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简史101-120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8-31) 网络资料 4099 0

的诞生比罗马人的迫害更危险,他们在初期阶段将尔撒看成是上帝派来拯救犹太人的弥赛亚(救世主),到后来看到所颁降的《引支勒》将会取代《旧约全书》,这将严重地影响犹太人上层人士几百年来垄断的经济利益,于是就将尔撒看成是最危险的敌人。当时犹太人期望尔撒成为他们的领袖,可以摧毁罗马帝国,并将耶路撒冷作为犹太人的地盘。然而尔撒(基督)所宣传的是主道,他所看重的是道德和虔诚的唯一神论的信仰,并不是犹太人在政治上的追求,这使得当时犹太的上层人士感到十分失望,他们感到耶稣比罗马人更危险,于是他们以阴谋罪、欺骗罪和伪证罪宣判耶稣为罪人。同时耶稣也在斗争中看清了犹太人的堕落本质,并预见到犹太人如果不改变其堕落的道德品质,就要自行毁灭。公元70年犹太人发动了反抗罗马人的疯狂行动,遭到罗马人对他们的大屠杀,而当时的基督教徒没有参与这次行动,因此后来基督徒逐渐取得了自己的地位。

 

当历史发展到公元325年夏季,罗马皇帝亚历山大为体现罗马帝国的和平团结和巩固自己地统治,便以一个异教徒的身份(罗马帝国在基督教确定之前是信奉太阳神的)主持了一次宗教会议,地点是比兹尼亚的尼西亚(尼西亚意为和平之意)。这在当时的罗马皇帝亚历山大看来,在多年争论的两派基督徒之间恢复和平乃是取得民心的一种神圣事业。由于当时罗马的教会各主教与尔撒使徒的坚定信仰者—安提阿教派的路济安门徒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于是便派亚大纳西作代理人在这次重大的宗教会议上,亚大纳西代表皇帝迫使参加会议的许多主教违心地通过了有关三位一体的决定。罗马皇帝又不想给人们留下一个迫使主教签名而违背信念的印象,因此就将270多种根据同一来源的不同版本的《福音书》放在会议大厅的一张桌子的下面,从中请主教们寻找的真正《福音》,这样,真正的《福音》书可能会浮出水面,主教们昼夜祈祷,担心民间传颂的真正的《引支勒》(福音)一旦露出水面,宣传三位一体的保罗的基督教徒将会彻底败露。因此罗马皇帝为了罗马帝国的统一和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遂决定将所有桌子下面的《福音》书全部焚毁,并宣布凡持有未经许可的《福音》书的人都是罪人。后来居然有近150万基督徒惨遭杀害。尼西亚会议说明了在尔撒去世后的300多年,当时代表基督徒的各地主教还是以唯一神论的《引支勒》为其主导,后来他们迫于皇帝的威力而违心地在尼西亚会议上签字。尼西亚宗教会议说明了当时的罗马帝国的统治阶级和鼓吹三位一体的基督教徒害怕真正的《福音》书出世,150多万基督徒惨遭迫害则说明了唯一神论和三位一体论的斗争是相当残酷的。罗马皇帝亚历山大以异教徒的观点巧妙地利用两派基督徒的矛盾,将当时罗马帝国所信奉的表示太阳神光的十字架与三位一体的基督教融合一起,圆满地利用人们对神权的崇拜,建立了以基督教为国教的神权统治。

第四章 希腊、罗马及印度的概况

考古发掘和历史文献研究,证实了人类历史曾是从原始时期(约公元前6000—5000年)的部族社会经过2600年左右发展到苏美尔文明的辉煌时期,而“苏美尔文明”因“大洪水”而毁灭,这就是学者们所说的消失了的“苏美尔文明”。努海是传说中的“大洪水”后的英雄,他的后代继续发展了人类文明,即以两河流域为中心向当时能够认知的世界拓殖。从地缘关系看,首先拓殖的有半岛内部的部族、波斯湾两岸、土耳其、埃及,然后向南发展到印度,向北发展到里海和咸海之间的大草原。在北方的大草原上他们最初形成了诸多的部族和部落,在里海和咸海的大草原上,最终形成了印欧语系人种的祖先。随着人口的发展,他们最后分成两大支系,从里海向南和向西两个方向拓殖:从里海向南迁至伊朗高原和印度的恒河流域,形成早期的伊朗人(波斯人和米底人)和早期的印度人(雅利安人);从里海向西迁至欧洲腹地形成了早期的希腊人、罗马人、高卢人、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等部落。

以上这两大支流的印欧语系人种的迁移对后来欧洲、美洲、澳洲及亚洲部分人种的产生,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印欧语系部落的产生虽然和努海之后的后代所形成的部族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在努海(5100年)之前正如我们在前几章所提到的,阿拉伯地区古代部族的产生与文明的建立,是与两河流域南部地区的乌鲁克文化和伊朗高原西部苏萨地区的埃兰文化的发展分不开的。前边已论述过,前埃兰文化可以和古兰土墩的历史相媲美,早在努海时期以前就已经建立了古老的文明,并创造了伊朗历史上最早的文字—线形文字。如果说印欧语系人种需要探讨的话,那麽前埃兰文化将可能成为它的重要线索之一,印欧语系人种所拓殖的希腊人、罗马人和印度人将成为我们下面论述的重点:

希腊文化 罗马文化 印度文化

在我们论及希腊文化、罗马文化和印度文化形成的原因时,我们将同读者一道共同回顾一下世界文明中心的发展历程,这将有助于我们对伊斯兰文化的深入了解:

A人类文明中心的建立

当前世界学者对人类文明的历史较为一致的观点是:两河流域是最早的人类文明中心

约在公元前4000年远古时期,在阿拉伯地区的两河流域,人类首次进入乌鲁克文化时期,形成了人类初始阶段的诸多部族,并最终创建了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明(约公元前4000年—前3000年)。

B按着历史的顺序世界各地的主要文明中心是:

1、两河流域文明中心 约公元前4000年

2、埃及文明中心 约公元前3000年

3、印度文明中心 约公元前2000年

4、中国文明中心 约公元前2070年—前1600年

5、玛雅文明中心 约公元前500年

当人类的历史进展到我们将要论述的中世纪时代时(即公元6世纪),是一个人类文明蓬勃发展的时代,也是伊斯兰政权建立的初期,如果以阿拉伯半岛为中心的话,那麽在世界的东方有中国文明;南部有埃及文明;西部有希腊文明;而更远一些的西部地区就是我们今日意义上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在这样一个世界文明格局的形式下,伊斯兰帝国的形成,将对世界文明的发展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与阿拉伯地域相近的西方世界,在伊斯兰帝国的发展过程中,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西方欧洲文明的建立是和希腊与罗马分不开的。希腊是欧洲文化的摇篮,罗马是西方基督教世界的中心。因此,在我们和读者共同进入伊斯兰帝国建立的历史进程前,了解一下欧洲巴尔干半岛的希腊文明和亚平宁半岛的罗马文明的概况是十分必要的,它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伊斯兰文化的建立与发展。

希腊文明

古代文化意义上的希腊要比希腊的领土大得多,它主要包括:欧洲东南部的希腊半岛;爱琴海诸岛;小亚细亚西海岸以及意大利南部及其许多岛屿。

巴尔干半岛南部的希腊半岛是古希腊的主要领域,西西岛和地中海东海岸已成为希腊文化的卫星区。伯罗奔尼撒半岛和爱琴海上的四百多个岛屿以及小亚西亚西部的海岸地带,给希腊文化的传播和商业的往来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古希腊居民大陆上有皮拉斯基人,海岛上有卡里亚人,他们应该是约公元前5000年后阿丹的后裔。当历史进展到约公元前2000年时期,从里海大草原迁来的操印欧语系人种的游牧部落定居在希腊后,在以后的年代里,依所操方言形成了阿卡亚人、多利亚人、伊奥里亚人等。他们同上述两种原住居民长期同化而演变为古老的希腊人。19世纪70年代,由德国考古学家谢里曼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克里特岛发掘出迈锡尼王宫及陵墓,证明古希腊文明的辉煌年代。考古发掘资料将古希腊文明分为三个阶段:

一、早期米诺斯文化即克里特文化,约在公元前2600年—约公元前2000年氏族社会阶段,在石器和铜器过度时期有彩陶出现。

二、中期阶段:(公元前2000年—前1600年)进入奴隶制国家阶段,出现了城邦和宫殿,青铜文物和线形文字的发掘体现了当时文明发展的初步状况。

三、 晚期阶段:(约公元前1600年—公元前1125年)克里特岛发掘的众多城邦使其称为“百城之岛”,发掘出来的城中的宫殿规模宏大,其中有寝宫、厅堂、剧场、浴室、仓库等,结构极为复杂。百城之岛的发掘和其内涵丰富的文物体现了希腊文明晚期阶段的辉煌时期。

由于克里特岛是属于爱琴海诸岛的范围,因此人们将以上三个阶段的古希腊克里特岛文明,最常称:“爱琴文明”(从约公元前2600年始—约前1125年止),她反映了当时宏观上的古希腊文明状况。当历史进展到公元前1500年后期时,克里特岛被希腊半岛南部的迈锡尼人所侵占,迈锡尼人所建立的文明把爱琴文明推向更高的阶段,这一点已被迈锡尼王国的出土文物所证实。

当历史进展到公元前1200年末期时,来自巴尔干半岛西北部的伊里利亚的多利亚人消灭了繁荣一时的迈锡尼王国,从此希腊进入了四百年的“黑暗时代”(约公元前1200年—前800年)。由于能够反映这一历史时期的唯一文字资料是“荷马史诗”,因此“荷马时代”成了希腊“黑暗时代”的代名词。这一时期希腊还没有形成诸多国家,公元前800年以后的两个世纪中,希腊地区形成了二百多个城邦,到公元前530年时,数百个城邦经过多年的战争和兼并,最后形成两大强国:一个是以斯巴达为盟主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另一个是位于希腊阿提卡半岛的雅典城邦国家,于公元前431年开始斯巴达与雅典的两雄争霸到公元前404年才结束。战争虽以斯巴达的胜利结束,但由于这场战争的残酷性与长期性,使希腊人民受到重创,战争后的内战更是连绵不断,使全希腊满目疮伤,元气已耗。战争给希腊北部的马其顿王国造成了一个绝好的时机,腓力二世率领大军于公元前338年打败了希腊联军,成为希腊的真正霸主。他的儿子亚历山大继位后,仅用了十年的时间就建立了一个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强大帝国。但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瘁死,使强大的帝国昙花一现。公元前301年帝国一分为三:1、中东和北非的托勒密王国2、西亚和中亚的塞流古王国3、希腊地区的马其顿希腊王国。当历史进展到公元前146年时,已经崛起的罗马共和国控制了希腊,希腊地区成为罗马的一个行省。公元395年罗马帝国东西分裂后,希腊便成为东罗马帝国领土的一部分,即拜占庭帝国的主要领土。拜占庭帝国维持了近一千年后,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占领,于1460年整个巴尔干半岛也被占领了。直到18世纪后,西方列强逐渐渗入这块战略要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日渐衰落。希腊人民在法国1789年大革命的影响下,成功地进行了革命,并于1830年正式宣告独立,建立了君主制帝国,1924年又废除了君主制建立了希腊共和国。

希腊人的宗教与神话:

希腊人的宗教信仰是以多神论为中心的,其形成的渊源同样是与两河流域形成的多神论分不开的。古代多神体系的形成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前几章已谈到在两河流域苏美尔文明的发展中人类从远古时期对“独一神”的崇拜发展到对自己祖先的崇拜,进而又发展到对自然界天体的崇拜如:地神、月神、太阳神等,进而发展到对佛像的崇拜并形成有关神学和佛学的体系。两河流域的太阳神则成为埃及的主神,波斯的密特拉教已形成一个多神体系,埃及与波斯的宗教信仰都对古代希腊人的信仰产生了重要影响。而希腊人在此基础上结合自己的想象创造了各种神诋。他们的神话带有明显的世俗性,早期希腊人的神是以放大的人而定塑的。古希腊希西阿德的《神谱》中,神权更替的神谱代表了希腊人宗教信仰的主要内容。希腊人使他们的神灵具有人的身体和性情,能行善也会作恶。人神之间和神灵之间时有来往的世俗性特征,使希腊人的神话生动感人,成为后世艺术家们创作的灵感源泉。希腊典型多神论的信仰和它人性化的神学观念,已使希腊成为西方文化的发祥地,它对罗马人的信仰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罗马帝国

罗马帝国位于地中海北岸的亚平宁半岛的台伯河两岸,当希波战争结束后,罗马人便成为亚平宁半岛的主宰。

来自北非、西班牙及高卢等地的部族,将意大利半岛带进了新石器时代,而历史进入公元前2000年时,来自阿尔卑斯山以北的印欧语系移民迁至意大利,将意大利带进了青铜时代、铁器时代。这些人包括:拉丁人、萨宾人、翁布里人、马尔西人,他们成为意大利人的祖先。公元前8世纪左右,来自小亚细亚的伊特拉斯坎人和希腊人分别占领了意大利不同的地带,并将希腊文化和小亚细亚文化如宗教、文字、、冶金术、占星术、角斗娱乐等传给了后世的罗马人。他们同意大利半岛北部和中部的原居住者长期融合,构成了今日意大利人的共同祖先,罗马人在以后的近千年的时间里将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公元前1000年左右,意大利半岛的拉丁姆地区形成了许多部落。当历史进入公元前8世纪时,以拉丁姆地区为中心的各丘部落开始联合起来,组成了所谓七丘同盟,这就是罗马城形成的基础,实际上也是罗马部落联盟的开始。传统观点认为,当时罗马人共有300个氏族,每十个氏族组成一个“库里亚”(胞族),每十个胞族组成一个“特里布”,构成了部落联盟,即罗马公社。公元前753年罗马进入了“王政时代”,到公元前509年时,罗马人推翻了“王政时代”的最后一位国王塔克文的残酷统治,从此罗马便进入了共和国时期(公元前509年—公元前27年)。

罗马王国之后,罗马人用了近200年的时间,先后战胜了伊达拉里亚人、萨奈人和高卢人,并于公元前275年贝尼温敦一役彻底击败了希腊人,从而罗马人完成了对意大利半岛的全面统治。之后,又在同地中海强国迦太基的争霸中取得了绝对胜利。罗马人继而向东部扩张,通过三次马其顿战争,于公元前215年—公元前168年控制了整个希腊地区,使之成为马其顿行省;随后又通过叙利亚战争把小亚细亚和色雷斯纳入其势力范围。至公元前2世纪下半叶,罗马已成为一个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帝国。

罗马人在共和国时期,经历了恺撒无冕君王和屋大维确立了“奥古斯都”(至圣至尊之意)称号,而后便宣告了罗马共和国的结束,从此罗马即进入了帝国时期(公元前27年—公元476年)。屋大维所创立的体制史称“元首制”,他死前指定养子提比略继位,开创了皇位继承制的先例。当历史进展到公元324年时,君士坦丁成为了唯一的君主,他于公元330年迁都东方的拜占庭并将其改名为君士坦丁堡。公元395年,罗马帝国由于领土庞大,导致了罗马帝国东西分裂。公元5世纪西罗马帝国被日耳曼族占领,并在亚平宁半岛、伊比里亚半岛、北非和高卢等地区建国。公元476年,日耳曼族人废黜了罗马人的最后一个皇帝-罗穆略,至此,从公元前753年建立罗马城的罗马人经1230年,至公元476年而结束了它的历史,随后进入另一个新的时代。

罗马人的宗教与神话:

罗马人的宗教和神话受希腊文化的影响,它的原始宗教也是多神教体系,而神话则是罗马文学艺术创作的主要源泉。

罗马人的原始宗教信仰到共和国时期(公元前509年—公元前27年),则与周围文化水平更高的民族信仰不断地联系交流,罗马人善于吸收其他民族的信仰习俗,最终便使外来的神灵占据了罗马的神话史。希腊文化的影响使得罗马的原始诸神逐步融入奥林匹斯山的神族里。罗马的各主要神灵的功能及象征完全借鉴了希腊人的神话如:希腊神话中的厄洛斯已成为罗马人的最重要的爱神—丘比特,而希腊的地母神德米特也成了罗马的谷神塞利斯。古代罗马每次军事行动和政治活动都要通过占卜以了解神意,而罗马人的每个地区都有本地区的保护神,每个家庭都有专门祭神的地方。当罗马进入共和国末期后,外来的宗教对罗马人的宗教信仰便产生了重要影响,异族的信仰被普遍地引入,波斯的密特拉教和埃及的灵魂保护神—奥西里斯都直接影响了罗马人的信仰。密特拉教在罗马的下层社会和军队中都受到普遍的崇拜。

尔撒去世后,公元40年左右,罗马出现了信奉耶稣的基督教。初始时期是秘密宗教,200年后曾受到残酷的迫害,公元399年便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从此罗马成为一个神权国家,同时也代表着西方世界的基督教信仰中心。

印度

印度位于南亚次大陆,古代的印度是泛指整个南亚

大陆,它包括今天的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和印度。“印度”一词古称“婆罗多”,取名于印度古代的婆罗多族。我国在汉代史籍中把印度称为“天竺”,而在唐代玄奘西行后改称为印度,从此沿用至今。

印度处于的南亚次大陆,它的地理位置和历史使它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

印度洋环抱着南亚次大陆,它的西边是阿拉伯海;东边是孟加拉湾;北部是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

