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简史21-40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8-31) 网络资料 4049 0
阿拉伯简史21-40

(二)如果说在公元前5000年左右人类进入了从山区迁往大平原的大规模定居时代,那么到了埃尔——欧贝德时期(即公元前4300—前3500年期间)在两河流域考古学家已经挖掘出传说中的人类在地球上的第一个城市——埃利都。并出现了陶器及彩陶。这时的人类既有小的居民点,也有面积达七千平方米以上的大一些的居民点。还发现了1000座墓和许多神庙,有的庙中央有殿堂,有装饰威严的大门和高高的祭坛,反映出那时期人类的信仰已从单纯的《独一神》的崇拜向诸多种神灵崇拜的过度阶段。

 


(三)到了乌鲁克时期即(公元前3500年—3100年)考古发掘表明,此时的乌鲁克城面积约有81公顷,其中有1/3的面积为神庙和公共建筑区,显示出人类自古以来所固有的宗教信仰的根深蒂固的文化习俗。发掘中还发现了能够转动的陶轮及彩陶,还有装饰性雕刻的石制器皿、印章及金属加工的珠宝、写在泥版上的图画文字、地方名称等。所有以上发掘表明:人类到乌鲁克时期就已经进入了一个辉煌的文明时代。


从考古发掘的大量的神庙来看,此时期人类的文化习俗已从单纯的独一神的信仰进入到崇拜多种神灵的时期,根据近期玛雅文字的破译人类社会发展到公元前3113年时,发生了世界性的大洪水,“大洪水”毁灭了人类的史前辉煌的文明,给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研究人类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近二百年来欧美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对两河流域的历史文献研究和考古发掘工作进行了长期不懈的努力,使以前许多不解之谜能够得以解答,为此能够以新的科学研究成果来解读两河流域的古代文明也成为当前重要的课题。


(四)詹木迭特——那色(Jemdet.Nast)时期公元前3100——前2700年出现了青铜制品、小舟和车的绘画和粘土模型。人类已经进入了青铜时代。


(五)阿卡德时代和乌尔第三王朝时代


公元前2700年——前2000年


这一时期的文明表现是:王家铭文,这是以国王的名义写成的铭文,主要有:敕令、书信、建筑铭文、国际性条约、法典、献神的铭文等,值得一提的是王表,现在所知两河流域最早的王表为《苏美尔王表》它编于乌尔第三朝时期,它的记载起自“君王自天而降”王表列举了“洪水前”连续统治了埃利都、西帕尔和苏路帕克等国的8-10个国王的名字,尔后列举了从基什第一王朝国王开始的“洪水后”王朝的国王。学者们认为《王表》具有很大的历史意义,是研究两河流域早期的重要文献。该王表写在一个粘土制成的柱子上,现藏于英国牛津阿什摩棱博物馆。


(六)古巴比伦王国时期


古巴比伦王国和喀西特巴比伦时期,大约是在公元前2000年代,这时期的主要表现资料是基本上是用苏美尔语和阿卡德语写成的楔形文字,而最终阿卡德语变成了通用语言。


(七)亚述王国时期 公元前2000年——前609年


亚述战争史和考古发掘告诉我们,在乌鲁克以北的山那边的乌拉尔图,曾发生一次地理大迁移,从最初的政治中心乌尔米耶湖以南向西北迁往凡湖一带,后来的亚述人将早期的八个关系密切的部落或国家之一叫做乌拉尔特里或乌拉尔图,而乌拉尔图绝不是一个部落的名称,而是属于一块更古老的叫做阿拉塔的土地,这块土地的中心就是紧邻乌尔米耶湖南部的地区。


亚述学家证实,阿拉塔王国是乌鲁克人迁往苏美尔平原的故土。


从阿拉塔到埃利都,从埃利都到乌鲁克文化的建立的同时,在两河流域的北部苏萨地区也建立了诸多部族和王国,后来发展成为巴比伦和亚述王国。


考古发掘表明,苏萨的历史在公元前3000年之前,还存在过一个前埃兰文明或称苏斯亚纳文化,这里的人不同于苏美尔人或阿卡得人或亚摩利人,苏萨地区的人的身份不明,我们对他们实际上还一无所知,他们有原始的书和文字,至今尚未破译,但考古学家告诉我们:苏斯亚纳早期的居民也与伊朗高原有着密切的关系。如前所述,他们的陶器与古兰土墩遗址的陶器证明是一样的,苏萨是通往山区的重要战略门户。


由埃兰文化发展为阿卡得、古巴比伦和亚述王国,阿卡得语后来成为阿拉伯地区的通用语言。


综上所述,史前(即公元前3000年前)阿拉伯地区古代部族的产生与文明的建立是与苏萨地区的埃兰文化和南部地区的乌鲁克文化的发展分不开的。


两河流域的文化带动了世界各地原始部落的产生与文化的发展。


他们说着同样的语言,信仰着同一个神——独一神,虽然后来的各部族对独一神的叫法有所不同,但都是指独一神的意思,他们有着共同的文化习俗。


古人类在后期发展中在信仰上产生变化,由古代单纯的《独一神》发展成为诸多神灵与佛像。如女神伊南娜、风神、雨神、太阳神、月亮神等,同时也产生了许多传说与神话。


直到公元前3113年“大洪水”毁灭了史前文明,一个叫做努海的人因受到启示而造了一条方舟而得救,这只方舟最终终停靠在朱地山。


努海的子孙回到了平原,在乌鲁克之地重新安家,他们重建了被洪水摧毁的城市,直到这时天下的口音语言都是一样的。


努海的孙子麦斯基亚加舍是在阿拉伯地区广为流传的英雄,也是被古代苏美尔人特别铭记的伟大首领之一。


苏美尔的国王表告诉我们麦斯基亚加舍曾从南边的海上扬帆远航,到一处山地登陆,他从埃利都(波斯湾)航行到迪尔曼圣岛(巴林),这是史前阿丹族人的后代来往于苏美尔和马甘之间的水手们的中途港,然后他的船队驶进了浩瀚的大洋,沿着阿拉伯半岛的南岸来到红海口的非洲海岸。他们在一处山地登陆,那地方我们今天称作埃塞俄比亚,而古时却叫做库施。他们在红海的南大门建起了一个港口,在好几个世纪中成为非洲的阿拉伯半岛珍奇商品的集散地,他们从波斯湾经红海进入地中海。然后又开始向地中海的西部挺进,甚至到了大西洋沿岸。


麦斯基亚加舍的一个弟弟麦西最终统一了埃及,成为埃及历史上第一个国王——何露斯,只过了寥寥数代,他的后人何霞斯的追随者们,便开创了一个可与世界上任何文明相媲美的文明——埃及文明。


