡都远远大于日军,这些本是正常的,只要誓死抗战,就是民族英雄,千古流芳。实在没有必要修改数字,篡改历史。让后人知道落后就要挨打,就要吃亏,吸取历史经验教训反而是好事,没有必要刻意那么去做。

牛皮19--应县战役;著名的应县守卫战发生在48年4-5月,历时40天,国军守军全部是地方部队、保安团,在张朴率领下获得全胜,重创华北野主力1纵。
说起华北野蠢真是够蠢的,出击察南绥东,一败涂地,被赶了出来,悻悻然还想占点便宜,回头指挥1纵围攻应县,损兵折将,又载个大跟头。(就象大清河北战役失败后,一定要到东子牙去捞点便宜,再栽个跟头。)
觉得脸上挂不住,于是谎话连篇,《全国解放战争史》3卷记载;伤1950,亡348人,共损失2306人。毙敌504,伤1803人,俘虏113人,共2420人。
这组数字想要告诉读者就是虽然打败了,伤亡比敌人小,否则作为主力部队惨败于地方武装怎么交代。真是打肿脸充胖子,何必?
事实是我军伤亡损失近4000人。《山西文史资料》18辑记载;“这是个非常痛心的仗,我军伤亡3000余人。”
在下多年考证,这3千余的“余”,大有讲究,3999人以下都叫3000余人。让我们再来抄底看后勤,北岳军区兵站部一中站负责应县战役后勤任务,一中站分三个分站。
其中一分站接受伤员约1500余人;三分站接受伤员1000余人。二分站我没有查到数字,但每个分站接受人数差异不会很大,总的伤员应在3000人以上。加上阵亡和被俘(外围打援山阴独立营被全歼,其中大部被俘),很明确,总损失就在4000左右,我军战史把损失数字缩小近一倍。

牛皮20,48年5月宛西战役;,28军战史记载;10纵亡100人,伤385人,总伤亡485人。宛西战役10纵主要经历了两个大的战斗;1、邓县战役。2、老河口战斗。
其中邓县战役非常激烈,看了伤亡485人这个数字,令人一惊,是否战斗太轻松,对方是民团?还是进攻的我军服了神符象义和团一般刀枪不入?可邓县守军是美械整9师76旅226团哪,火力非常猛烈,原来中野10纵打了好久,死伤数千人都攻不动啊?无奈,只得请华野请10纵增援。 对这个数字一直纳闷中。
最近总算有了答案,证明军战史又在撒谎,当时28师82团3营长,著名的战斗英雄宋家烈同志回忆录《勇克邓县》,相信每个10纵老人都读过,回忆录记载;“在解放邓县城的战斗中,我82团有近400名战友长眠(牺牲)在豫西的土地上。”仅82团阵亡就400啊!军战史记载整个宛西战役只亡100人,天那!
考虑伤比亡大三倍,仅一个82团总伤亡1200人以上。当时战斗的激烈,可以一起读回忆录;“与敌展开激烈的巷战,。。。战斗十分激烈,艰苦异常。一个一个院子的突破,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追逐敌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血的代价。”
攻邓县28师出动两个团,82团攻南门;84团攻西门。加上84团伤亡,仅在邓县一个战役伤亡就应接近2000人,竟然宛西战役被军战史说成伤亡485人。加上老河口战斗损失,宛西战役华10纵总伤亡2000人以上很清楚,但是军史大胆作假,一下缩小4-5倍。

牛皮二十一,柳林战役;中10纵进军大别山,支援刘邓大军,到后即开往桐柏山区建立根据地,白崇禧准确预测了我军过平汉路的路线和方位,派出整10、20师设伏,包围夹攻。
10纵经历千难万险,艰苦奋战,总算突出重围,丢掉了所有重武器、辎重、粮草、物资。对于王宏坤说来,如此重大败仗,实在没有面子,于是大撒其谎,在其回忆录里,大言不惭地说;“10纵伤亡失散共计1000余人。”
如此伟大谎言,令人震惊。如此重大历史事实经过大力加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烟消云散,也是中国特色之一。
实际呢,文史资料九江指挥部第三处处长戈鸣回忆文章《白崇禧围攻大别山战役概述》记载;“俘虏解放军2000余人,牺牲和受伤2000人左右。”,根据大量资料对比分析,这个数字基本准确,10纵损失就在4000多人。如此重大损失,被王宏坤随意缩小四倍。当时美国顾问,社会各界都派人去看过被俘虏的人员,俘虏押到武汉后,武汉记者作过大量采访。

