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 录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7-24) 网络资料 3251 0


     橘   录      

南宋  韩彦直 著


橘录目次
 
橘录序
橘录卷上
真    柑
生 枝 柑
海 红 柑
洞 庭 柑
朱    柑
金    柑
木    柑
甜    柑
橙    子
橘录卷中
黄    橘
塌    橘
包    橘
绵    橘
沙    橘
荔 枝 橘
软条穿沙
油    橘
绿    橘
乳    橘
金    橘
自 然 橘
早 黄 橘
冻    橘
朱    栾
香    栾
香    圆
枸    橘
橘录卷下
种    治
始    栽
培    植
去    病
浇    灌
采    摘
收    藏
制    治
入    药


橘录序
    橘出温郡。最多种。柑乃其别种。柑自别为八种。橘又自别为十四种。橙子之属类橘者。又自别为五种。合二十有七种。而乳柑推第一。故温人谓乳柑为真柑 。意谓他种皆若假设者。而独真柑为柑耳。然橘也出苏州、台州,西出荆州。而南出闽、广数十州。皆木橘耳。已不敢与温橘齿。矧敢与真柑争高下耶。且温四邑俱种柑。而出泥山者又杰然推第一。泥山盖平阳一孤屿。大都块土。不过覆釜。其旁地广袤只三、二里许。无连岗阴壑。非有佳风气之所淫渍郁烝。出三、二里外。其香味辄益远益不逮。夫物理何可考耶。或曰。温并海。地斥卤。宜橘与柑。而泥山特斥卤佳处。物生其中。故独与他异。予颇不然其说。夫姑苏、丹丘与七闽 、两广之地。往往多并海斥卤。何独温。而又岂无三、二里得斥卤佳处如泥山者。自屈原、司马迁、李衡、潘岳、王羲之、谢惠连、韦应物辈。皆尝言吴楚间出者。而未尝及温。温最晚出。晚出而群橘尽废。物之变化出没。其浩不可靠如此。以予意之。温之学者。繇晋唐间未闻有杰然出而与天下敌者。至□国朝始盛。至于今日。尤号为文物极盛处。岂亦天地光华秀杰不没之气来钟此土。其余英遗液犹被草衣。而泥山偶独得其至美者耶。予北人。平生恨不得见橘著花。然尝从橘舟市橘。亦未见佳者。又安得所谓泥山者啖之。去年秋。把麾此来。得一亲见花而再食其实。以为幸。独故事太守不得出城从远游。无因领客入泥山香林中。泛酒其下。而客乃有遗予泥山者。且曰橘之美当不减荔子。荔子今有谱。得与牡丹、芍药花谱并行。而独未有谱橘者。子爱橘甚。橘若有待于子。不可以辞。予因为之谱。且妄欲自附于欧阳公、蔡公之后。亦有以表见温之学者。足以夸天下。而不独在夫橘尔。淳熙五年十月。延安韩彦直序。

橘录卷上
    按开宝中陈藏器补神农本草书。柑类则有朱柑、乳柑、黄柑、石柑、沙柑。今永嘉所产。实具数品。且增多其目。但名少异耳。凡圃之所植。柑比之橘才十之一二。大抵柑之植立甚难。灌溉锄治少失时。或岁寒霜雪频作。柑之枝头殆无生意。橘则犹故也。得非琼杯玉斝自昔易阙邪。永嘉宰勾君焘有诗声。其诗曰。只须霜一颗。压尽橘千奴。则黄柑位在陆吉上。不待辨而知。

真  柑
    真柑在品类中最贵可珍。其柯木与花实皆异凡木。木多婆娑。叶则纤长茂密。浓阴满地。花时韵特清远。逮结实。颗皆圆正。肤理如泽蜡。始霜之旦。园丁采以献。风味照座。擘之则香雾噀 人。北人未之识者。一见而知其为真柑矣。一名乳柑。谓其味之似乳酪。温四邑之柑。推泥山为最。泥山地不弥一里。所产柑其大不七寸围 。皮薄而味珍。脉不粘瓣。食不留滓 。一颗之核才一二。间有全无者。南塘之柑。比年尤盛。太守燕赏为秋日盛事。前太守参政 李公赏柑之诗曰。忘机白鸟冲船过。堆案黄柑噀手香。侍郎曾公之词曰。满树叶繁枝重。缀青黄百千。皆佳句也。