印度的地理状况将印度分为两大区域:南部的德干高原和北部的印度河与恒河地区,长达3180公里的印度河流入阿拉伯海,印度河流域诞生了古老的印度文明,从这里诞生的佛教是亚洲许多国家人民的信仰的中心内容。印度文化是在西亚两河流域文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我们从印度佛教的产生与发展,可以充分了解人类信仰是如何从两河流域原始“一神论”发展成为3200年前的犹太教;2000年—1600年的基督教(公元399年罗马帝国将基督教定为国教)和2400年前的佛教。

前面已经重点介绍了犹太教与基督教的概况,下面我们从宗教发展的角度重点介绍印度佛教的产生与发展概况:前一章我们已经谈到阿丹的后代在大洪水前(即5100年前)就已经通过芦苇船航海到达印度的梅路哈即今日印度的旁遮普,成为印度5000年前早期的文明渊源。古印度文化的考古研究成果表明,印度古老的民族中包括了所有的种族:黑种人、白种人和黄种人以及混合型人种在印度均有。南部的达罗毗荼人及澳语人北部的蒙古人种与非洲件格来人以及雅利安人的后裔—白色人种;西部沿海地区的日耳曼人种。以上这些人种经过多年不同程度的融合,形成了印度古老文明的祖先。历史进展到公元前2000年中叶达罗毗荼人将印度文明带入了金石并用时代—新石器时代。随着历史的发展,正如我们前几章所介绍的在里海大草原上所形成的,印欧语系人种两支民族在大迁移,南下的一支部落到达印度河流域而形成了雅利安人,他们后来成为印度古代的主要居民。以后的历史随着希腊人、波斯人、阿拉伯人等不同民族的入侵,给南亚次大陆的民族成分和印度文化的复杂性奠定了基础。

近二百年来的考古发掘证明,在印度河流域出土的古城遗迹被定为印度河流域文化,亦称“哈拉帕文化”。它的诞生时期大约为公元前2500年至前1750年,但也有的学者认为判断印度流域文化的标准,只是根据印度河铭文、语言比较接近达罗毗荼语的来确定的。而从各种资料看,创造这些文化的人可能有来源于原始澳语人种和蒙古人种。总之,印度河流域的文化同西亚和埃及的文化一样也是人类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印度的历史有比较明确的文献记载是从公元前13世纪开始的。来自于印度西北方向的印欧语系人种的游牧民族雅利安人,从遥远的北方里海大草原一批又一批地侵入到南亚次大陆。他们定居后,随着历史的变迁,将古代两河流域的传统一神论文化和古代波斯的多神论文化及印度本土文化融为一体,编纂了印度文化史上重要的历史文献—婆罗门教的圣书《吠陀》,此书在“吠陀”时代亦即其文明史上的英雄时代而得其名。它终结于公元前7世纪,这也是雅利安人完成向国家过渡的历史时期。

雅利安人身材高大、皮肤白皙,他们将敌人看成是黑皮肤的不祭神诋的人。雅利安人所用的梵语同古波斯语、希腊语和拉丁语有许多共同之处,它们同属于印欧语系。当梵语文字形成后,雅利安人僧侣阶层编汇了宗教诗圣歌的经典文献《吠陀》,雅利安人在公元前3000年就已有的神话传说、历史典故、民歌民谣、咒语、医用口诀及祈祷词等,给《吠陀》这部古老文献充填了丰富的资料,被称为古印度的“百科全书”。现在的四部《吠陀》文献中,以《梨俱吠陀》最为重要,它包括有1000多首诗,大约成书于3400—3300年,主要描述了雅利安部落的“十王之战”以及反对婆罗多国王之事,其余三部是《沙摩吠陀》、《耶柔吠陀》和《阿达婆吠陀》反映的时代更晚。吠陀内容还有一些长篇史诗,它们都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对《吠陀》加以解释后汇编而成的。其中较为著名的有三部经典:《梵书》亦译为《婆罗门书》即后来成为婆罗门教的经典。《森林书》因圣贤隐居于森林中布道而得名。而《奥义书》被称为吠陀经典“压卷之作”,它论及宇宙及人生的奥妙,具有哲学和宗教思想的内涵。

从《吠陀》文献中可知,在《吠陀》早期时代雅利安人是崇拜自然神灵信奉多神。在印度神话中诸神之多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在《吠陀》后期时代祭祀们将《吠陀》中有宗教的内容作为正式教义,并创立了等级森严的婆罗门教。婆罗门教继承了以前的雅利安诸神并给许多重要的神以重新解释,确立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创世主婆罗那—大梵天。

婆罗门教随着教义的不断深入发展,最终成为印度最为流行的宗教—印度教。佛教和耆那教都与婆罗门教有着密切的关系。婆罗门教森严的等级制度以及他们的强征勒索和蛮横做法,遭到新兴官僚贵族代表刹帝利人以及大商人代表吠舍的强烈反对。宗教的改革于公元前6世纪就已开始,婆罗门教的神创四大种姓学说遭到了普遍的反对,于是佛教和耆那教诞生了,这两个宗教都有更适合于时代需要的宗教仪式和教义。

耆那教的创始人是马哈维拉,意为“大雄”生于释迦牟尼同时代(约公元前540年—467年),三十岁离家修道,经过12年漫游后创立耆那教,信徒称他为“耆那”(意为胜利者或成功者)。耆那教的基本原则是强调生命意义,人类不可伤害世间任何有灵魂的东西,哪怕是昆虫、树木、石头等。这种著名的“杀戒”,成为后来印度非暴力主义思想的源泉,这种教义的原则也成为后来佛教基本教义之一。耆那教的人数在印度虽然已很少了,但它的影响力犹如希伯来人的犹太教一样,目前在印度有着一定的地位。