考古和艺术方面的证据表明,在涅加达第二期考古地层有外人移入尼罗河谷的迹象,这些人起初是作为贸易者而来的,但是当他们认识到埃及的自然资源开发利用的潜在价值后,很快便又作为入侵者返回。他们征服了当地居民,并对战败者建立了统治。经过好几代人,直到提恩/提斯时期,他们的何露斯王纳尔迈和阿哈的领导下,上埃及强大的勇士们最终征服了下埃及王国并在孟斐斯建立了新都,由此开始了漫涅托所划分的第一王朝,从而揭开了埃及法老时代的序幕,因而最早的法老实际上是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外来先进者——努海的后代的。


努海长子撒姆(闪)的后代——以色列人、埃兰人、亚述人和阿拉姆人。


次子哈姆(含)的后代——腓尼基人、非利士人、亚摩利人和巴比伦人。


幼子亚伏羲(雅弗)的后代——米提亚人、波斯人、希腊人、塞浦路斯人和所有东地中海岛屿上的人。


学者们根据语言间的联系大致将他们分成三类:


闪族语系


哈姆族语系


印欧语系


从《苏美尔王表》可以看出“大洪水”后努海的后代所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国家。早期王朝时,埃及还没有进入法老时期,直到统一了上下埃及后于公元前2900年时才建立了第一世埃及法老王朝。


怒海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大洪水”后的英雄。他有许多传说和名字及绰号,努海的名字在《圣经》中叫诺亚,而在两河流域最早的神话中他是与苏美尔的城市舒路帕克(现叫法拉)紧密相连的。


苏美尔人将他们自己的洪水英雄称为朱苏德拉,这个名字或绰号的意思是“长寿”(或永生不死)这个名字是出现在大约公元前1700年尼普尔的契形字文书上的。而在更早的阿卡德语文书中他的绰号则是阿特拉西斯,意为“极为聪明” ;也有的学者认为可以译作“极其虔诚”,这正是努海的品行之一,后来到了关于吉加美士的伟大史诗有了阿卡德语抄本的时代,两河流域的洪水英雄又被称做乌特纳普什蒂姆,意思是“他得到了永生”。


苏美尔人有关洪水英雄的神化是迄今发现的苏美尔文学作品为《古兰经》提供的素材中最密切最惊人的部分,这也是《古兰经》与它之外的作品间最为著名的文学联系。


部族的分化和新王朝的产生,使原始的语言产生了分化与演变。


努海之前形成的原始部族逐步向汉志地区、阿曼半岛南部、苏丹、埃及、叙利亚、土尔其等地扩展,后来逐渐形成了较大的部族。


公元前3500年左右的巴比伦人(最初叫阿卡德人,因首都阿卡德而得名)


约公元前2500年的阿摩尔人和迦南人,腓尼基人居住在叙利亚


约公元前1894年—前1595年的古巴比伦人


约公元前1500年阿拉马人定居于叙利亚、希伯来人定居于巴勒斯坦


约公元前911年—前744年的亚述人


约公元前559年的波斯人、以及东非的的埃塞俄比亚人、后来形成叙利亚人、巴勒斯坦人、阿拉比亚人、伊拉克人


努海的后代继续谱写了以下的历史:


早期王朝 前2900年—前2500年


阿卡德王朝 前2340年(阿卡德语)


古蒂王朝 前2208年


乌尔第一王朝 前2100年


古巴比伦王朝 前1894年—前1595年


亚述帝国 前911年—前744年


新巴比伦 前612年


波斯帝国 前559年


综上所述,我们已经理顺了阿拉伯部族产生的渊源。古代部族的陶器测定的时间及淘器的传播路线图、苏美尔王国表、西亚语言分布图及阿拉伯古代史。综合分析和研究证明,库尔德山区的古代部族的发展壮大,逐渐向平原迁移和演化最终建立了乌鲁克文化—(约公元前4000年—前3200年)。


努海三个儿子的后代形成了无数个小部落并建立了许多国家(其中包括上面提到的埃及第一世法老)。


综上分析可以看出阿拉伯半岛的居民和半岛四邻的居民是同出一源的。他们都是古人类,阿丹族人从库尔德山区向世界各地扩展的结果。史前文化虽然遭到了“大洪水”的灭顶之灾,但留给古人的依然是史前文化中根深蒂固的[独一神]的信仰和生活习俗,这一点已被大量的出土文物和历史文献所证实,我们的历史也将从史前时代进入了伊斯兰教以前的时代。



第二篇


伊斯兰教以前的阿拉伯的半岛


第一章 半岛的部族概况


如前所述,史前阿拉伯半岛古代部族的产生与文明的建立,带动了世界各地原始部落的产生与文明的传播。


如果说两河流域出现的文明是在约公元前4000年,那麽世界上其他地区出现的文明年代应分别是:


埃及文明起于约公元前3000年


印度河流域的文明起于约公元前2500年


中国黄河流域文明起于约公元前2070年—前1600年注①


中美洲和秘鲁的文明起于约公元前500年


半岛北部即两河流域虽然已是文化灿烂,而被包围在高山大海中的半岛上的民族,依然过着游牧的生活。阿拉伯半岛虽然有较为进步的区域如也门等地,但是游牧生活遍及全岛。阿拉伯半岛的地理状况和气候的变化,造就了阿拉伯半岛部族人(民族)的性格和生活习性。


阿拉伯半岛的游牧人分为若干部落:每一部落便是一个基本单位,各有其社会组织,各部落间带有纷争,为了抗御外来的侵袭或别种原因,便与另一个部落或许多部落结成联盟以增加自己的力量,若干年后那些由许多小部落合并而成了若干个大部落。


历史学家考证阿拉伯各部落的宗系及分支情况后认为,目前为阿拉伯半岛各部族所公认的世袭宗谱,,是从阿丹到穆罕默德的五十世宗谱。见图(二)。其他各个部落及宗教,如犹太教及基督教都认为自己的祖先是同属于这一宗谱的。如犹太人认为这一宗谱中的第20位先人—伊布拉欣(亚伯拉罕)是他们的家长;而基督教认为和犹太教是同源的。一些宗谱学家认为半岛北部的阿拉伯人是伊布拉欣之子—伊斯玛仪(以实马利)的后裔,而南部是叶葛唐(又名葛哈唐)的后裔,所以习惯上便称南部的人为“也门人”或“葛哈唐人” ;称北部的人为“阿德南人”或“尼萨里人”或“木阿底人”。这种论断正确与否有待研究。总之,南部的人多定居,北部的人多游牧,自古以来南北各部族都有着密切的往来。在伊斯兰教帝国建立之前,也门人迁移到汉志地区的非常多,是由于马里卜地方堤坝坍塌,致使居民流离失所流迁到半岛各方;而北方人南迁的原因,认为是人口繁殖过多的原因。南北两族居民由于地理和文化上的差异,自古就结下冤仇,较为明显的例子就是麦地纳人和麦加人之间的世仇(根据宗谱学家的说法,麦地纳的奥斯人和海兹勒支人乃是属于也门人,麦加人属于阿德南人)。每一部族都认为自己是最光荣的宗系,而也门人认为自己优于北部历史悠久的游牧部族。伊斯兰教兴起后,穆罕默德是阿德南族人,而穆圣的继承者古来仪氏族的哈里发也是阿德南族人,于是阿德南族人在各族间便占了优越地位。也门人也不甘落后,采取种种方法企图恢复固有的尊荣,他们渲染自己有着光荣的古代历史,说也门人原是先知胡德之子葛哈唐的嫡系;或者自己承认和阿德南族同宗系,都是阿拉伯人之始祖伊斯玛仪的后裔;或把阿拉伯人分为三部分,说也门人才是土著的阿拉伯人,阿德南族及其他各族都不过是“新阿拉伯人”或“准阿拉伯人”而已。而有一些宗谱学家至今主张也门人的始祖是葛哈唐。