生枝柑
    生枝柑似真柑。色青而肤粗。形不圆。味似石榴微酸。崔豹古今注曰。甘实形似石榴者为壶柑。疑此类是。乡人以其耐久。留之枝间。俟其味变甘。带叶而折。堆之盘俎。新美可爱。故命名生枝。

海红柑
    海红柑颗极大。有及尺以上围者。皮厚而色红。藏之久而味愈甘。木高二三尺。有生数十颗者。枝重委地亦可爱。是柑可以致远。今都下堆积道旁者。多此种。初因近海。故以海红得名。

洞庭柑
    洞庭柑皮细而味美。比之他柑。韵稍不及。熟最早。藏之至来岁之春。其色如丹。乡人谓其种自洞庭山来。故以得名。东坡洞庭春色赋有曰。命黄头之千奴。卷震泽而与还。翠勺银罂。紫络青纶。物固唯所用。酝酿得宜。真足以佐骚人之清兴耳。

朱  柑
    朱柑类洞庭而大过之。色绝嫣红。味多酸。以刀破之。渍以盐。始可实。园丁云。他柑必接。唯朱柑不用接而成。然乡人不甚珍宠之。宾祭斥不用。

金  柑
    金柑在他柑特小。其大者如钱。小者如龙目。色似金。肌理细莹。圆丹可玩。啖者不削去金衣,若用以渍蜜尤佳。欧阳文忠公,《归田录》载其香清味美,置之樽俎间,光彩灼烁如金弹丸。诚珍果也。都人初不甚贵,其后因温成皇后好食之,由是价重京师。

木  柑
    木柑,类洞庭,少不慧耳。肤理坚顽,瓣大而乏膏液,外强中干,故得名以木。

甜  柑
    甜柑,类洞庭,高大过之,每颗必八瓣,不待霜而黄,比之他柑加甜。柑林未熟之日,是柑最先摘,置之席间,青黄照人,长者先尝之,子弟怀以归,为亲庭寿焉。然是种不多见,治圃者植一株二株焉,故以少为贵。

橙  子
    橙子,木有刺,似朱栾而小。永嘉植之,不若古栝之盛,比年始竞有之。经霜早黄,肤泽可爱,状微有似真柑,但圆正细实非真柑。北人喜把玩之,香气馥馥可以熏袖,可以芼鲜,可以渍蜜,真嘉实也。若真柑则无是二三者。人自珍之,得非瞭然在人耳目者,盖真柑之细耶 !


卷  中
    牛僧孺《幽怪录》:有生异橘者,摘剖之,有四老人焉,其一曰:“橘中之乐,不减商山,恨不能深根固蒂耳。”由是有“橘隐”名。楚屈原作《离骚》,其《橘颂》一章有曰:“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宋谢惠连 《橘赋》亦曰:“园有嘉树,橘柚煌煌。”是以知橘实佳物,昔人所爱慕若此。孔安国曰:“小曰橘,大曰柚。”郭璞亦云:“柚似橙而大于橘。”温无柚而种橙者少,非土所宜也。《本草》载,橘柚味辛,温,无毒。主去胸中瘕热,利水谷,止呕咳。久服通神,轻身长年。陶隐居云:“此言橘皮之功效若此,其实之味甘酸,食之多痰无益。”其说为是。隐居不敢轻注《本草》,盖此类也。陈藏器《补本草》谓;“橘之类有朱橘、乳橘、塌橘、山橘、黄淡子。”今类见之。

黄  橘
    黄橘,状比之柑差扁小,而香雾多于柑。岁雨旸以时。则肌充而味甘。其围四寸。色方青黄时。风味尤胜。过是则香气少减。惟遇黄柑则避舍。置之海红、生枝柑间。未知其孰后先。名之曰千奴。真屈称也。

塌  橘
    塌橘状大而褊。其南枝之向阳者。外绿而心甚红。经春味极甘美。瓣大而多液。其种不常有。特橘之次也。

包  橘
    包橘取其累累然若包聚之义。是橘外薄内盈。隔皮脉瓣可数。有一枝而生五、六颗者。悬之极可爱。然土膏而树壮者多有之。不称[奇] 也。

绵  橘
    绵橘微小。极软美可爱。故以名。圃中间见一、二树。结子复稀。物以罕见为奇。此橘是也。

沙  橘
    沙橘取细而甘美之称。或曰种之沙洲之上。地虚而宜于橘。故其味特珍。然邦人称物之小而甘美者必曰沙。如沙瓜、沙蜜、沙糖之类。特方言耳。

荔枝橘
    荔枝橘多出于横阳 。肤理皱密类荔子。故以取名。横阳与闽接轸。荔子称奇于闽。黄橘擅美于温。故慕而名之。有言橘逾淮为枳。植物岂能变哉。疑似之乱名多此类。

