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古代神话略考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7-14) 网络资料 2181 0
朝鲜古代神话略考

  一、古神话的起源与原始文化

有关神的故事、有关以神的名义传下来的世界万事万物之起源的故事,可谓是神话的一个属性。神话用自己的故事解释着宇宙的诞生、国土的形成、天地间的区分、生与死的起源……等等。不容置疑,神话是人创造的。但是,这与神话是由神来创造、由神来传于世界的这一命题并不产生矛盾。因为,当人们创造出一个神话的时候,他们深信神应该是这个形象的。

我们不能认为神话只不过是原始人凭着自己的想象而虚构出来的东西而已。在现代人看来,神话如何荒唐无稽,如何怪诞不经,但是在原始人眼里这些都是极其当然的、可信的东西。因此,他们根据自己的所想所见所闻,造出了神话。可以说,神话里包含着一个民族的、人类最原始的文化原形。

由此可见,神话是原始人原始思维的最真实的反映,也是原始文化的产物。也就是说,神话体现了人类原始的文化精神和思想意识。朝鲜的古神话,以其性质,尤其是以神话主人公的出生背景来看,主要是以包含着原始信仰意识的天降文化、卵生文化、龙生文化、岩石文化、隧穴文化等诸文化为根源而发生、发展起来的。

1、卵生文化和神话

卵生文化首先与鸟崇拜意识有关。朝鲜的信仰、风俗,绝大部分都与鸟有着密切的关系。 从考古学发掘的文物及民俗中可以看出,朝鲜原始人崇拜着鸡、喜鹊、鹰、鸽子等鸟类。如朝鲜北方的诸种族鸟夷人以鸟名来命名官名;南方的诸种族马韩人举行“苏都”仪式,辰韩人举行葬礼时贴鸟的翅膀等等。

笔者认为,这种信仰同原始时代的狩猎生活,同原始的自然力崇拜意识和敬天意识是分不开的。

原始人在低劣的经济条件下过着狩猎生活,因劳动工具过于原始,捕猎物很少,而又不断地受到猛兽的袭击。在这种威胁面前,他们感到恐惧,每当遭到野兽袭击时,他们幻想着自己能象鸟一样飞到天空去避免灾难。他们的生产工具、打猎工具是原始的,而山兔、狍子、狼等动物比人类敏捷,要追捕它们谈何容易。于是,他们就幻想着自己象鸟一样长出一对翅膀,飞到猎物前头去捕获它。但是,在当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不能使这种愿望成为现实,只能成为幻想,他们只能凭借想象的力量征服自然,制服猛兽,捕获足够的狩猎物。因此,他们认为鸟是崇高的东西,从而崇拜鸟产下来的卵,把卵生的人当作有智慧、有才能的非凡的大力士来崇敬。

鸟崇拜信仰也同原始人的敬天意识有关。原始人的信仰来自自然现象,尤其是和他们的日常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不能以人的力量左右的自然现象的恐怖和不可理解,如雨、雷、风、寒暑等,这些使他们更崇拜上天。他们深信上天统治着这一切,敬天意识也随之而生。随着敬天意识的产生,他们对天上的太阳,进而对形状如太阳般圆的东西加倍崇尚。而鸟在这样神圣的天上自由自在地飞翔,它的卵又象太阳一样圆,基于这样的心理形成了原始人对鸟卵及鸟的崇拜之心。

可见卵生文化是建立在原始人崇拜鸟的信仰之上的,这种信仰又成了卵生神话的根源。

朝鲜的卵生文化和鸟崇拜信仰是分为南北两个地域发生、发展起来的。北方指的是勃海湾沿海平原,南方主要是指南海沿海平原。北方的崇拜对象主要是鹰、鸽子、布谷鸟、燕子等,南方则是喜鹊、鸡等。

发展在韩地方的卵生文化是产生卵生神话的母体,如《赫居世神话》、《阏智神话》、《脱解神话》、《首露神话》等都是以卵生文化为母体而产生的。

2、天降文化和神话

朝鲜古代南北诸种族的习俗、神话有很多共同点。首先以原始信仰为例,他们都把上天视为崇高的、神圣的东西来崇拜的。

《三国志·秽传》有这样的记载:“常用十月节祭天,昼夜饮酒歌舞,名之谓舞天。”《三国志·夫余志》有这样的记载:“……以殷正月,祭天国中大会,连日饮酒歌舞,名曰迎鼓。”由此得知三国时代也有这样的民俗。