佛教: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出生于尼泊尔境内的迦毗罗卫城,他的俗名叫乔达摩·悉达多(约公元前565年—前485年),是释迦部落的贵族。他是迦毗罗卫国王的儿子,后来被称为牟尼(意为圣者、悟者或称为“佛陀”简称“佛”),而释迦牟尼意为“释迦族的圣人”。

释迦牟尼16岁时与其表妹拘利城公主耶输陀罗成婚,过着幸福安定的生活。29岁时离家修道,35岁修成,此后便开始了四十余年的传道生活。80岁时在印度的联合邦迪夏城阿利罗拨提河边的婆婆林圆寂。他所创立的佛教主张众生平等,教内种姓合一,只要信佛均可得到解脱;这种原则受到广大下层人士的欢迎。释迦牟尼从一开始就用通俗易懂的恒河方言传教,避开用巫术、祭祀的难懂经文,因此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在后来的发展中,佛教逐步完善,有了丰富的经典。佛经分为经藏、律藏、论藏三经,总称“三藏”。在佛陀即释迦牟尼逝世后几百年,大约在公元1世纪时,佛教分裂为两大流派,即大乘和小乘。小乘保持着原始佛教的精神,大乘佛教吸收了其它的思想进一步发展了原有的教义。佛教的传播始于公元前3世纪,由印度向南亚次大陆的南部和西部传播,对非印度居民而言,大乘佛教的观念更易于其它民族所接受。公元前1世纪佛教传入东亚和中国,到公元6世纪时隋唐时代,南方佛教徒越来越多。公元4世纪时佛教就从中国传至朝鲜半岛,6世纪时又传至日本,后又传入蒙古和西藏。而小乘佛教传至锡兰及东南亚各地,至今仍很普遍。

由于佛教的许多教义内容是在婆罗门教的基础上发展的,佛教成为婆罗门教的教敌曾达几个世纪之久,而最终由婆罗门教演化为印度教这一新宗教,成为在印度居统治地位的宗教。佛教在印度受到了严重的排挤、打击并逐渐衰落。佛教在印度本土形成并存在一千余年后,突然从印度本土消失可能是任何宗教都无法与之相比的,也是令人费解的。它的教义真谛的生命力在印度本土被否定,这是令人深思的。从里海大草原南迁而来的操印欧语系的雅利安人种,从公元前3500年左右到达印度河流域,与当地的居民长期融合创造了印度的原始文化—哈拉帕文化。他们所汇编的印度古代经典文献的代表《吠陀》,为印度的各种宗教的产生如婆罗门教、佛教等教奠定了宗教思想的基础。而在雅利安人本身发展和征服的过程中形成的古印度史上的一种特殊等级制度—瓦尔那制度,至今在印度仍存在着一定影响。

前几章已经谈到“大洪水”之前,即5113年前,阿丹(亚当)的后代已经通过芦苇船从波斯湾的埃利都达到了印度的梅路哈即今日的旁遮普。1922年印度考古学家拉·巴 尔在印度河下游的摩享位·达罗发现了古城遗址遂被称为古印度河流域文化的代表。其中发掘出的文物主要有青铜器、印章、文字、生产工具、动物骨骼,当时没有发现铁,说明当时已进入了青铜时代。而印章、文字的出土是印度河流域文化的典型代表。近两个世纪以来的考古研究证明,在西亚两河流域的一些城市(乌尔、基什等处)和伊朗高原的雅赫雅特普,以及波斯湾的巴林岛等都发现了属于印度河流域文明代表的典型遗物—印章,说明古代印度与西亚有着广泛的经济文化联系。正如我们在第一章所说的巴林岛是古代印度与两河流域联系的中间站。古老的印度文化虽然在史前(即公元前3113年)就已存在,但印度的历史有明确记载的文献只能起于吠陀时代,大约公元前13世纪,来自于西北部的印欧语系的雅利安人侵入到南亚次大陆之后,便编纂了印度文化史上重要的历史文献—婆罗门教的圣书《吠陀》。吠陀时代起源于公元前13世纪而终于公元前7世纪,这是雅利安人在印度完成向国家过度的历史时期。吠陀时代后期,祭祀集团及僧侣们创立的等级森严的婆罗门教统治着印度。当历史进展到公元前518年时,波斯帝国入侵印度并占据了印度河流域,不久,印度便出现群雄割据的局面。持续了几个世纪以后,到了难陀王朝时期,摩揭陀国征服了所有对手而统一了印度北方。到了公元前327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印度河流域,但由于气候不适,士兵厌战,不得不望而却步,只留下部分军队建立了希腊化王国而自己带兵撤退。到了公元前324年,以 陀罗笈多为首的军队驱逐了印度北部的希腊马其顿军队,不久又灭掉了难陀王朝而建都

阿拉伯简史141-156

队在埃及只是暂时占领一直持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控制了埃及后,在英军的指挥下埃及军队于1899年4月占领了丹格莱和白尔巴,英埃军队共同进入了苏丹首都喀什穆,并排挤了法国在苏丹的势力。英国人利用埃及人的力量不但控制了埃及,而且控制了苏丹,这就是所谓的英埃共管“苏丹”的真相。


长期以来,埃及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侵略的斗争始终不断。1952年7月23日,由埃及中下级军官领导的武装起义,成功地推翻了当时腐败的法鲁克封建王朝,结束了埃及150年的帝国主义的殖民奴役制度,于1954年6月13日宣布独立,永远废除君主政体,成立了埃及共和国。1956年7月,纳赛尔宣布将苏伊士运河收回祖国的怀抱。并于1956年粉碎了英、法、以色列联合发动的侵埃战争,巩固了革命的成果。17世纪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不能阻挡西方帝国主义对外扩张侵略的野心,除了西班牙、葡萄牙以外,后起的英国、法国、德国也早已对伊拉克和埃及等这些具有世界战略意义的国家存有野心。特别是英国帝国主义,它在埃及和苏丹排挤了法国的势力,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及中东其它战略地区同德、法等国争夺地盘。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英军占领了伊拉克的巴士拉,并向两河流域进军。虽然遭到德国与土耳其军队的抵抗,但终于在1917年3月占领了巴格达,并企图将伊拉克变成大英帝国的附属国。促使伊拉克人民愤怒而掀起了大规模的反对殖民主义的民族运动。直到1932年英国政府迫于伊拉克人民的反帝斗争,才不得不承认伊拉克进入国际联盟,这也是第一个进入国际联盟的阿拉伯国家。但是英国同伊拉克签定的《英—伊条约》使伊拉克不能真正独立。直到1955年废除了此项条约后,推翻了费撒尔王朝,终于在1958年7月14日宣布成立伊拉克共和国。


