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简史(一)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8-31) 网络资料 1893 0
儒学简史(一)   狭义上讲,儒学可以认为是儒家的学说。然而,儒家思想几乎贯穿了整个中
国文明史,并始终起着主导性或非常重要的作用。从广义上,如果考虑到儒
学的缘起,发展的背景等,讨论儒学实际上可以说是在讨论儒教、儒文明-
-中国文明。自觉或不自觉,公开地或隐含地,儒学一直是整个中国文明的
主干。所谓儒学的复兴通常是指,在某一时期,人们把儒学明确地提出来,
摆在一个崇高或重要的位置来讨论,常常这也是儒学快速发展进步的时候。
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而最近的两次则是19世纪末和21世
纪初--即现在。   在19世纪末,曾有一个短暂的时期,一部分人开始重新审视和重视儒学,但
这仅仅起了个头,很快就被众多的其他外来(中国文明之外)思想运动、混
乱的社会运动所湮没。回头看看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中国,洋务运动、维新
运动、宪政运动、新文化运动、科学主义、民族主义、马克思主义,那个苦
难中国的现状是:历史的荣耀、现实的屈辱、缺乏权威与秩序、文化思想混
乱迷茫、社会公共管理缺乏基本保障。儒学只能是依靠传统的力量在默默地
起作用。另一次对儒学的正视就是现在,21世纪初,而这一次是刚刚开头。
但这一次将不同于以往,也许这将是对儒学的最终评判。   儒学、儒文明、儒家文明不是现代文明的主流,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
也不会是主流。非主流并不一定没价值,但却不可能带来主导性的价值。对
于儒文明价值,合理的态度是保持审慎的乐观。   中国文明是现代文明吗?   客观地看,不是。   中国文明可以说是一种近代文明。同样是属于近代文明的还有伊斯兰文明,
基督教文明。近代文明至今仍对全球的人们或则某一大区域的人们有着明显、
持续的影响,但已经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了。   中国文明是伟大的文明,但不是最伟大的。当今的现代文明只有一个,是全
球化的。讨论中国文明,中国文化,儒家文化思想,应该站在现代全球文明
的基础上向回看。   今天看来,现代文明已经只有一个了,就是全球文明,人类的文明。大约说
来,可以认为从1900年开始,全球的三大近代文明: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
明和中国文明已经表现出不可逆转的衰退趋势,现代的全球文明已经开始成
为主导,现代全球文明仍然在不断的发展中,并不断地在融合传统的三大近
代文明。这种融合过程现在仍然在继续。   正是由于近代文明还不够强大,所以,从公元800年到1900年这1100年中,
三个近代文明才得以在地球上各自相对独立地同时发展。但是现代文明的最
初直接起源则是主要来自于基督教文明中的西方天主教世界,差不多从公元
1500年开始的宗教改革运动,以及这一时期前后的“文艺复兴”可以看作是
现代文明最初起源的标志。   现代文明之前,三个近代文明在差不多1000年的时间中,各自都在持续、基
本稳定地向前不断发展,相互之间有影响,但并没有哪一个文明表现出特别
的明显优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近代文明都还不够强大,相对而言地球的自
然环境力量反而显得更为强大。其实,直到今天,从大的时间跨度上看,这
三大近代文明的发展仍然是合理、正常和稳定的。   然而,现代文明则不同。到1800年,现代文明终于渡过了她脆弱、艰难的幼
儿期,从此,相对于近代文明,现代文明开始了不可逆转的、爆炸式的迅猛
发展,开始扫荡仍具主导地位的近代文明。   现代文明主要起源于基督教文明,这从现在并看不出具有十分充分的必然性。
同样,现代文明没有从伊斯兰文明和中国文明中起源,也看不到充分的证据
表明是这两个近代文明自身的问题。   实际上,现代文明对三个近代文明的冲击是同样猛烈和致命性的。三个近代
文明都各自强烈地感受到了这种冲击和自身危机。而一些更为弱小的局部文
明在这种冲击下,在产生文明的自我意识之前就已经被彻底抹去了。   如今,面对现代文明,三个近代文明最佳的应对就是找到自己相对现代文明
具有互补的价值、相容的价值,并尽可能快和早地融入到现代文明中去。在
这个过程中三个近代文明的进度并不尽相同,但直至今日,也没有看到具有