上述文献证明,秽族、貊族、韩族等南北方诸种族中,崇拜天神是一种普遍的习俗。在诸多神话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天神崇拜信仰。如在古朝鲜的檀君神话中,天神桓雄从天上下凡到太白山山顶神坛树下,创立一个神市世界,他与熊女所生的儿子檀君,在人间创建一个古朝鲜,成了朝鲜的始祖王。

天神神话及体现在神话中的天神信仰说明,在古代南北方诸种族中对天神的崇拜已成为一种普遍的信仰。天神信仰普及得如此广泛,可见这种信仰的渊源之长、之深。它的悠久性可以通过在朝鲜天降神话中所表现出来的人与天神的关系尚未超出自然界这一点来证明。祖先们按照自己的观念将自然力加以拟人化。在《檀君神话》中风、雨、云彩、树木等自然现象都以风神、雨神、云神、神坛的树木神等拟人化的形象出现。

朝鲜天降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与萨满教的发生发展有其历史的关系。反映在朝鲜天降神话中的天神信仰,其根源虽然在于对超自然的精灵的崇拜上,但它是被发生发展在原始共同体瓦解时期的萨满教所继承和发展的,萨满视天神为至高无上的最高神来崇仰。

原始人的神话或思维终于把“上天”从自然中分离出来,赋予它社会的观念,把它奉为具有绝对权威的神祗。从而出现了上天这一代表社会诸力量的神祗,上天也就具有了社会属性。

3、龙神文化和神话

龙神文化是一种东方特有的文化,对龙的崇拜也如此。如朝鲜民族视龙为神圣的神祗来崇拜,龙主管着人世间的降雨,在水中世界里它又是水中万物的领将,也就是说象天上的天王一样,它是水中的大王。这种信仰到中世纪也相当普遍,各地都设有龙神龛拜龙神。

龙神信仰,在朝鲜是一种对水神的崇拜,只是将一种自然力加以拟人化罢了。在这方面它同中国的龙神崇拜有着本质上的差别,龙神可以与希腊神话中的波寒冬相比较。

龙神信仰在其发生初期,绝不象前面所说的那样具体、鲜明,它只不过是对自然和自然力的一种幻想的产物,也是对自然、自然力的一种神话而已。这种信仰之所以能够产生,与其地理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它主要发生在生活在海岸、河川、湖水边的原始人之中,而生活在穷山僻壤或平原上的,即远离大海和江河的内陆地方的原始人当中是很难看到龙神信仰的。如秽族、貊族原始人中我们没有发现龙神信仰。一种信仰或神话是原始文化的一部分,它这样或那样反映着当代社会历史现实。要想知道龙神信仰的根源在哪里,首先应从生活在沿海地方的三韩诸种族中寻找,因为他们具有产生这个信仰的自然地理环境,更因为他们继承着很多有关龙神的神话遗产。

龙生神话是以在长期的历史时期中发生发展的龙神文化为基础而形成的,它是南方诸种族在长期的海上活动和捕捞活动中创造出来的原始艺术。

在研究龙神文化及以龙神文化为基础而形成的龙生神话时,应注意区分它们与熊、老虎或鸡、喜鹊等图腾之间的关系。龙神并不是图腾,龙不是具体的动物而是幻想的动物,所以龙神信仰是对超自然的精灵的信仰,即万物有灵论的表现。可以说水神信仰,即龙神信仰是图腾存在以前就发生、发展的一种原始信仰。

朝鲜的神话遗产中有两篇龙生神话,一篇是《脱解神话》,另一篇是《阏智神话》。这两篇神话在丰富朝鲜的神话遗产方面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些神话在传承过程中受到了卵生神话、天降神话的因素以及崇拜鸡图腾、佛教、儒教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并被补充润色。但它基本上保存着原先的独立性,且具有研究价值。

4、隧穴文化和神话

隧穴文化是与隧穴信仰有密切关系的。

《三姓穴神话》的主人公良乙那、高乙那、夫乙那就是从称为毛兴穴的隧穴中迸出来的。因此,可以假设这个神话与隧穴信仰有关系。那么,朝鲜的民俗及其他方面有没有存在着隧穴信仰的痕迹呢?