伊斯兰教兴起时,葛哈唐阿拉伯王国早已灭亡,比较著名的部落如萨巴、克黑兰、加萨尼等都迁到了北方。


阿拉伯半岛目前的部族主要有两个部分:


一、葛哈唐人,追源于始祖葛哈唐定居于也门,所以葛哈坦人也以“也门”人而著称,或称“也门阿拉伯人”或称“土著阿拉伯人”。


二、 阿德南人追源始祖阿德南,据说阿德南是亚伯拉罕(伊卜拉欣)之子易实马利(易司马仪)之后人,所以阿德南人也以易司马仪人而著称。他们定居于汉志(希贾兹),因此又以汉志诸部落或汉志阿拉伯人和内几德(纳季德)的阿拉伯人或外来的阿拉伯人而闻名于世。


阿德南人除古莱氏族外全是流动的贝杜因人(游牧人),古莱氏族是定居的部族一部分居在麦加和塔伊夫,绝大部分居住在半岛北方的阿德南部落属于麦阿迪族。


注解1


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国古代文明史的研究课题,在1995年列入中国《九五》国家建设计划之中,2000年底公布初步研究成果报告;根据这份报告我国专家学者将夏朝定在公元前2070年—前1600年,商朝前期定在公元前1600年—前1300年,武王伐纣定在公元前1046年,西周定在公元前1046年—前771年。


媒体据此将中国历史是纪年向前推进了1200年。


<断代>工程研究原因:


1外国学者质疑中国是否存在夏朝


2中国还没有获得国际承认的《中国历史年表》


国家技术委员会主任宋健有一次到埃及博物馆访问,发现国外古文明的历史陈述,都有一份国际公认的年表,但中国则无。1995年9月他回到北京之后,提出运用科技整合的方式,做一个年代学研究的计划。于是1996年春成立专家组由政府提供经费、共二百多位学者、专家参与研究,课题正式列入《九五》 计划。




第二章 半岛的古代国家



前面已经谈到阿拉伯半岛的自然环境和地理位置,造就了半岛上各部族人的特点。茫茫的沙漠把半岛分为南北两部分,居住的这块土地上的人民,也就分为南方人和北方人。


半岛北部的阿拉伯人,大半是游牧民族以“毛屋”为家,他们原始的故乡当然是两河流域的大平原,而有历史记载的故乡,则是偏于半岛中部的希贾兹和纳季德。


半岛南部的阿拉伯人大半是定居的。以现在的观点来看,他们的故乡是也门、哈达拉毛和沿海一带,他们使用的语言是赛伯伊语和希木叶尔语与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语很类似。而北部阿拉伯人所使用的语言则是非常优美的《古兰经》的语言,即是通用的阿拉伯语。


北部阿拉伯人所创造的文明是世界人类最早的文明,这是近两个世纪以来,由大量的考古发掘和历史文献研究成果为世人所证实。,但南方的阿拉伯人他们曾创造了自己的文化,发展了自己的文明,在历史上有过辉煌的成绩,他们比北方的阿拉伯人先于著名于世的,而北方的阿拉伯人直到中世纪时代才走上了国际舞台。


阿拉伯的古代史向我们展示了,半岛北部原始民族自有人类以来所建立的一系列的原始部族、地区和国家。


半岛的古代国家从什麽时代说起呢?如何以现代的考古发掘和历史文献研究成果,来重新释读阿拉伯半岛的文明史已成为一个新的课题。


中国历史学家在撰写中国五千年以前的历史时,感到非常困难,因为那时的记载充满了神话与传说。如中国第一朝代夏朝之前——尧舜禹的传说,大禹治水三次路过家而不入的传说也是家喻户晓,了解中国5000年以前的历史是很困难的。同样现代的研究成果也使我们将一度认为,人类文明的摇篮是从埃及的尼罗河流域转移到了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两河流域。现在学者们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人类最早的文明中心是阿拉伯半岛的苏美尔。苏美尔以前称为美索不达米亚—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伊拉克共和国的南部,南临波斯湾。如前所述苏美尔国王表已将“大洪水”前(公元前3113年)苏美尔地区五个先后强盛的城邦(国家)的国王名字列出。



1. 埃利都—由阿鲁利姆和阿拉尔卡统治


2 巴蒂比拉—由恩曼鲁安纳、恩曼加兰纳和杜木兹神统治


3. 拉拉克—由恩西帕兹亚纳统治


4. 希帕尔—由恩曼杜兰纳统治


5. 舒路帕克—由乌巴图图国王统治


舒路帕克的国王乌巴图图的统治就在“大洪水”爆发的前一朝代(即距今5113年)随后是基什城邦在国王前加驳尔(意为耙)统治下的霸权时代。


国王表列出了基什王朝的统治者。



洪水后公元前3100年 自伊塔纳国王始


公元前3000年 乌鲁克第一王朝 国王:麦斯基亚加舍


公元前2900年 国王:恩麦卡尔


公元前2800年 国王:卢加尔班达


公元前2588年 国王:杜木兹


公元前2487年 国王:吉加美士


公元前2348年 国王:乌鲁加尔


公元前2211年 乌鲁克第二王朝 国王:恩萨库什安纳


公元前2100年 乌鲁克第三王朝 国王:卢加尔扎吉西


阿卡德王朝 国王:萨尔贡一世


公元前2100年 国王:黑木什


国王:纳拉姆·辛


国王:沙尔·卡


国王:黑沙·里


公元前1959年 空白期


国王:舒杜鲁


公元前1900年 乌尔第三王朝 国王:乌尔纳木


公元前1889年 国王:舒尔吉


公元前1835年 国王:舒辛


公元前1793年 乌尔第三王朝 国王:伊比新


公元前1667年 古巴比伦第一王朝 国王:苏姆阿布


公元前1569年 国王:辛木巴里特


国王:汉漠拉比


公元前911年—前744年 亚述帝国


公元前559年—前 波斯帝国



传统的美索不达米亚历史年表向我们表明:


公元前911年 近亚述帝国 国王:阿达德尼拉黑二世


国王:亚述纳齐 尔帕二世


国王:萨玛那萨尔三世


公元前744年 新亚述帝国 国王:提革拉·帕拉萨三世


国王:辛纳赫里布


国王:亚述巴尼拔


公元前612年 新巴比伦王国 国王:尼布甲尼撒


国王:那波尼达


公元前559年 波斯帝国 国王:居鲁士二世


国王:大流士一世


近两个世纪的考古研究和历史文献研究成果,已将阿拉伯半岛的传统的历史年表和新年表呈现给读者。


前面已经谈到,公元前3500年左右苏美尔地区已出现12个独立的国家,类似于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人类初期的经济文化繁荣发展,但战争连绵不断,经过多年的战争割据后,终于由阿卡德人于公元前2371年统一了全苏美尔地区,萨尔贡一世(约公元前2371年—前2316年在位)建立的阿卡德王朝首次统一了巴比伦尼亚地区。这位自称“四方之王”的君主建立了上古时代的强盛帝国,基本上灭亡了苏美尔地区的各王国。但一百年后又为来自东北山区的库提人所灭亡,同样在一百年后,原来苏美尔的乌尔王朝的国王乌尔纳姆的领导下取代了库提人的统治,于公元前2113年统一了两河流域南部,这就是苏美尔的复兴时期,史称乌尔蒂尔王朝(公元前2113年—前2006年)。又经过了百年后乌尔蒂尔王朝被来自伊朗高原西南部的埃兰人所征服,但不久他们又被阿摩利人所统一。从此以后两河流域平原地区随着历史的延续先建立了三个著名王国:古巴比伦王国、亚述王国和新巴比伦王国。


公元前1894年阿摩利以幼发拉底河畔的巴比伦城为首都,建立了阿摩利王国,它的崛起与扩张使人们把美索不达米亚称巴比伦尼亚,这一王国的空前强大,使得两河流域的历史进入了“巴比伦时代”(约公元前1894年—前1595年)。


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六位国王汉漠拉比在位四十多年时期,使巴比伦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疆域和经济文化都达到了顶峰状态,这也是巴比伦最为兴旺的时期。在汉漠拉比统治的第八、九、二十四、三十三这四个年头中成为集中开渠兴建水利的年代。发达的灌溉网络覆盖了尼普尔、埃利都、乌尔、拉尔萨、乌鲁克和伊新等地,这样使分散的苏美尔和阿卡德重新联系起来,两河流域的水利工程已成为古代最为发达的地区。如果说提及巴比伦王国必述汉漠拉比的话,那麽《汉漠拉比法典》是可能被忽视的,虽然这部名扬后世的法典象后来的亚述、新巴比伦的成文法典一样都是建立在苏美尔的法典基础之上的,但《汉漠拉比法典》是一部最为突出的法典。其众多的内容明确调整和确定了当时社会的各阶层社会关系和义务,给后人奠定了基础。


在位四十三年的汉漠拉比死后,巴比伦王国随即衰落下去,公元前1650年来自东北部的卡西特人推翻了古巴比伦王国,这一民族的出现使得这一地区进入了600年的倒退时期。这一时期另一支闪米特族部落亚述人建立的王朝,保存和发展了被卡西特人几乎毁灭的美索不达米亚文化遗产。


彪悍的亚述人在三大历史时期的征战、称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及其他广大地区,标志着西亚进入了另一个文化高度发展的阶段。


一、 古亚述时期:(公元前3000年—前1700年)其势


力曾远达地中海东岸,但不久即衰落,被伊朗高原西北部的胡里特人所控制。胡里特人在两河流域北部所建立的米丹尼王国使亚述处于独立状态,为此古亚述告一段落。


从公元前1500年—前1300年米丹尼王国遭到了强悍的赫梯人的沉重打击后,亚述王国重新独立并灭掉米丹尼王国,从而进入了中期亚述时期。新亚述时期始于(公元前1000年—前700年)新亚述时期到了第三位强有力的帝王阿述巴尼帕(公元前668年—前627年)使得亚述帝国达到了极盛,不仅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而且中东地区包括叙利亚、以色列王国(不包括犹太王国)、埃及都相继成为亚述帝国征服下的牺牲品。


公元前626年迦勒底人复兴强大起来,占领了巴比伦城建立了迦勒底王国—又称新巴比伦王国(公元前626年——前538年)。不久它与伊朗高原西部的新兴强国米底结盟共同反对亚述,并于公元前612年同盟军一举攻陷尼尼徽,7年后在卡尔赫米什战役中彻底毁灭了亚述军队,强悍多时的亚述帝国最终灰飞烟灭。亚述帝国灭亡后,新巴比伦王国与来底王国成为西亚两强。新巴比伦国王纳波帕拉萨尔之子尼布甲尼撒二世(公元前605年—前562年),象汉漠拉比一样在位43年成为强大的国王。他与来底王国的公主结婚巩固了原有的联盟,并开始大举西征,于公元前586年攻陷耶路撒冷,灭亡了仅存的希伯来人的国家—犹太王国,制造了史无前例的又影响后世的“巴比伦之囚”这一壮观的历史事件。


公元前587年,尼布甲尼撒二世第二次出兵巴勒斯坦,迫使埃及放弃了对这一地区的企望。尼布甲尼撒围住耶路撒冷达15年之久,犹太国王齐德启亚突围失败被俘,挖去双眼后送到巴比伦尼亚,耶城被毁。尼布甲尼撒按照亚述人的传统,将犹太国大部分居民包括贵族和手工业者均逐往巴比伦定居,是为历史上的“巴比伦之四”时代(公元前586—公元前538年),犹太人很快习惯了繁荣的巴比伦文化与经济生活,几十年后,当倍受犹太人欢迎并视之为救星的波斯帝王居鲁士二世于公元前538年攻陷巴比伦城并解放囚禁于巴比伦的犹太人之时,大部分人已习惯了新的生活,不愿返回家园了,只有部分人(约4万人)回到耶路撒冷,重建耶城神庙。


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侵入巴比伦尼亚,并于第二年灭亡了不足百年的新巴比伦王国,从而整个巴比伦王国时代也划了句号。


波斯帝国:伊朗西南部法尔斯地区的波斯人本来是臣服于米底王朝统治的。长期以来,波斯人有6个农业部落和4个游牧部落,其中最有势力的一个贵族是公元前7世纪的阿黑万尼德,他开始联络其他部落伺机攻打米底王朝,公元前6世纪米底在与新巴比伦的冲突中发生内乱,阿黑万尼德的孙子居鲁士起兵于公元前550年灭掉米底建立了阿黑万尼德王朝即波斯帝国。波斯帝国崛起后先后粉碎了吕底亚国王克罗苏斯组织的国际同盟(包括吕底亚、迦勒底、埃及和斯巴达)。在联军