软条穿橘
    软条穿橘。其干弱而条远。结实颇大。皮色光泽。滋味有余。其心虚有瓣。如莲子穿其中。盖接橘之始。以枝之杪者为之。其体性终弱。不可以犯霜。不可以耐久。又名为女儿橘。

油  橘
    油橘皮似以油饰之。中坚而外黑。盖橘之若柤若柚者。擘之而不闻其香。食之而不可于口。是橘之仆奴也。

绿  橘
    绿橘比他柑微小。色绀碧可爱。不待霜。食之味已珍。留之枝间。色不尽变。隆冬采之。生意如新。横阳人家时有之。不常见也。

乳  橘
    乳橘状似乳柑。且极甘芳得名。又名漳橘。其种自漳浦来。皮坚穣多。味绝酸。不与常橘齿。乡人以其颇魁梧。时置之客间。堪与饤座梨相值耳。他日有以乳橘为真柑者。特碔砆之似玉也。

金  橘
    金橘生山径间。比金柑更小。形色颇类。木高不及尺许。结实繁多。取者多至数升。肉瓣不可分。止一核。味不可食。惟宜植之栏槛中。园丁种之以鬻于市。亦名山金柑。周美成词有。露叶烟梢寒色重。攒星低映小珠帘。为是橘作。

自然橘
    自然橘谓以橘子下种。待其长。历十年始作花结实。味甚美。由其本性自然。不杂之人为。故其味全。盖他柑与橘必以柑淡子著土。俟其婆娑作树。以枝接之。为柑为橘为多种。俱非天也。故是橘以自然名之。然十年之计。种之以木。今之辟圃者。多不年岁间。爬其肤以验其枯荣。粪其本以计其久近。谁能迟十年之久以收效耶。是橘名之曰自然。当矣。接木之详。见于下篇。

早黄橘
     早黄橘著花结子比其类独早。秋始半。其心已丹。千头方酸。而早黄橘之微甘已回齿颊矣。王右军帖有曰。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岂是类邪 。

冻  橘
    冻橘。其颗如常橘之半。岁八月。人目为小春。枝头时作细白花。既而橘已黄。千林已尽。乃始傲然冰雪中。著子甚繁。春二、三月始采之。亦可爱。前辈诗有曰。梅柳搀先桃李晚。东风元是一般春。此诗不独咏桃李。物理皆然。

朱  栾
    朱栾颗圆实。皮粗瓣坚。味酸恶。不可食。其大有至尺三、四寸 围者。摘之置几案间。久则其臭如兰。是品虽不足珍。然作花绝香。乡人拾其英烝 香。取其核为种。析其皮入药。最有补于时。其详具见下篇。

香  栾
    香栾大于朱栾。形圆色红。芳馨可玩。

香  圆
    香圆木似朱栾。叶尖长。枝间有刺。植之近水乃生。其长如瓜 。有及一尺四五寸者。清香袭人。横阳多有之。土人置之明窗净几间。颇可赏玩。酒阑并刀破之。盖不减新橙也。叶可以药病。

枸  橘
    枸橘色青气烈。小者似枳实 。大者似枳壳。能治逆气、心胸痹痛、中风便血。医家多用之。
橘录卷中

橘录卷下
种  治

    柑橘宜斥卤之地。四邑皆距江海不十里。凡圃之近涂泥者。实大而繁。味尤珍。耐久不损。名曰涂柑。贩而远适者。遇涂柑则争售。方种时。高者畦垄。沟而泄水。每株相去七、八尺。岁四锄之。薙尽草。冬月以河泥壅其根。夏时更溉以粪壤。其叶沃而实繁者。斯为园丁之良。

始  栽
    始取朱栾核洗净。下肥土中。一年而长。名曰柑淡。其根荄簇簇然。明年移而疏之。又一年木大如小儿之拳。遇春月乃接。取诸柑之佳与橘之美者。经年向阳之枝以为贴。去地尺余。细锯截之。剔其皮。两枝对接。勿动摇其根。拨掬土实其中以防水。蒻护其外。麻束之。缓急高下俱得所。以候地气之应。接树之法。载之四时纂要中。是盖老圃者能之。工之良者挥斤之间。气质随异。无不活者。过时而不接。则花实复为朱栾。人力之有参于造化每如此。