○《檀君神话》——古时候,有一只熊和一只老虎同住在一个山洞里,它们每天祈祷上天赐予它们人身。

○《三国志》肃慎氏条——“夏则巢居,冬则穴处。”

○《三国志·韩传》——居处作草屋土室形如家,其户在上,举家共在中。

由此可见,《三国志·高句丽传》所说的隧神是与隧穴居住现象有关系的。《三国志·高句丽传》记载说:“其国东有大穴,名隧穴,十月国中大会,迎隧神还于国东上祭之、置水隧于神座。”很明显,隧穴居住同隧穴信仰是密切相关的,上面所引用的内容同样反映在《后汉书》、《旧唐书》、《通传》中。

高句丽人的隧穴信仰是相当虔诚的,祭隧神时国王亲自祭神。《旧唐书·高句丽传》记载“国城东有大穴,名神隧,皆以十月王自祭之。”从这一记载中可以看出当时是多么重视隧穴信仰的。从高句丽国王到下层庶民都把祭隧神的仪式当作是全国性的年中活动来进行。据《后汉书·高句丽传》记载,他们参加祭隧神仪式时“其公会衣服,皆锦绣金银启自饰”。

这种隧穴信仰,今天在济洲岛也可见一斑。居住在济洲岛汉拿山附近的居民每年到毛兴穴祭隧神。神话记载从毛兴穴中迸出了良乙那、高乙那、夫乙那三位神人。这种祭隧神活动是这一带居民每年进行的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其传统渊源流长。济洲岛是土地很少的地方,由此可见,隧穴信仰意识里还渗透着对土地的迷恋和崇敬之心。不容置疑,隧穴信仰是在洞穴居住条件下受到外在的,即自然条件的逼迫下产生的观念。隧穴信仰成了隧穴文化的根源,而隧穴文化又成了隧穴神话这一原始艺术的基础。

5.岩石文化和神话

《金蛙神话》虽与天降神话有一定的联系,但它具有独特的特性。朝鲜神活中的原始信仰集中表现在神话主人公的诞生背景上。从这一点来考察《金蛙神话》,就可以看出她所表现出来的信仰区别于其他神话的信仰。

《金蛙神话》中主人公诞生在岩石下面,其形状象金蛙。朝鲜民俗中常见的信仰之一是岩石崇拜。这种岩石崇拜思想与金蛙诞生在岩石下面这一故事有没有关系呢?

如上所述,朝鲜有崇拜岩石的习俗,到了中世纪乃至近代,民间里还有到有名的岩石处或其形状雄伟。奇异的岩石处祭拜的现象。

史料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如《三国志·韩传》辰韩条中说:“初生子,便以石押其头使扁。”《后汉书》、《晋书》、《梁书》中也有同样的记录。综合分析这些古文献的记录可以看出这是辰韩种族中普遍存在的习俗。《三国志·韩传》辰韩条中还有这样的记载:“儿生便以石压其头,欲其褊,今辰韩人皆褊头。”由此可见,这不仅是当时的习俗,而且是流传很久的传统习俗。这一习俗反映了辰韩人的美学观念,但其根源不一定仅在于此。

《三国志·高句丽传》记录着高句丽人埋葬死人的方式。史料中说“石积为封”。从考古学发掘出来的文物中也可以看出石坟中半屈身葬的痕迹,这是巨石文化时期的文物。当时死了人也可以土葬,而他们为什么不搞土葬而搞巨石葬呢?这是否与岩石信仰有关呢?当然,有关这个问题,一些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也许有与之不同的观点。为了得出一个较客观的答案,我们不妨考察一下古埃及人的巨石文化时代。