关于叙利亚和黎巴嫩的独立


当我们将历史叙述到20世纪时,我们不能不感到阿拉伯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及封建主义的斗争,同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及封建主义的斗争是何等的相似。埃及穆罕默德阿里的政权同英国政府于1840年11月27日签定的《英埃协议》以及1841年7月13日英、俄、普、奥、法五国制定的《伦敦条约》,以上这些不平等条约同西方列强强加给清政府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是在同一个历史时期(1840年—1900年),这些在亚洲东西两侧签定的不平等条约不仅奴役着亚洲人民,同时也激发着亚洲人民和世界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热情。当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了起来。所以我们也由衷地祝贺埃及人民,他们于1956年宣布独立,从此也站起来了,这难道是历史的巧合吗?当我们从历史发展的角度、人类文明信仰的内涵以及侵略与反侵略的层面进行分析时,我们就会有一个更为深刻的新认识,那就是历史留下的痕迹在现代,是用战争的办法去解决还是用文明信仰去解决?将给我们留下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历史使我们不得不回忆一下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前后中东的国际形式: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已无力控制其地盘,阿拉伯人与奥斯曼帝国关系恶化;叙利亚人民与伊拉克人民的处境更加困难,他们既要反对奥斯曼帝国的统治,又要担心英、法、俄趁机侵略,影响阿拉伯人民的独立。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英、法两国已控制着阿拉伯地区的苏丹、埃及、北非、及阿拉伯半岛的边境地区。当时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已成为德国的盟国,而英、法是协约国,因此协约国的英法政府便促使阿拉伯人的军团与同盟国土耳其作战。英法政府一方面促使阿拉伯人与同盟国作战,而另一方面又在策划战后如何瓜分阿拉伯地区的利益。这一点和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期是何等的相似,这与中国地盘被列强瓜分是同出一辙。但是英政府还有一个更为阴险的计谋,就是答应犹太人战后帮助复国的诺言。英政府非常害怕土耳其的“圣战”号召,因为伊斯兰圣战会将所有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团结起来反对基督教的国家,这会使协约国的战略部署遭到破坏。尔萨的《引支勒》被篡改而后兴起的基督教,经过几个世纪地传播的发展,在欧洲盛行起来,从东欧到西欧从北欧到南欧,大部分国家都已成为基督教国家。从沙皇俄国到意大利,从英国到法国、西班牙、德国、奥地利,从丹麦、瑞典、芬兰到波兰都已成为基督教国家。土耳其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地理位置,以及几百年来它以伊斯兰教正宗派(逊尼派)为宗旨,从而坚强地阻挡了基督教向阿拉伯地区和亚非地区地传播。作为宗教的保护神它起到了重要的战略作用。为此当时的英法俄三国于1916年会晤,制定了瓜分土耳其的协议,这一秘密协议直到1917年俄国革命成功后,才由沙皇外交部公布于世。英国政府赞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国家并促使当时的协约国认可,世称《贝尔福宣言》。英国政府的目的在于:1、将基督教的根基钉在阿拉伯国家的心脏2、造成阿拉伯国家的人民与犹太人之间的矛盾并获得犹太人在资金上、经济上、以及宣传上的大力支持。英国人利用犹太人进一步巩固在埃及东方航线的利益。由于这一历史因缘,至今都难以消除阿以冲突。在英法意的密谋下于1920年4月通过了决议:将阿拉伯广大地区实行托管,并将叙利亚分割为三部分,即黎巴嫩、巴勒斯坦、缩小了的叙利亚。伊拉克保持原状,由英国托管伊拉克和巴勒斯坦,而巴勒斯坦还要接受《贝尔福宣言》即将来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国。叙利亚人民和黎巴嫩人民反对外国托管,多年来进行了顽强的斗争,终于在1946年取得了完全的独立。大战后巴勒斯坦受英国托管,而英国政府违反国际托管原则(不改变被托管地的归属)允许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这已成为当代的“巴勒斯坦问题”的导火线。巴勒斯坦人民目睹自己险恶的处境,坚决反对英国殖民主义政策,反对巴勒斯坦犹太化,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1936年爆发的巴勒斯坦大革命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东局势更加混乱,在美英操纵下通过了“阿犹分治”的决议,终于爆发了巴勒斯坦战争。这场战争直到今天还在燃烧,是美英帝国种下的火种,长期以来的阿以战争,提高了阿拉伯人民的民族觉悟,使他们在伊斯兰的旗帜下更加团结起来,同帝国主义列强进行了顽强的斗争。


阿拉伯半岛的民族复兴运动


18世纪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兴起,其对外侵略与扩张的政策从根本上动摇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政权,使它所统治的阿拉伯地区只能在重要的地区驻有军队,而边远的地区已无力管辖,只好利用地方伊斯兰上层封建贵族对人民进行剥削。