前迅速吞灭了各个地区。公元前546年,居鲁士攻陷了吕底亚首都萨底斯俘虏其国王克罗苏斯,随后占领了小亚细亚西南部沿海希腊各城邦;又征服叙利亚和巴勒斯坦,最终攻下了巴比伦城。居鲁士虽然在平定后后防之战中死亡,但他的儿子冈比西斯完成了父业,于公元前525年他在腓尼基人舰队的护送下终于征服了古老的埃及王朝。冈比西斯在内乱中死亡,阿黑万尼族人大流士平定了内乱,内乱的历程被这位英明的帝王用波斯文、埃兰文和巴比伦(阿卡德)文三种文字刻于爱克巴坦那一离地面150米高的险峻的悬崖上,,这就是著名的“贝希斯敦铭文”,它为后人译解了其中的波斯文。通过它与巴比伦文对照又先后读通了亚述文和巴比伦的契形文字,为考古学和历史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大流士平定内乱后又继续扩张,把东部世界扩张到印度河流域西北部后,再次用兵平定了埃及的独立。公元前513年大流士率军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后,征讨多瑙河下游及黑海北岸的西徐臣人,失败后在撤退中趁势占领了色雷斯等地,从而背后威胁了希腊城邦,埋下了与希腊人大战的种子,至此,波斯帝国成为包括亚非欧三大洲的空前大帝国。从大流士一世开始,波斯帝国的首都有4个:前埃兰古都苏萨;原米底王朝首都爱克巴坦那;巴比伦城和新建的东都波斯波利斯。此后波斯帝国由于希波战争的失败内乱又起,最终于公元前330年被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率领大军灭亡了这个煊赫一时的古代大帝国。

波斯帝国虽然灭亡了,但它给阿拉伯半岛的文化发展带来了巨大国际影响。波斯时代的文化将半岛文化和周遍国家的文化融为一体,构成了具有国际意义的文化。它将米底文化因素、小亚细亚(吕底亚)文化因素、中东巴勒斯坦和叙利亚文化因素、埃及因素还有印度和希腊文化因素等等构成了新时代的内容。

如同半岛以前的和以后的征服者一样,波斯人不仅会破坏,也同样很善于吸收被征服地区的优秀文化。他们平时穿着米底人的衣服,而战争时又穿上埃及人的铠甲。波斯人在它300多年的征服与发展史上,是第一个统治亚非欧三大洲的庞大帝国,因此在300多年的帝国史上吸收、总结、发展和创造新的文化是完全可能的。

从公元前4000年至公元前539年的3000多年的时间里,波斯人是首次以一个新的人种,即古代印欧语系部族取代闪米特人种几千年来在半岛的广大地区的优势;并建立了波斯人种的数百年统治。波斯帝国虽然在公元前330年退出了半岛地区,但波斯王朝的势力足可以在公元240年左右波斯国王萨浦尔时,波斯人在幼发拉底河畔建立了希拉王国的阿莱尔.阿定为国王。

希拉王国臣属于波斯,国王由波斯王任命希拉族中的一人为国王,希拉人担任保卫波斯边疆的责任,波斯人则免去希拉人每年的贡税。

希拉的阿拉伯人因为是定居的,又毗邻文化水平很高的波斯,彼此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他们是阿拉伯人中文化水平最高的。波斯政府在胡尔木兹第一位国王时曾以东罗的俘虏建立殖民地,这些东罗人中有些曾受过希腊文化熏陶,有些在艺术、医学方面胜过波斯人,波斯人很重用他们。这些俘虏有不少定居于希拉王国,这也可能就是希拉的基督教的来源,并加剧了阿拉伯半岛原有的古老的一神论与多神论的矛盾。

爱萨西奈王国和波斯王国一样,东罗马帝国为扩充在阿拉伯半岛势力于公元529年任命哈利恩.查白拉为叙利亚的阿拉伯各部落的首领,并赠他一等封号,这种封号仅次于皇帝,他是信雅各教派的基督教徒,也是雅各教派教堂的保护者。

公元613年—公元614年波斯人进攻东罗马后,占领了耶路撒冷及大马士革,从此爱萨西奈便渐渐地衰落下去,当伊斯兰教人征服了叙利亚后,爱萨西奈的最后一位国王查白拉.艾伊罕投降并信奉了伊斯兰教,随后赴麦加朝圣地,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当我们将半岛古代的北部国家叙述到此时,我们将回顾一下半岛南部的古代国家。

前面几章已经谈到,人类文明的发源地虽然是半岛北部的苏美尔地区,但是首先闻名于世的却是南方的古代国家,如:赛伯伊.麦因、哈达拉毛和盖特班。从历史的时间顺序来讲,半岛南部的的马因王国可能是也门最古老的国家出现在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630年。在阿拉伯的历史文献中找不到它的记载,甚至在马因所在的地区纳季兰和哈达拉毛之间也没有找到有关史料。马因的名字是在希腊和罗马的文献中提到过(见1874发现的石铭)马因国王位于也门哈达拉毛和奈芝兰之间的大草原上,首都盖尔诺,马因从事商业控制着半岛的南北商道。他们的政治势力远达北方的汉志地区,公元一世纪上半期半岛与西亚的商业掌握在马因和萨巴人手中,这两个国家同出一族,但长期不和睦不仅互相争夺也门地区的霸权,同时也争夺对半岛南北的控制。

半岛南部的古代国家主要有:赛伯伊王国、米奈王国、盖特班王国和哈达拉毛王国。

赛伯伊王朝:赛伯伊王朝的年代大约是公元前750年—公元前115年左右。赛伯伊人是南海的腓尼基人,也是南阿拉比亚家族中最卓越的一个支派,他们最初的故乡赛伯伊是位于也门地区纳季兰的南面。前几章已经谈到远古时期古人从波斯湾乘芦苇船南下,远洋到半岛南部地区及世界各地,形成了半岛南部地区的许多原始部族,腓尼基人是其后裔家族中最卓越的一个支派。他们了解南海的路线、暗礁和港口,熟悉南海难以捉摸的季风,早在公元前1250年间他们就已经独占南海的贸易,并开辟了从也门到半岛北方叙利亚的三条陆路商道。即沿半岛西岸北行经过麦加和皮特拉,在陆路的北端分为三条支路:一条到埃及;一条到叙利亚;一条到美索不达米亚。到叙利亚去的支路可以直达地中海的港口加沙。

赛伯伊王朝的全盛时代是把霸权扩展到整个南部半岛,米奈王朝也变成了其附属国,首都西尔瓦哈位于马里卜的西面。

米奈王朝:米奈王朝大约自公元前700年继续到公元前300年,米奈王国位于也门的焦夫一带,昌盛时期包括了南阿拉比亚的最大部分,它的首都盖尔诺(现今的麦因)。在焦夫的南面萨那的东北,宗教的首府是叶西勒(现今的伯拉基什)也在焦夫的南面在马里卜的西北。