古埃及人认为人有灵魂,灵魂与肉体为一体,一旦灵魂离开肉体人就会死去。他们想,肉体要是腐烂了,灵魂就无法再回到肉体中来。因此,他们寻找防止肉体腐烂的方法,用巨石建立起金字塔式的建筑物来安葬死人。后来他们又发明了香油,把香油涂在尸体上制成木乃伊,把木乃伊装入石棺安放在金字塔中的石室里。古埃及的这种习俗很多流传到今天。

在埃及、苏丹等非洲北部国家发展的巨石文化与灵魂不灭的观念有密切的关系。朝鲜的巨石文化也不能不说与信仰毫无关系,这两者之间必有一定的关系。灵魂不灭的信仰在朝鲜古神话中有许多痕迹。

以上事实说明举行半屈身葬时给死人怀里放石头是因为怕死人复活,或者是防止死人复活的解释是没有根据的。可以说朝鲜的巨石文化也同非洲北部各国的习俗一样,是与灵魂不灭的信仰有着密切的关系的。岩石不怕风雨的洗礼,干年万年基本保持原状,原始人崇拜岩石的这种威力。在他们的想象中岩石具有防止人类肉体的腐烂,保护灵魂的神通力。

由此可见,岩石文化的根源本质上是对幻想的、超自然的精灵的信仰。也就是说它的本质是万物有灵论。这种信仰创造出了《金蛙神话》中主人公诞生在石头下面,后来创立国家、登上王位的神话故事。因此,可以推断岩石神话《金蛙神话》的根源就在于岩石文化。

二、朝鲜古神话的特点

从文艺学角度讲,神话的本质是它反映了原始人生活的那个历史时期的自然和社会现实。

朝鲜神话的特点表现在神话的结构和神话的主人公形象及强烈的传说性上,也表现在神话的地域特征及历史政治特征上。

朝鲜神话大都篇幅很短。但是,场景复杂,内容丰富。场景的复杂性也表现在神话的结构上,神话的场景往往以天上世界,神、动物同住的世界及人间世界构成。

一般来讲,朝鲜神话都设有天上世界这一场景。天上世界的神是天神,天神具有人类所不及的威力和智慧,万事皆通。

朝鲜神话一开头展现的大都是天上世界,接下来是神、动物同住的世界。如《檀君神话》中天上的桓雄降到地上,与熊共同生活。但是,这里的地上世界完全区别于人间世界。

朝鲜神话中天上世界和神、动物同住的世界中间往往设有一座山,作为天神下降的地方,如《檀君神话》里桓雄下降的地方就是太白山山顶。

朝鲜神话中神、动物同住的世界与人间世界之间的区别不太明显,主要原因在于神、动物同住的世界也好,人类话动的世界也好都是在地上。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区别,《东明神话》、《朱蒙神话》、《阏智神话》、《脱解神话》等,都是有区别的。

朝鲜神话中极个别的神话只有两个场景。如《首露神话》展现的只是天上世界和人间世界;《三姓穴神话》里只有地下世界和地上世界;《脱解神话》里说的是水中世界和地上世界,又如《檀君神话》后篇展现的只是人间世界。

朝鲜神话的特点还表现在神话主人公形象的创造上。

朝鲜神话中的神祗形象没有神与英雄之间的区别,只有天神、动物神、水神及地神之分。如《檀君神话》中熊神和虎神隶属于天神桓雄;《东明神话》中猪、马、鱼、龟等动物神帮助天神之子东明神,这些动物只有在东明神存在的条件下有其存在的意义。

天神与水神之间也有区别。第一,水神不能战胜天神;第二,天神大都具有人的性格,以人的形象出现,死了以后大都复归为天神。解慕漱神、东明神、赫居世神亦如此。既使不能复归为天神,但终究复活为天神以外的其他神。例如《檀君神话》中檀君死了以后复活为山神;脱解复活为东岳神。但水神是绝对不能复活为天神的,它只能复归为原来的形象或山神。