培  植
    树高及二、三尺许。剪其最下命根。以瓦片抵之。安于土。杂以肥泥实筑之。始发生。命根不断。则根迸于上 。中枝叶乃不茂盛。

去  病
    木之病有二。藓与蠹是也。树稍久。则枝干之上苔藓生焉。一不去。则蔓衍日滋。木之膏液荫藓而不及木。故枝干老而枯。善圃者用铁器时刮去之。删其繁枝之不能华实者。以通风日。以长新枝。木间时有蛀屑流出。则有虫蠹之。相视其穴。以物钩索之。则虫无所容。仍以真杉木作钉窒其处。不然则木心受病。日以枝叶自凋。异时作实。瓣间亦有虫食。柑橘每先时而黄者。皆其受病于中。治之以早乃可。

浇  灌
    圃中贵雨旸以时。旱则坚苦而不长。雨则暴长而皮多圻 。或瓣不实而味淡。园丁沟以泄水。俾无浸其根。方亢阳时。抱瓮以润之。粪壤以培之。则无枯瘁之患。

采  摘
    岁当重阳。色未黄。有采之者。名曰摘青。舟载之江浙间。青柑固人所乐得。然采之不待其熟。巧于商者间或然尔。及经霜之二、三夕。才尽剪。遇天气晴霁 。数十辈为群。以小剪就枝间平蒂断之。轻置筐筥中。护之必甚谨。惧其香雾之裂则易坏。雾之所渐者亦然。尤不便酒香。凡采者竟日不敢饮。

收  藏
    采藏之日。先净扫一室。密糊之。勿使风入。布稻蒿其间。堆柑橘于地上。屏远酒气。旬日一翻拣之。遇微损谓之点柑。即拣出。否则侵损附近者。屡汰去之。存而待贾者十之五六。人有掘地作坎。攀枝条之垂者。覆之以土。至明年盛夏时开取之。色味犹新。但伤动枝苗。次年不生耳。

制  治
    朱栾作花。比柑橘绝大而香。就树采之。用笺香细作片。以锡为小甑。每入花一重。则实香一重。使花多于香。窍花甑之旁以溜汗液。用器盛之。炊毕撤甑去花。以液浸香。明日再蒸。凡三换花。始暴干。入瓷器密盛之。他时焚之。如在柑林中。柑橘并金柑皆可切瓣勿离之。压去核。渍之以蜜。金柑著蜜尤胜他品。乡人有用糖熬橘者。谓之药橘。入箬之灰于鼎间。色乃黑。可以将远。又橘微损。则去皮以肉瓣安灶间。用火熏之。曰熏柑。置之糖蜜中。味亦佳。

入  药
    橘皮最有益于药。去尽脉则为橘红。青橘则为青皮。皆药之所须者。大抵橘皮性温平下气 。止蕴热。攻痎疟 。服久轻身。至橘子尤理腰膝。近时难得枳实。人多植枸橘于篱落间。收其实。剖干之。以之和药。味与商州 之枳几逼真矣。枸橘又未易多得。取朱栾之小者。半破之。日暴以为枳。异方医者不能辨。用以治疾亦愈。药贵于愈疾而已。孰辨其为真伪耶。

橘录卷下


后记
    《百川学海》(又名左氏百川学海) 丛书名。宋咸淳(1261~1265)中左圭辑。凡十集,一百种,一百七十七卷。所收多唐宋人野史杂说。流传较广,当时即经雕版,是中国最早刻印的一部丛书。书成于宋咸淳九年(1273)。书名取自汉扬雄法言行篇「百川学海,而至于海」文句,意为由众说之学派,而溯学海之渊源。它是我国最早刻印的丛书,全书以天干编次,分甲至癸十集,宋刻本每集收书十种,明刻及其后的重辑本,每集则收书不等。所收多为唐宋人野史杂说,掌故琐记、朝廷故事、轶闻杂事、典章制度等,也有部分两晋南北朝著作,尤以宋人谱录、诗话和书法专著为多,可说是研究古代农学、园艺、诗歌、工艺、书法等重要参考数据。
    《说郛》 笔记丛书。元末陶宗仪(1361年)编。一百卷。原本已佚。近人据明抄本配齐,有涵芬楼排印本。系选辑汉魏至宋元的各种笔记汇编而成。于经史诸子及诗话、文论等也有收入。采用之书达六百余种,其中少数作品世无传本。又有一百二十卷本,为清陶珽所增订,收书达一千多种,但错误较多。

    压题图:本书影为1976年10月,时温州地区林业特产局翻印的[橘录]。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