自拿破仑侵略埃及和叙利亚失败后,英国继续控制了埃及并进占红海与波斯湾。法国在叙利亚已有一定的势力,沙皇俄国早已对伊朗和土尔其怀有野心。在这样的国际形势下,土耳其已无力统治,导致阿拉伯人民掀起了长达一百余年的民族运动—瓦哈比运动。“瓦哈比运动”发生在半岛中部地区的内几德高原地区,首创者为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比(公元1703年—1787年)。瓦哈比在内几德部落酋长(埃米尔)的大力支持下,先统一了内几德高原,遂向东进军又占领了波斯湾西岸地区,同时又攻占了麦加和麦地那两个圣地。从公元1803年—1810年即占领阿拉伯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从16世纪占领阿拉伯半岛后,阿拉伯人民便建立起第一个独立国家—沙特王国。但是由于沙特王国的诞生直接威胁着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特别是英法等国在阿拉伯地区的战略利益,因此西方列强支持土耳其人利用埃及军队于公元1818年打败了的沙特王国。土耳其人恢复了在阿拉伯半岛的统治,但它无力进行全面地管理了,只能在一些重要地区驻有军队。而汉志以外的地区有许多的封建家族,利用人民反土耳其的情绪,在半岛上形成了三个王朝:


一、内几德瓦哈比教派王朝


二、以舍马尔山为名的舍马尔王朝(古来氏族)


三、嘎西姆王朝


19世纪80年代舍马尔王国的古来氏王朝,依靠土耳其宗主国的力量吞并了嘎西姆王国,90年代又打败了内几德的沙特王国,于是古来氏王国统治了阿拉伯的重要地区。20世纪初期,瓦哈比—沙特的后继人阿卜杜·阿齐兹·伊本沙特(二世)又赶走了古来氏人,占领了内几德,重建了瓦哈比(沙特)王朝(1902年—1953年)。瓦哈比运动象征着阿拉伯人民民族运动的高涨与崛起。


二次大战后阿拉伯半岛先后独立的国家:


18世纪末期,阿拉伯民族开始觉醒,阿拉伯进入了一个民族复兴时代。伊斯兰文化和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交融在一起。19世纪埃及的维新运动;苏丹的麦赫迪运动;利比亚的赛努西运动;叙利亚的民族思想都证明了阿拉伯民族运动的蓬勃发展势不可挡。19世纪土耳其帝国在西方资本主义侵略扩张的浪潮下,已无力于阿拉伯的统治,西方的军事侵略和文化渗透迅速地占领了阿拉伯地区。20世纪是阿拉伯人民争取民族解放、民族独立的反殖民统治的伟大时代。


第二章 伊斯兰文化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虽然在新兴资本主义国家的侵略和扩张下日趋衰弱,但几百年来,它给世界各地所传播的伊斯兰文化则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在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下,阿拉伯文化为什麽能在世界各地得以传播、得以交流?伊斯兰精神为什麽能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结果?这不能不引起现代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及当代一些政治家们的深刻思考。


阿拉伯帝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既有半岛本土文化又有被征服地区的文化。多种文化交融在一起,既有传统的古代“一神论”为宗旨的伊斯兰文化,又有历经中世纪的文明和融汇后所形成的古希腊罗马文化。在穆罕默德逝世后的两个世纪里,穆斯林南征北战奠定了伊斯兰世界的基础,同时也彻底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凭借穆罕默德传播的《古兰经》,穆斯林在宗教、军事和语言文化等方面彻底征服了亚、非、欧大片土地上的民族。伊斯兰文化遍及中国西部国界到比利牛斯、西班牙和从大西洋到印度洋的广大地域。由于伊斯兰的宽容精神,使北非和西亚的许多基督教徒成为安拉的信仰者。前面已经说过,宗教发展的趋势必然造就了一个世界性的宗教—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是人类信仰发展的必然结果。根据伊斯兰教的传说,人类自始祖阿丹始至今近8000年的历史长河中,在人类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有先知颁降真主的旨意,指导人类的一切活动。


阿丹时期降 经典 21卷


二世师思时期降 经典 50卷


七世以德雷思时期降 经典 30部


姆萨时期降 经典 《讨拉特》(旧约)


尔萨时期降 经典 《引支勒》(新约)


穆罕默德时期降 经典 《古兰经》 114章


伊斯兰教正是因为人类在发展的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有受人尊敬的先知,引导人类学习当时最为先进的经典,指引人类的生活。这种自古就有的坚信“一神论”的生活习俗和文化内涵,已经淀积了近8000年之久,它自然就形成了一种宗教信仰的原动力。因为其他宗教都是在这种原动力之下派生出来的,如犹太教和基督教。作为一个宗教信仰的根基,它的经典著作能否站得住脚,那就决定着这一宗教的兴衰。伊斯兰教凭借伟大的《古兰经》,在仅两三个世纪里就已传遍世界各地,被世界人民所接受并信仰它、崇拜它,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作为一种世界性的宗教—伊斯兰教,凭借《古兰经》和受人尊敬的诸先知而能无往不胜。它不因阿拉伯帝国的兴衰而变化,也不因帝国内部的分裂而消亡,相反伊斯兰教不但得以生存并且能迅速地向全世界传播,其所到之处,无不使人为之折服。公元8世纪到12世纪,伊斯兰教虽然遭到了突厥人和土耳其人及蒙古人的军事打击,哈里发帝国也遭到了分裂,但是伊斯兰教还是能够迅速地征服了基督教和犹太教所占领的地域,而使柏柏人最终永远地皈依了伊斯兰教并帮助阿拉伯人将伊斯兰教传入罗马帝国的中心地带—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以及苏丹和非洲腹地,并最终使东部沿海成为永久性的伊斯兰世界。


当历史进展到15世纪时,伊斯兰教向东已扩展到菲律宾的棉兰岛,而马六甲海峡的穆斯林又使印尼和东南亚国家信仰真主安拉,中国的泉州在中世纪时代已成为东方穆斯林的一个中心,阿拉伯商人和各国穆斯林遍布全城。从中国泉州到西班牙的格林纳达;从丝绸之路到撒哈拉大沙漠,东西方文化不断地交流。在阿拉伯人的努力下,已使中国的南海、东海、内河流域、欧洲的地中海、亚洲的孟加拉湾、波斯湾、红海连接成为一体,从而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 ,推动了历史文明的进程。