除米奈王国和赛伯伊王国外,在这个地区还兴起了另外两个王国:盖特班王国和哈达拉毛王国。

盖特班王国位于亚丁的东面,定都于台木奈尔(现今的库哈兰)建国约自公元前400年至浅50年。

哈达拉毛王国位于现今的哈达拉毛地区,定都于沙卜瓦,古文献里的赛波台建国于公元前500年—前100年末,这些王国往往在赛伯伊王国和米奈王国的霸权下生活,它们的铭文在北阿拉比亚和埃塞俄比亚出土,它们的历史很少为史学家们所了解。

自公元前115年以后,整个半岛南部已归附于从西南高地来的西木叶尔人。这个时期的文明也被称为西木叶尔文明,西木叶尔的国运从公元前115年—公元300年建都于乎法尔,乎法尔曾取代了赛伯伊人的马里卜和米奈认得盖尔诺。西木叶尔的国王是克里伯.伊勒.瓦塔尔。

西亚奈伯特王国:早在公元前600年,奈伯特部落即已经定居于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南部,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阿拉伯王国。奈伯特首都皮特拉位于干燥的高原,海拔3000英尺,到了公元前400年末皮特拉城已经发展成为也门、埃及和伊拉克之间的骆驼商队的中心,控制西亚商队达400年之久,奈伯特人因而致富。

奈伯特王国灭亡后,西亚出现了台德木尔王国,建都于巴尔米拉城邦。巴尔米拉城位于大马士革东北150英里的的霍姆斯附近,在大马士革与幼发拉底河之间,是沟通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贸易通道。按照阿拉伯人的说法,台德木尔本是阿拉伯城,被罗马人统治400年后才被阿拉伯著名大将哈立德收复回到阿拉伯人的手中。

伊斯兰教以前的希贾兹

希贾兹地区位于南方的也门与北方的奈伯特之间,在公元前先后属于也门的马因、萨巴和西木叶尔诸王国的的势力范围,同时北方的奈伯特人也曾将自己的势力从皮特拉扩张到希贾兹地区,希贾兹也深受奈伯特的宗教和语言上的影响。

希贾兹又介于东方的纳季德高原和西方的帖哈麦低地之间是一个不毛之地。其中三个城市是值得夸耀的:麦加、麦地纳和塔伊夫。

麦加位于希贾兹南部的帖哈麦,与红海相距48英里,在一个狭长的山谷之中。麦加在古代就早已经成为一个宗教中心了。麦加城内有一座神庙称为“立方体”,旧译为“天方”据传说:“克尔白”是阿丹依照天上的原型而建筑的。“大洪水”后的4000年前伊布拉欣(亚伯拉罕)和其子易司马仪重建一次,相传在易司马仪重建“克尔白”的时候,天神迦伯利把玄石递给他,那块玄石现在仍然潜在“克尔白”的东南隅上。在朝觐的典礼中人们都要抚摩它,“克尔白”建成后的管理权原来是在易司马仪的子孙中,随着时间的变迁,后来骄傲的祝尔胡木人和崇拜偶像的胡扎人,把克尔白据为己有。后来发展成为阿拉伯全体部落的神庙。阿拉伯半岛共有360个部落,每一个部落都把本族的神灵供奉在“克尔白”神庙里,其中有人像、还有兀鹰、树干、石块等。伊斯兰教兴起后,先知穆罕默德光复麦加后,将“克尔白”神庙的偶像全部捣毁,保存了黑石,从此“克尔白”成为全世界穆斯林崇拜的圣地。古来氏人在麦加接续了古代的易司马仪世系,虽然多神教和拜物教在麦加等地占有一席之地,但作为阿拉伯半岛一神教信仰中心的麦加,在阿拉伯各部族的心中是根深蒂固的。一神教和多神教及拜物教交融在半岛之中,安拉(ALLAH ALILAH 上帝)虽然是麦加的首要神灵,但不是唯一的神灵,这个名称是从古代演变而来的,安拉即是旧约书中耶和华,又是美索不达米亚闪米特部落所崇拜的亚神,也是古老的苏美尔人所崇拜的恩奇之神。两河流域的“独一神” “亚”或 “恩奇”传到了叙利亚,在叙利亚的温木只马勒地方,发现的阿拉伯语铭文里上帝的名称也是HALLAH,这个铭文是基督徒在公元600年时所刻的。而在南方乌拉发现的米奈铭文和赛伯伊铭文里也都有这个名称,而在公元前500年所发现的列哈彦的铭文里,这个名称屡次出现,写法是:HLH,而列哈彦显然是从叙利亚获得这个神灵。列哈彦曾经是阿拉比亚信仰中心,从以上铭文分析中得知,安拉这个独一神灵的信仰自古以来就在阿拉伯半岛根深蒂固地传接着。尽管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叫法,但它们都是指同一个意思即独一神 “安拉”。希贾兹地区的麦加和麦地纳等,后来成为以独一神为宗旨的伊斯兰教圣地也就不足为奇了。

麦地纳:在麦加以北300英里,气候和土质都胜过麦加,位于也门到叙利亚古商道之间。这个城市以农业为中心,是以两个犹太化的安拉比亚部族和阿拉马部族为中心,以及阿拉伯人组成的城市。这里有伊斯兰历史上第一座清真寺—库巴清真寺。

塔伊夫:在麦加东南70英里,海拔6000英尺,是麦加到也门的必经之地。有平原、高地和森林,气候温和,土壤肥沃,水源丰富,以农作物为主供应麦加等城市的需要。塔伊夫全城都是果园,故称为“一小块叙利亚土地”,过去和现在都是麦加的贵族避暑的胜地。塔伊夫居民塞基夫族,也可以统称为北方的盖斯族,有来自也门的西木叶尔人以及来自麦加的古来氏人,古来氏贵族在塔伊夫占有不少田庄和园林,有着较为频繁的财务与贸易上的交往。

希贾兹地区三城市麦加、麦地纳、塔伊夫的概况,使我们对希贾兹有了这样一个大概的认识:在伊斯兰教之前希贾兹在文化上、宗教上以及物质上都受到了许多方面的影响。来自波斯、叙利亚、阿比西尼亚以及拜占庭等国,通过加萨尼、莱赫米、也门三个途径而传入的。远古时期的两河流域的“一神论”的影响在希贾兹各部族中已是根深蒂固了。这一点已从4000年前伊布拉欣父子重修麦加神庙—克尔白,及独一神安拉是麦加地区各部族所崇拜的主要神灵可以得到证实。

虽然基督教在纳季兰找到一个立足点,犹太教也在希贾兹和也门有一定的势力,但这两个宗教对于阿拉伯人民的传统信仰(即信仰和崇拜独一神安拉)似乎没有什麽影响,然而半岛上的陈腐的拜物教有所抬头,但它们又不能满足人民的精神上的需求。在穆罕默德履行使命之前的一百年期间,阿拉伯半岛传统的一神教如何适用当时文明的发展,以及满足人民精神上的需求已成为当务之急。一个排在世界前100位名人之首的穆罕默德,陆续传达了安拉颁降的旨谕《古兰经》,凭借这部天经穆罕默德开创了中世纪震惊世界的伊斯兰帝国。从而奠定了伊斯兰教发展的基础,推动了欧洲文明的进程,从而也推动了世界文明的发展。