牛皮二十二,九岘塬战斗;九岘塬战斗是西野一次惨败,青马完胜,西野(警一旅、警三旅、骑六师)共损失5000多人,被对方缴获山炮两门,十几门迫击炮、60炮,100多挺轻重机枪,2具火箭筒、3支战防枪、300支冲锋枪、卡宾枪、千余支步枪。青马骑兵一路追杀溃散的我军,人就是空着身子跑一会就被骑兵追上,提着枪跑那就是等于找死,人人都丢了武器拼命跑,青马骑兵漫山遍野追赶,高喊;“缴枪不杀”,缴了枪的我军士兵,马上被砍头,战场上人头滚滚,残肢断臂、枪、炮子弹丢了一地,丢弃了所有辎重物资,俗话说;兵败如山倒,当时情况就是如此。青马仅伤亡200余人。
这种崩溃式的一边倒的惨败给我军战史出道难题,怎么写?根本无法实事求是写,49年以后谁这么写,就是反党、反革命,肯定掉脑袋。
于是军战史大笔一挥,大撒其谎,变成“我军伤亡500余人。”从警一旅损失来看,缩小5-6倍。并将对方伤亡夸大8倍,说;“毙伤敌1700人。”有些老人还说是一次胜利。我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当时的警一旅参谋长刘懋功同志对这种制假造假的行为提出了中肯的批评。
他在回忆录中严肃指出;“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应该承认这是一次严重失利。我的看法是;第一,敌军是主动进攻,我们是仓促应战,被动撤退,或者说是被敌人追着跑,被打的乱了套,甚至有的部队不顾全局,擅自撤离战场,跑掉了。这和主动的转移,牵着敌人鼻子跑是两码事。怎么能说是胜利?
第二,我个人觉得,我军伤亡500多人这个数字大概不很准确。这次战斗主力部队三团损失最大(战前2200人,战后只剩2个连),警一旅从战前3000多人(实际3700多人),到战后(经过收容)全旅(2、3团、旅直不足1000人,减员超过3/4以上,当然减员(包括伤亡、被俘等等)不等于伤亡,但毕竟是在战斗中损失掉了。
第三,在这次战斗中,我军几乎没有俘虏敌兵,也没有缴获;反之,我们被敌人抓去一些干部战士,丢了两门山炮和一些装备。”
刘司令员最后总结说;“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失败并不可怕,承认失败也不丢人。重要的总结经验,接受教训,以利再战,这才是正确的态度。”

牛皮二十三,沙岭战斗;沙岭战斗是国共两军在东北初期的一场决战,新22师66团两个营、团直附炮兵连固守,民主联军集中了7个步兵团两个炮兵营以10倍以上绝对优势兵力,围攻了一昼三夜,战斗结果我军惨败,4纵老人说;“这是地地道道一场惨败,千真万确一场耻辱。”
几十年来,我军口口声声在各种军战史和史料中坚持说;“我军伤亡减员2159人,歼灭敌人624人。”
将自己损失缩小两倍以上,因为这种重大惨败透露真实损失数字实在有损士气,有损伟光正,无法向青少年进行传统教育,只好撒下弥天大谎说;我军损失2159人。
实际情况是,我军在这个战斗中损失6500人左右,足足超过公布数字两倍。
让我们抄底看四野医院的总结,2000年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的《第四野战军卫生工作史资料选编》(辽东2年来卫生工作总结概要)一文中记载;“台安、盘山、沙岭子各战斗中,伤5000多名,冻伤2000多名,病1500名,此时措手不及,混乱不堪。”以上数字加阵亡总减员近一万。
沙岭战斗异常激烈,被认为是最后一战,我方不惜血本,拼命死攻。新22师技战术水平非常高,火力强大而严密,命中精确。另外冬季作战,伤员不及时抢救,很快死亡,死亡比例高,死伤比例达到1;3。根据伤5000多人的数字,民主联军阵亡在1650人以上,台安、盘山、沙岭战斗我军总伤亡近7000人。
当然有人要说,这个统计数字包括台安、盘山战斗,没错,让我们来看看台安、盘山战斗是怎么回事。盘山是29团两个连守,打了一天就撤退了,哪怕全部伤亡不过200多人,更何况主动撤退,不可能全伤亡,顶多百多人伤亡。
台安战斗更小,盘山、沙岭失守后,台安处于被包围恶劣态势中,65团一个营一发起进攻守军就撤退了,基本没做抵抗,损失不到百人。民主联军目的就是迟滞对方进攻,将其引入既定战场沙岭,包围消灭。
很清楚将我军台安、盘山伤亡数字减去,沙岭战斗民主联军伤亡减员6500人左右,消灭敌人624人,损失是对方10倍,非常惊人,根本不是什么2159人。任何一个军战史公布这么一个数字实在太痛苦,有损伟光正,因此只得横下心来,编造一个谎言;我军伤亡减员2159人,瞒天过海,蒙骗世人,篡改历史。

牛皮二十四,49年8月兰州战役;这是个胜利战役说谎的例子,让我们一起来看。一般说来,我军胜利战役不缩小伤亡数字,所报数字比较真实,因为打胜了,伤亡大小不影响伟光正。
但是兰州是个例外,因为伤亡太大了,临近全国解放前夕,让青马打掉1万多人,觉得影响不好,脸上挂不住。因此做了小小手脚,把数字刻意缩小到万人以下,从1万多改为8700人。如果仔细研究军战史,可以发现所有数字都有人工刻意雕凿痕迹。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265页(及所有其他军战史统一口径)说;“兰州战役,全军共伤亡8700余人。”
实际明确是个谎言,1949年8月27日,兰州战役结束后第二天,彭总在给王震电报中(《彭德怀关于进军西宁给王震电》)说;“王震同志,并报军委,贺习;
(二)我伤亡;四军近三千(后来四军统计为3千多),六军两千,三军四百,19兵团两个军约四千五百人,总共不超过一万一千人。”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 中国 2008-02-15 13:39:58 回复

      卖国贼,你到底是不是中国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