决定性的差异。其实,整个人类或者过去的局部文明发展一直就是不断地否
定、继承和创新。只是,如今,现代文明的力量太强大了,一个地球上已经
容不下两个相对独立的文明了。   因此,对于中国文明,中国人应该保持适度的喜悦。   儒学作为一种近代文明,也曾有过其辉煌,事实上在现代文明之前,儒学主
导了整个东亚文明--整个全球文明的三分之一。但毕竟历史已经翻过了近
代文明这一页,今天当我们再重新审视儒学时,首先要确定的一个问题就是
我们站在怎样的基础上来看待儒学,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审视儒学。这里有
两个选择:一是站在儒学自身的根基上,采用儒学自身的方法来研究儒学,
实际上整个儒学的发展就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另一个选择就是以现代文明
的根基为根基,以现代文明的方法论来研究儒学。   基点和方法的不同将导致完全不同的结论。这里对儒学的探讨采用后者为根
基和方法。理由很简单,如果我们完全采用儒学的框架来研究现代文明,我
们会发现许多现代文明的基本现象用儒学很难解释,还有许多现象已经超出
了儒学的视野。但是,在现代文明的框架下来研究儒学,却可以给出完全的
解释,至少是没有明显的缺失,并且是自洽的。   这里我们并不想对儒文明和现代文明有任何先入的偏见。现代文明毕竟不是
直接起源和继承于儒文明。研究中国文明与文化而不采用中国文明的方法,
这样的结论还是纯粹的中国文化吗?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从现代文明的角度
来看,视角与方法的选择是一个信仰问题,没有对错,但必须选择。而从实
用主义、实证主义的角度,选择现代文明为基础来研究儒文明是明智之举。   现代文明的根基是理性、逻辑和形而上学,现代文明主要包括三方面,最先
发展,也是最基础的就是科学技术,另外两方面则是现代的社会制度与现代
的宗教信仰。现代文明是从近代文明中蜕变出来的,现代文明的直接起源是
基督教文明中的新教区域。这并不暗示新教比天主教、东正教更接近现代文
明,实际上这主要归于新教更好的宽容性,相对而言,新教对于信仰之外的
事务更少地干预和强加自己的影响力,比如,在世俗社会的管理、制度,经
济生产、发展等方面。正是新教的宽容性,使得现代文明顺利地度过了其婴
儿期。新教的宽容性一定程度是由于新教自身的弱小带来的,因为新教刚从
强大的天主教区域的外围边缘产生不久。   儒文明是一种近代文明,并且是近代文明中与现代文明距离最远的。因此现
代文明对儒文明的研究和理解也是最不深入和彻底的。对于儒文明的基础和
发展方法,现代文明已经表明是不符合理性和不可取的。然而,儒文明的一
些观点和结论,在现代文明看来却是正确的,并且现代文明为这些观点和结
论建立了坚实的理论和科学基础。这看起来似乎有殊途同归的效果,区别却
在于,现代文明所论证了的观点和结论具有更坚实的客观基础,这一点上儒
文明却不能。   相对比于现代文明,儒文明要简单和直接很多。因此,对于一些问题可以先
采用儒文明的方法得出候选的结论,而最终的结论则由现代文明的方法来论
证得出。这至少是儒文明的现实价值之一,一种非主导的辅助价值。   总体上看,儒文明是一种经验主义和信仰的混合,类比是儒文明最重要的方
法论。通常来讲,儒文明长于从整体上、从大概率上来谈论问题,而弱于理
性、精细和形而上学。在一定意义上,这些是近代文明的通性,只是儒文明
在这方面走得更远,更成熟也更完善而复杂。经验主义的结论常常是概率上
正确的,它并不能保证一定正确,而是大多数时候是正确的。现代文明看来,
类比并不总可靠,有些时候仅仅是想当然。对于认知、技能,社会管理、制
度,伦理道德等方面,儒文明中常常并不明确区分,而是用统一的方式去理
解、解释和处理。相比起来,现代文明在处理复杂问题时常常采用分而治之
的方法。   总之,儒文明在其根基和方法论方面是存在严重缺陷的。在科学技术领域,
儒文明可取之处并不多,相对而言,在理性难以企及,或是目前还难以企及
的领域,儒文明体现出更多的现实的价值。让我们看看现代文明的方式:在
理性和现代理论已经完善发展的领域,不考虑其他方法;在理性未企及的领
域,首选经验的方法;既无理论又无经验时,采用直觉和传统。所谓直觉和
传统事实上就是近代文明的残缺遗存。   儒文明几乎是从人类文明的启蒙,一直发展到近代文明,几乎保持了其连贯
和一致。这基本可以涵盖从公元前1800年到公元1800年的跨度。从现代文明
的角度来看,儒文明这3600年的发展基本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回顾儒文明
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近代文明是如何一点一滴、一步一步发展与积累