第三篇

伊斯兰教的兴起及世界几大宗教和国家的概况

在我们和读者共同进入伊斯兰教的兴起及世界宗教概况之前,让我们和读者共同了解一下有关人类宗教的概况:

宗教 伊斯兰教 穆斯林

一 宗教:宗教一词来源于拉丁文RELIGARE,英文为RELI—GION,最初意为:捆绑在一起。

近代宗教的意思是“人们对灵性存在的感悟”。人们在崇拜时他们的感悟是:左侧是地狱,右侧是天堂。因此,近代宗教一词的意义是:人在神灵前颇感惊恐与敬畏。

宗教有两层含义:1宗教可成为“敏拉(MILLAT)”含义是信条和礼仪

2宗教也可称为“迪尼(DEEN)”

含义是生活方式

现代人理解的宗教含义往往是某一宗教的信条和礼仪,如信仰什麽神、礼仪中规定的各种形式等。

阿拉伯两河流域地区的考古发掘和历史文献的研究成果,证明了史前人类宗教信仰的含义是:以“迪尼(DEEN)”即生活方式为主的,古人的宗教信仰已成为他们的主要生活方式之一。阿拉伯地区的考古发掘中,堪称世界上最早的文字记载—乌鲁克第四王朝时期被发现的文书。文书是用削尖的芦杆刻划在水泥板上的,其内容主要是向独一神献祭牲畜的头数,证明了古代人向神献祭牲畜是古人宗教信仰的重要表达形式之一;也代表了他们的重要生活方式(因为古时人类还没较大的活动范围)。

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人类的宗教信仰也产生了分歧,同时对宗教的理解和信仰也有所不同。有的宗教只注重其信条和礼仪,而忽略了人类社会在生活中对宗教的需求。伊斯兰教在穆斯林的生活中,已成为重要的生活方式,《古兰经》的指导已融汇在穆斯林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宗教在生活中的体现,对人们的信仰起着重要的作用。

在全世界60亿人口中,有48亿人信仰宗教,占总人口的4/5,可见人们对宗教信仰的需要是非常重要的。

伊斯兰教是自有人类以来对独一神信仰的继续和发展,作为“一神论”宗教的名称—伊斯兰:是人类在“一神论”宗教信仰的宗旨下,经过了近6000年文明的发展后于公元6世纪(距今1400年左右),由穆罕默德先知在传达真主的旨意《古兰经》中最后一章确定其名称的。伊斯兰是真主赐予的名称,《古兰经》在第5章第3节指出:“今天我以为你们成全你们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赐予你们的恩典,并选择伊斯兰作为你们的宗教。”伊斯兰教是普世性的宗教,分布于世界的各个角落,有穆斯林人口的国家共有120个,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有57个,而有的国家有为数不少的穆斯林,如前苏联有五千万穆斯林;印度有八千万穆斯林;中国则有两千万穆斯林。

伊斯兰教的普世性为伊斯兰教在全世界的发展打下了雄厚的基础。

二 伊斯兰

伊斯兰有两层含义:1是“色兰(SALAM)”指安宁

2是顺从的意思

伊斯兰的意思就是:通过顺从真主的旨意和格守着真主的戒律而获得内心的安宁和社会和平,伊斯兰教就是无条件地顺从真主的宗教。

三 穆斯林

穆斯林是自愿顺从真主旨意的人,在顺从安拉旨意这层意义上讲,任何信仰独一神安拉并行善的人都是穆斯林。

穆斯林信仰伊斯兰并非信仰一种新的宗教,因为所有的先知如从阿丹、努海、穆萨、尔萨到穆罕默德等先知都宣讲的是伊斯兰。

至圣穆罕默德传达了真主颁降给人类的最后一部经典---《古兰经》是人类一切活动的指南,也是真主给人类的最大恩惠。穆罕默德至圣身体力行的完成了真主的使命,继承和发扬了伊斯兰教。

《古兰经》使我们知道了人类如何了解真主?了解真主有哪些方式?“天启”在了解真主中的重要性,这些问题我们都可以在《古兰经》中悟出一些道理。

人被创造出来之后就要去了解真主,人有一种天生的或纯自然的倾向—承认造物主并崇拜造物主,这种天生固有的本能,使每个人都能感知到造物主的存在,并具有理解是与非的能力,当人们处于压抑、危险和逆境时,发自内心的向真主祈求帮助和需要。因此,先知在宣讲宗教时,如伊布拉欣向当时的人们宣讲真主时,他只简略地说道:“难道对于真主还会有什麽可怀疑的吗?无疑它是正确的。”

在伊斯兰教的教义中强调知识与理性的重要性。

《古兰经》劝告人们去追求知识;劝告人们要去观察整个宇宙,以及大自然与其万物之间存在的生态环境上的微妙平衡,这一切都为造物主的存在提供了深刻的例证,并且这些万物都是真主存在及其神圣德行的明证。对于那些深入思考的人们来说,所有这一切都是真主存在的明确迹象。

天启的作用

作为现代人对于天启的作用似乎缺少深刻的认识,因为目前人们掌握的知识是几千年来人类知识的总和,而人类知识的每一次升华都离不开天启,从原始的石器到陶器到青铜、铁、合金、工业技术、航天飞行等,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及人类自古以来所接受的经典,有阿丹时期的21卷;努海圣人的经典;穆萨时期的《讨拉特》;尔撒时期的《引支勒》以及至圣穆罕默德时期的《古兰经》。人类始终在启示进化律中发展,宗教也是在启示进化律中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进化的,启示是了解真主的关键途径之一。

自有人类以来,宗教一直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兴衰,人类宗教的进化与文明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宗教的意义使人类的认识更加深化,自古以来人们一直在宗教的启示进化中,从深层不断地去追寻、探索宇宙的奥秘和生命的来源与意义。这深层次的思考构成了人类的精神凝聚之源,同时也构成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奥妙无穷的宇宙构成了现实世界同时也构成了我们的生活的范畴,人类生活在一个永远探索不完的生活空间之中,在科学技术和文化高度发展的今天,宗教成为人类精神世界的强大力量,并保持着旺盛的势头。据20世纪90年代统计,全世界50亿人口中有30多亿人信仰不同的宗教:

基督教有15亿人分布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伊斯兰教有8亿多人分布在172个国家和地区;

印度教约有7亿多人主要在印度;

佛教约有3亿多人分布在印度、东南亚和中国等地;

其它公开和秘密的宗教人数无法统计。

宗教至今为什麽还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这是古今中外学者们长期争论不完的话题。

在当今高科技发达的国家,如美国在3亿人口中有80%以上的人信仰基督教,从总统到平民其中不乏许多有知识的人,包括科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银行家、政界文艺界知名人士。人们不禁要问,宗教存在的价值是什麽呢?宗教的真正意义何在?如果人类缺少了宗教信仰,人类的将来会发展成什麽样子?