当我们将阿拉伯简史叙述到此时,我们将从人类文明诞生与发展的角度、回顾一下人类近8000年来的历史进程中所产生的文化、宗教、哲学、思想及在世界各地的发展与影响。下面我们将和读者一起讨论以上这些内容:


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两河流域的文明,这里是人类文明的摇篮。人类最早的氏族诞生在库尔德山脉,世界上人类第一个城市埃利都是在两河流域形成的。


两河流域是民族和文化的大熔炉,“大洪水”(即公元前3113年)前所产生的“苏美尔文明”标志着人类从石器时代到红铜、青铜时代的过渡,出土文物证明了早期人类从原始部落发展到氏族社会—畜牧业—农业—水利工程—建筑—金字塔—冶金(青铜时代)—居民点—城市—城邦—国家的建立。


人类的信仰则是从“原始一神论”到对祖先的崇拜—


天体的崇拜—多神论。“大洪水”后即5113年后,苏美尔文明消失,在两河流域所产生的文明则由古巴比伦王国影响到亚述王国和波斯帝国。这一地区的文明,从原始一神论的信仰所产生的各种文化(包括宗教),从始至终都直接影响着世界东西方特别是早期的埃及与波斯。埃及的太阳神和波斯的密特拉教都是在两河流域文化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希腊人的神谱观点有许多是在埃及神学基础上发展的,而罗马人的信仰则直接来源于希腊人的影响。波斯人的密特拉教的教义直接来源于两河流域古老传说,而雅利安人从里海的大草原来到印度之前首先是在伊朗定居的。他们将波斯人的文化底蕴传到印度,形成了古老的印度《吠陀》文化,而印度佛经的来源又受《吠陀》文化的直接影响。当佛教在印度本土被印度教取代时,佛教反而南亚及中国盛行。所以世界各种宗教思想的渊源都是与两河流域的文明分不开的。在数千年的古代文明中,中东地区一直是人类创始力的中心,对人类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如从畜牧业向农业的过渡,兴修水利、建筑、冶金术、城市居住方式及王国的建立等。而两河流域古老的原始“一神教”在人类历史变迁的过程中又产生了许多宗教。从时间的顺序来讲,原始阶段只是对自己祖先的崇拜,而后则是对天体的崇拜(大约产生于公元前5000年前),如埃及的太阳神崇拜(大约在公元前5000左右),波斯人二元论为中心所产生的所罗亚斯德教等。


印度教经典《吠陀》成书于公元前1500年,后来发展成为婆罗门教。


佛教的形成约在释迦牟尼之后即(公元前563 年—前483 年)


基督教的形成大约是在尔撒之后即(公元0年—399年)。


阿拉伯的历史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缩影,两河流域人类原始初期阿丹族新石器时代的产生到农业的产生,从金属冶炼到各种技术的产生与发展,正如前几章所述;“苏美尔文明”的产生与发展导致了世界人类文明的产生与发展。值得注意的是宗教始终伴随着人类文明发展的全过程,并影响着人类的思想和社会。目前欧洲特别是西欧、北欧和南欧大部分国家的人民都信仰基督教,目前美国有80%以上的人也是信仰基督教的。我们通常说的西方世界实际上指的是欧洲大部分国家及美洲的美国、加拿大等信仰基督教的国家,宗教信仰的生命力可见一斑。


第三章 阿拉伯人的历史给我们带来的思考:


一、人类文明的发展使人类科学技术腾飞,从而给人类社会带来了进步。人类的物质生活几千年来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丰富多彩,但由于人类之间的矛盾及信仰上的不同,致使人类产生了争斗,战争的规模逐步扩大。阿丹原始时期,他的大儿子将二儿子杀害而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杀人的人。而当历史进展到罗马帝国时代时,2000多人被罗马人钉死在象征“太阳神”标志的十字架上,100多万人因信仰尔撒的纯正宗教而被罗马帝国屠杀。这些都表明“多神论”信仰与“一神论”信仰斗争的残酷性。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8400万军人和1300万市民被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杀人数达到1.69亿军人和3.43亿平民。而一旦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攻击与辐射会使地球人上50亿人口中的10—40亿人饿死,核爆炸的乌黑烟云会使地球产生“核冬天”,全球的作物将失去太阳的光和热。


二、阿拉伯的历史是人类的“一神论”信仰如何适应人类文明发展需要的历史,人类文明的发展带来的物质和精神上的收获,使人类的信仰越发受到考验;同时由于技术革命以致引起社会制度、人际关系和思维方式的变革。世界政治格局多极化的形成同时必将产生人类文化发展的多样性。而不同信仰的国家将维护自己的政治格局。人类的历史揭示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有机联系,人类社会正在受到新产业革命和政治革命的冲击,而不被人们察觉的传统信仰则将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人类有关战争的历史都是与宗教信仰分不开的,尽管战争的因素包含政治、经济、能源等等,但这些因素都不能与宗教信仰相比。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宗教信仰是自古以来长期形成的,两次大战是改变不了人们的信仰的。人类文明的历史及有关战争的历史对当代人提出了许多有启示的思考问题 ,如果我们的历史学家以现代考古研究和历史文献研究的科学成果,加之以人类理性思考而确定的信仰概念以古鉴今,并能以今察古重新考察和撰写真正的人类文明史,可使人们认识到科学技术和社会革命之间的矛盾。它不仅能推动我们社会的不断进步与发展,还会给人类带来极大的物质享受和精神食粮。但我们也应认识到,人类战争的历史可能一样在现代重复发生,使我们这个星球遭受灾难。历史学家的任务就是要揭示真正的历史,使人类谱写和平、安宁、具有真正信仰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希望地球上所有的历史教科书都是人们的醒世箴言,或是当今世界的“资治通鉴”。



表四如下:


一. 阿拉伯半岛地形图


二. 陶器传播路线图


三. 阿丹世袭图


四. 中国历史与阿拉伯历史对照图(历史图)


五. 阿语与希伯来语人名地名对照表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