起来的,从中可以感到人类文明发展的艰辛、执着与幸运,从中也可以深深
感到一种文明的厚重。   儒这个名称大约开始于公元前500年,之前的中国文明可以称之为儒前文明,
儒的思想并不是凭空出世的,而是对传统的继承发展而来的。因此这里我们
用儒文明来称谓整个中国文明的主体,注意是主体。在儒家思想中,特别关
注的是社会价值、伦理道德和社会礼仪,并特别热衷于在这些方面提出自己
的看法、取舍和褒贬,在这一点上,在整个儒文明的发展历程中从来没有改
变过。相对而言,对于理性、逻辑以及客观世界方面儒家思想的关注度要弱
一些,这与儒学的目的是相关的。儒学的目的就是建立起一套行为规范和其
背后的思想原则,当个人在群体的社会生活中,在与其他人、周围的环境等
产生作用时,在个人行为选择上能有所遵循;然后就是要让社会中的所有人
都遵循这一行为规范和认同这些思想原则,最终实现整个社会的高度秩序和
可管理。这一目标也是始终没有改变过。   从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角度来看,儒家之所以关注社会价值、伦理道德以
致信仰等方面的终极原因都是为了建立社会秩序,方便社会管理。儒家思想
和儒家学说一直在自觉和不自觉地利用信息(知识)在整个社会大众中分布
的不均衡、不全面,常常还会自觉地维持和加强这种信息的不均衡、不全面
现象。这个方向极端一些就是所谓的愚民政策。儒家的不少思想、理论、论
断等,其正确性都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整个社会大众对知识信息的不均衡、
不对等的拥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就是儒家社会的普遍现实,
而那些劳心者在有选择地向劳力者推销一部份知识,同时又极力阻止劳力者
获得另一些知识。这也是在儒文明的社会中,顺民是主流的原因。顺民不是
天生的,是被培养、耳濡目染出来的。   自由思想,思维无禁区,这是现代文明的起因。近代文明对于自由思想都是
有所禁忌的,是有限制的。在西欧,基督教世界的中世纪,这种限制是明显
的、自觉的,所有不符合基督教传统的异端学说是被严厉禁止的。在儒文明
中这种对自由思想的限制是同样存在的,但却更隐蔽,事实上儒文明对自由
思想的限制常常是自发的、无意识的、习惯性的,是融在了儒文明的骨髓根
基里的,这种限制也许表现得没那么极端、严厉,但却和儒文明几乎是不可
分离的。儒文明异乎寻常地重视传统,而自由思想常常是有悖传统的,在儒
文明的传统中,这样的异端学说常常是刚刚萌芽就被人们自觉放弃了。这也
许是现代文明很难从儒文明中产生的原因之一吧。   基督教文明对于自由思想是完全不容忍的,采用的是极端、暴力的对抗的手
段。当基督教文明衰败时,其控制力减弱,从而现代文明在其内部不可逆转
地崛起。儒文明对于自由思想表面上不那么极端,但却会制造一种氛围,在
这样的环境中,自由思想被窒息而自发地消亡掉。儒文明最终没有被其内部
的异端所颠覆,但却被现代文明从外部所击败。   我们已经提到,一些儒家思想的正确性是以社会大众对知识掌握的不均衡,
不全面为基础的。现代社会在信息传播的手段和效率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
化,特别是在最近的20多年来。这里所指的信息技术不仅仅是因特网,还包
括广播、报纸、杂志、书籍、电视、电影,甚至广告传媒等,最后就是交通
运输和人员的流动,大批量人员的远距离流动是人类社会在信息传播上最原
始、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在中国,在最近的20多年来,上述的现象又显得特
别突出,这已经使得中国的大众在信息知识的掌握上有了很大的改善,不均
衡的现象已有所改善。这在客观上使得一些儒家思想的正确性在下降。   自由思想和社会大众信息知识掌握的均衡将导致社会管理的难度增加,但这
样社会一经达成秩序与可管理,也具有更强的稳定性。以国别来看当今的世
界,在社会大众对信息知识掌握的均衡性上,西欧的一些国家最好,其次是
美国、澳大利亚等,中国目前大概能挤入第三等级,之后还能分出四、五等
级来。   总之,从现代文明的角度来看儒文明,可以有三点结论:首先,儒文明并不
神秘,它的产生、形成、发展和最后的衰败都是可以得到合理解释的;其次,
儒文明对于现代文明仍然是有其独特的价值的,但这个价值对于现代文明来
说绝不是主导性的;最后,作为一种近代文明,儒文明中有许多内容是过时
的,还有不少的内容是不合理、无合理依据甚至是错误的,这些内容不是少
数,达到甚至超过儒文明整体的一半。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