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唐末藩镇割据始末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10-15) 网络资料 3121 0

 

节度使制度之所以形成,是有几个很重要的原因。
第一个,就是唐均田制度的崩溃。
从高宗、武后以来,均田制渐趋破坏,流民、逃户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玄宗时期曾采
用很多种办法试图解决。一是重申均田法令,严禁流徒;二是检括客户,听其所在落籍
;三是招募流民客户充军。在这几种办法中,前两种都失败了,而募流民客户为兵的办
法虽能诱得“通逃者”“争出应募”,暂时解决了社会问题,却使这批人渐渐成为雇佣
职业兵而不可卒去。于是,由于均田制度的崩溃,导致了唐兵制从府兵的征兵制,向募
兵制演化。
第二个,就是巨大的扩张机器无法继续运行,唐代边疆形势开始由攻转守。
节度使制度的开端,是从唐开元天宝年间所设立的缘边节度使。这和当时的边疆形势是
分不开的。在这以前,唐在厉兵秣马击败了东突厥之后,实际上对外用兵一直都是保持
着旺盛着扩张进攻的。唐初先后击破了东突厥,薛延陀,降伏漠北诸部,设立都督府;
此后,又打败西突厥,灭高昌,于其地设立州县治理,奠定了唐朝辽阔的疆域。但进攻
的步伐还没有停止,显庆年间又平西突厥贺鲁,设立二都护府统其地。又在新疆以西,
波斯以东的地区分置都督府十六、州七十二,县一百一十。最后,在显庆五年讨伐百济
,总章二年平高丽,达到了颠峰状态。在这段时间,征讨是由行军总管和大总管统领部
队临时出征,事毕则解。所以杜佑说“……皆是卿相,率兵御戎,戎平师还,并无久镇
”,缘边都督“其在边疆,唯明烽燧,审斥候,立障塞,备不虞而已”(参见《通典·
兵典·总序》),和后来的缘边重兵的节度使大不相同。
但是从高宗仪凤年间开始,到景云、开元之际,边疆形势就逐渐发生变化了。唐廷的目
的变成了守住开拓的疆土。从七世纪时期,唐廷对吐蕃连续两次惨败,甚至在仪凤三年
时大将刘审礼葬身青海,损失掺重。从此时开始才“少发兵募,且以备边”,“且令大
将镇抚,蓄养将士”。到了武后时期,狄仁杰更提出“边兵谨守备,蓄锐以待敌。待其
自至,然后击之”,认为“当今要者,莫若令边城谨守备,远斥候,聚军实,蓄武威”
。定远以及东中西受降城都是在此时设防的。在东北方面,由于奚和契丹在679年受到突
厥的煽动诱惑,侵袭州县,唐廷于朔方置云中守捉和大同军镇之。特别是自奚和契丹号
曰两蕃之后,唐廷多次调发大军与战,却是每战皆北,于是更加紧的地方边区的军镇建
设。范阳的清来军、威武军以及平卢军都是此时陆续设置的。这种变化的重要原因是由
于当时唐朝内部宫廷政变此起彼伏,所以对外部军事行动和外交政策产生了很重要的影
响。此外,就是都督府州制度促进了少数民族的经济文化长足发展,使他们势力逐渐强
大起来。
到了玄宗朝设立缘边节度使,正是这一形势的延伸。开元之际,大都护府实际上已经被
八节度使所代替,缘边驻扎数十万镇兵。而且由于四面受敌,唐朝开始收缩战线,对东
北少数民族契丹和奚晋封为王并进行和亲,以腾出兵力对付西面北面的吐蕃和突厥。
而从开元25年(737)到安禄山反叛,是唐朝最难堪的时期,与周边各族四面作战:北有
突骑驰和阿布思,东北有契丹、奚,西有吐蕃,南有南诏。虽然在唐廷与吐蕃激烈鏖战
之秋,曾企图缓和与东北“两蕃”的关系,并于天宝四年(745)再度“和亲”,但契丹
、奚竟杀公主而叛,盾廷始终未能腾出东北这只拳头,相反必须在那里集结大批兵力,
屯集巨额军费,故范阳军能冠八镇之首,清河粮仓号“天下北库”。其余边疆形势也孰
不乐观,因此自开元以来,边军城镇日多,这些军镇设立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行军留镇
,一种是派兵镇守。天宝元年时期,缘边军镇八十余处,以八节度使统之。同时,由于
募兵制的抬头,军队素质也随之变化,军队对将领有了更多的依附性。唐初以防丁、行
人为主,军城镇戍为辅的防御体系,就是这么逐渐演变,逐渐形成了节度使制度。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采访使制度的设立和二使归一。
如果把缘边节度使与安史之乱以后的藩镇割据等量齐观,简单地看成边疆节度使向内地
的移植,就太浅薄了。
节度使之设立,可上溯到高宗景云年间。这时它所统领的军队主要还是府兵和兵算等征
点制军队,只是当边疆上逐渐增设久镇长征之兵时,它所统领的军队素质才为之一变。
但就其权限来说,仍基本上未超过唐初的都督:“都督掌管诸州兵马、甲械、城隍、镇
戍、粮禀,总判府事。”只是节度使作为诸军统帅,所领兵力更为广大些罢了,人们往
往把节度使兼支度营田使看成是“有其财赋”的证据,实则不然。支度使是管军资粮购
的事务官,“凡天下边军有支度使,以计军资粮仗之用。每岁所费,皆申度支会计,以
长行旨为准”。支度使由节度使兼任时,一般由副使、判官主其事。屯田或营田是为了
解决边军粮食供应问题,“凡军州边防镇守,转运不绝则没屯田,以益军储”。这种办
法自汉代已然,不足以说明节度使独立的财政权力,至多只是表明节度使仅仅有权调配
本镇的军费开支而已,而军资的支付则必须以中央度支所定“长行旨”为准。这里就出
现了采访使这一概念。
采访使全称采访处置使,始置于玄宗开元二十二年(733),前身是唐初不时派遣的巡察
等使。贞观十五年,分天下为十道,朝廷巡抚使、存抚使的派遣络绎不绝,由于位轻职
微,所以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于是在景云二年(711),朝廷设置二十四都督府,每
个都督府相当于省长的地位,但由于考虑到权柄太重,容易造成太阿倒持的状况,所以
这一实行办法还是搁浅了。但是由于领土内人口的急剧增加,所以在开元二十一年,关
于设立更高一级的地方官又重新被提上了日程,张九龄奏请设立了十五道采访使,朝廷
要求采访使“准刺史例入奏”,到开元末年,采访使的权限已经是“许其专停刺史务,
废置由己”了。
初期的采访使是没有军队的,政权与军权没有合二为一,一样不可能形成尾大不掉的局
面。天宝年间采访使和节度使的区域划分并不完全吻合。常常是一个地区又有节度使又
有采访使。但是随着边疆战争剧烈化,多元化指挥难以胜任,于是终于出现了采访使与
节度使逐渐归一的状况。
天宝九年,安禄山在已经是平卢节度使加范阳节度使的情况下,兼领河北采访使,终于
可以做到一方军政财务自己一把通抓。在安史之乱时期,由于玄宗下令给予各道节度使
自调兵食、总管内征发,任免管内官吏等权利,采访使的权限已经被节度使架空。
所以在乾元元年(758)下诏,罢省采访使,改为观察处置使。此后,这个职务例由节度
等使兼任,藩镇的军权和行政督察权彻底合而为一。
唐代藩镇割据的格局,到此才正式形成。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