近几百年来人类的文明史告诉我们,人们在心灵深处对神灵的崇拜与敬畏,给人类带来的和谐与安宁是任何教育阶段所不及的。在人类文明史发展过程中,没有神的世界几乎是不可理喻的,当代民间至今仍存留的宗教信仰就是最充分的例证及资料。信仰是人们精神上的主要源泉并使人和生命相谐和,人和社会以至于宇宙相谐和。

宗教居于人类精神整体中的深层。

宗教深层次的研究,对了解人类的过去和指导人类的将来有着主要的意义。

面对社会的压力和诱惑,个人的弱点有可能压倒我们天生的承认真主、崇拜真主的倾向,科学技术的进步,物质产品的丰富,精神消遣的多样性,使人类的道德、伦理、信仰经受着严重的考验。古人所重视的问题如人类从何而来?造化的目的?以及死后复生等问题在现实代人们的生活中似乎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研究宗教、研究历史、研究人类远古时期的虔诚信仰,将使人们更了解宗教信仰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的重要作用。

第一章 穆罕默德与伊斯兰政权建立

公元570年穆罕默德诞生于麦加,穆罕默德这一历史伟人诞生在一个人类历史上发展的重大变革时期,他将担负着一个什麽样的重大历史使命?

让我们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分析,第一篇中我们已了解

到,人类最古老的文明起源于两河流域。人类最远古时期的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地进步,都已从两河流域出土的大量考古文物中得到证实。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在近两百年的考察研究中发现两河流域的历史虽然在不断的变化,而伴随着人类这些古代部族和国家对独一神的信仰和崇拜却始终没有改变。历史研究证明,麦加的克尔白圣地是自远古时期就有的,根据伊斯兰教的传说,克尔白是阿丹依照天上的原型而建筑的,“大洪水”之后伊布拉欣和其子易司马仪又重建一次,克尔白的管理权从易司马仪子孙的手里传到了古来氏族人手里,后来到了崇拜偶像的祝尔胡木人手里。随着两河流域多神论的发展,麦加克尔白独一神的神庙里又多了许多神像,“胡伯勒”偶像是阿莱尔、伊本、鲁哈文,从两河流域传入到麦加的,“胡伯勒”这个名称是有着阿拉马语血统的。“胡伯勒”具有人的形象,旁边安放卜算的神签。麦加是因宗教信仰的发展而建立的,在托勒密的书里,麦加这个名称为麦科赖(MACORABA)意为圣地的意思。远古时期麦加早已成为当时一个地区的宗教中心了。

“独一神”论的信仰在阿拉伯半岛的各民族中为什麽具有根深蒂固的影响?这已成为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长期研究的课题。近二百年的研究证明,半岛内独一神论的信仰往往伴随者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所出现的不同的指导经典,如:传说中的阿丹时期的21卷经典(距今7500年左右)在古代的部族中指导人类信仰、生活和一切活动;姆萨时期的讨拉特(旧约)(距今3200年);尔撒时期的《引支勒》(新约)(距今2000年);以及穆罕默德时期的《古兰经》(距今1400年)。伴随着经典的颁降,在阿拉伯半岛的一长串圣人的名单中,穆罕默德是最后一位圣人,也是封顶圣人。这一传说概念在阿拉伯半岛的各族人民中已深入人心,任何歪理邪念都改变不了他们,这也是在麦地那圣地被篡改《旧约》而成立的犹太教和被篡改《新约》而成立的基督教,不能够改变阿拉伯半岛各民族对独一神论的传统信仰的真正原因;同时也是穆罕默德能在短短的23年的时间里,将一盘散沙的半岛各部族统一到以独一神为宗旨的伊斯兰教旗帜下的根本原因。

生产力的发展加剧了人类的活动、交通、能源、军事、经济、思想、和文化的频繁交流。指导人类一切活动指南的经典出现在穆罕默德诞生的时代,历史的使命落在穆罕默德的身上。让我们了解一下这一历史伟人不平凡的生平:

穆罕默德于公元570年3月诞生在麦加,这一年正是埃塞俄比亚人率象军进攻麦加遭惨败,史称“象年”。穆罕默德还没有出生,父亲阿卜杜拉在赴叙利亚经商的归途中病故,而母亲又在他六岁时也不幸病故,祖父担负了抚养穆罕默德的责任。8岁时祖父病故,伯父艾布塔里卜又担负起这个孤儿的责任。穆罕默德随着伯父奔走谋生,12岁时就随往叙利亚经商。他15岁时就目睹了古来氏族中的两个兄弟族之间的争斗,20岁时参加了古来氏贵族所召开的联席会议,消除部落分歧走向部落联合。25岁时穆罕默德与麦加富孀海底彻结婚,当时海底彻已经40岁。海底彻在精神方面给予穆罕默德以巨大安慰和鼓励,在物质方面用她的家资支持他,使他能够全力倾注于他的事业。婚后穆罕默德在管理商务的同时,也进一步认清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对人生对社会地思考、人间的不平之事和各种贪婪残暴使他对人生对社会产生了深刻地思考。他逐渐摆脱了繁忙的商业事务,选择了麦加附近的一个清净的小山洞—希拉山洞,经常在那里长时间地静坐深思。40岁时他宣称奉到安拉的使命:把人类引导于真主之道《古兰经》,第九十六章的第一至五节是他宣布的首次启示:“你当奉你的能创造的主的铭文而宣读:他曾用血块创造人,你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他曾教人用笔写字和人们所未知。”

穆罕默德宣布奉使命发生于公元610年伊历9月(斋月)27日或28日的夜间,《古兰经》称此夜为“尊贵之夜”—盖德尔之夜。初期穆罕默德经过三年的秘密传教后,根据当时的社会情况改为公开传教,得到了广大贫困阶层的支持。公元620年穆罕默德将传教的对象转向麦加以外的各个部族,最后穆罕默德从麦加迁都叶斯里伯,即后来的麦地那圣城。先知在麦地那奠定了建立伊斯兰教政权的基础,经过几年艰苦奋斗,在穆罕默德的领导下穆斯林驱逐了挑拨离间的麦地纳的犹太人,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穆罕默德根据当时的社会形势所制定纲领,最大限度地团结了阿拉伯半岛的各族人民,统一在独一神论的宗旨下,在大众生活中坚持了伊斯兰教的原则。在政治和宗教上的统一思想取代了阿拉伯半岛上自古以来分散的孤立的部落思想,伊斯兰教的法律制裁取代了自古以来的血亲复仇。部落时代对克尔白的朝拜已成为阿拉伯的共同行为,“朝觐”已成为全体穆斯林的宗教仪式。

公元632年3月穆罕默德亲自领导了一次朝圣,并发表演说史称“辞朝”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