希腊神话就与之不同。希腊神话中的神和英雄是严格区分的,在极个别情况下也有神变为英雄、英雄变为神的事例。如阿伽门农虽然是神,却成了英雄;阿斯克勒庇俄斯原来是英雄,后来成了神。但这并不是希腊神话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希腊神话中神是永生不死的,但英雄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朝鲜神话中神的形象随时可变,从天上世界到神、动物同住的世界,再到人间世界,每经过一个世界,过着活动舞台的变化而变换其形象。如赫居世神、朱蒙神一开始是以天神的形象出现的,但到了人间,他们都以完整的人的形象出现,而死了以后又复归为天神。这样的例子在朝鲜神话中随处可见。但在希腊神话中绝大多数形象是一成不变的。中国古代神话《盘古神话》、《黄帝宝龙神话》也是如此,其神话形象从开头到结尾大都没有什么变化。

传说性强是朝鲜神话的另一个特点。因此,一些人认为,朝鲜神话可以称为建国神话,这个见解不无道理。《檀君神话》关系到古朝鲜的创立;《东明神话》与夫余国的建立有关;《赫居世神话》包含着新罗国的建国过程;《朱蒙神话》反映了高句丽的创建;《首露神话》说的是驾骆国的建立;《三姓穴神话》是探罗国……可见朝鲜的古神话无不例外都与古代国家的形成有直接的关系。

那么,朝鲜的神话为什么大都与建国历史有关呢?这是朝鲜古代神话研究中的重要问题之一。

神话虽然是原始人在集体劳动过程中创造的,但是在原始人以及还没有从神话世界观中解脱出来的以后时期的人类来说,神话仍然是崇高的、神圣的。所以,统治阶级在建立阶级国家的初期,以神话主人公的名称来命名新的王朝和第一代国王,或者把人们绝对信奉的传统神话同第一代国王融合在一起,以此来将自己的王朝神圣化,使人们服从于自己的统治,达到巩固其统治的目的。如夫余的《东明神话》被高句丽统治者所利用;而百济统治阶级与高句丽争宗统,把《东明神话》当作百济的建国神话。檀君并不是高句丽、新罗、百济等种族国的始祖神,可是高丽王朝打破了后三国鼎立的局面以后,为了达到麻痹三国遗民的反抗意识,巩固王权、击退北方外夷的侵略,收复高句丽旧版图的目的,把檀君奉为唯一的始祖神,并把那些独立神话加以体系化。这足以说明朝鲜神话为何都和建国神话有关。

再看看新王朝的第一代国王与神话主人公的关系。如上所述,朝鲜神话遗产大部分被统治阶级所利用,以至于难于分辨其主人公是历史上实际存在过的真人还是被人创造出来的虚构形象。《檀君神话》中的檀君、《东明王篇》里的东明、《赫居世神话》中的赫居世等,如果他们是真实的人物,那么,传承下来的神话被利用是肯定无疑的。

历代的统治阶级利用神话神化了其统治,因而朝鲜古神话也就带有传说的色彩。

朝鲜的古代神话有很浓的传说色彩,还与神话的体系化有密切的关系。无论是哪个民族哪个国家,其神话的家谱化总是和那个民族或那个国家在历史变化过程中所遇到的、和在社会的、政治的、民族的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诸多问题相联的。神话家谱化的原因是:诸种族不断迁徙、不断分裂、不断融合的结果;也是南北方诸种族的不同文化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相互接触,相互交流的结果;历代王朝的统治者为了把自己的祖先神圣化,为了创建统一的国家意识和民族精神,为了巩固其王权,将独立神话连接起来,使之体系化的结果

三、古神话的分类

神话可以以主题的构成、内容来分类,也可以以主人公的出生背景来分类。

首先,以主题的构成、以内容来看朝鲜神话的类型。

宇宙神话:宇宙神话指的是有关宇宙日月星辰的起源、变化的神话。朝鲜的宇宙神话只有一篇,即《延乌郎和细乌女》。此篇记载在《三国遗事》上,神话梗概如下:

延乌郎和细乌女是一对夫妻,他们生活在东海边上,有一天,丈夫延乌郎出海采海藻,突然有一岩石(又一说是一条鱼)出现在他面前,把他背到了日本。日本视延乌郎为非凡人物,推奉他为国王。细乌女在家等丈夫回来,左等右等总不见他人影,便到海上去找,她发现有一岩石上面放着丈夫的鞋。那岩石又把细乌女背到日本去了,日本人见到她感到很惊奇,便把她送到王宫里。于是,夫妻二人重逢,细乌女成了王妃。而这时,新罗国的日月失去了光芒,一大臣上奏国王说:“这是因为降临在我国的日月之精流到日本去的原故。”国王立即派两个使臣到日本,劝夫妻二人归国。但是,延乌郎说:“我到此地是上天之意,我岂能离开?这里有王妃亲自织的锦缎,你们把它带去以此祭天,日月会复明的。”随即赐予他们锦缎,使臣带它回国祭了天。果然,日月重放光芒。他们把那锦缎视为国宝保存在御库里,称御库为贵妃库,而祭天的地方叫迎日县或都祈野。(《三国遗事》卷一,延乌郎、细乌女)

朝鲜的宇宙神话为数极少,因此,上述神话成了宝贵的资料。

建国神话:这类神话与国家的创立有关,主要以君王的诞生及建国过程为主要内容,朝鲜神话中这类神话占很大的比重。其代表作有古朝鲜的《檀君神话》、高句丽的《朱蒙神话》、新罗的《赫居世神话》、驾骆国的《首露神话》、探罗国的《三姓穴神话》等。

始祖神话:指有关某姓氏或种族始祖的神话。这类神话往往与建国神话相联系,如上述的建国神话大都具有始祖神话的性质,但它又是普通姓氏或家族的神话。因此,这类神话中和家族的家谱、碑文等记录一起口头传承下来的也不少。例如《南平文氏族书》、《昌宁赵氏族谱》等,这些家谱中所介绍的始祖出生经过大多具有始祖神话的性质。下面看看南平文氏的始祖神话。

南平郡以东千丈绝壁下有一湖水。有一天君王游览到此地,见一巨石笼罩在白云之中。忽然,从那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君王觉得蹊跷,令部下到那儿去看看究竟。部下利用绳索下到岩石处一看,原来岩石上有一男婴,面如冠王,神奇异常。君王收男婴为养子,男婴到了五岁,聪明伶俐、文武双全、万事皆通,故以文为姓氏,名为多省,字为明达,世人叫他文多省。因为他的才华如日月星辰,所以号为三光。(摘自南平文氏家谱)

部落神话:部落神话与供在部落神龛中的神有关,这类神话中叙事巫歌占很大的比重。《竹岭山神多子口婆婆》、《日月山黄氏夫人》等都是部落神话。但这些部落神话与其说是神话,还不如说是传说。

神话学里常用《英雄异常出生》说,这就告诉我们神话主人公的出生在古代神话的结构中处于重要的位置。因此,也有根据主人公的出生来分类的。尤其是就朝鲜古代神话的基本性质而言,以主人公的出生来分类是较为妥当的方法。用这个方法可分类为:

卵生神话:神话《朱蒙神话》、《赫居世神话》、《首露神话》等,主人公都是卵生的,而且这些主人公大都与各国的建国历史结合在一起成为该国的第一代国王。这类神话的共同点,主人公都是卵生的,个个智慧超群,才华非凡,个个创立自己的国家、个个成为第一代国王。这类神话甚至在神话的形式和结构上都有共同点。

天降神话;天降神话不同于卵生神话,主人公不是卵生的,而是从天而降的。如《檀君神话》中桓雄带领三千天神降到太白山山顶;《解慕漱神话》中解慕漱也带一百多天神到熊心山,他们在地上创建新的世界,建立国家。卵生神话和天降神话混在一起的现象形成了朝鲜古代神话的一个特点。

龙生神话;朝鲜古代神话中龙生神话为数不多,这类神话的主人公出生于龙所产下来的卵或出生于龙的胳肢窝,可以《脱解神话》、《智神话》为例。

隧穴神话:《三姓穴神话》中主人公是从隧穴中迸出来的,良乙那、高乙那、夫乙那进出于毛兴穴,他们创造人间世界、建立国家。象这样主人公出生于隧穴的神话,谓之为隧穴神话。

岩出神话《金蛙神话》中金蛙被马偶然发现,出生于岩石下面。文氏始祖也是出生于岩石之中的。在朝鲜民俗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现象。民俗中的这些岩石崇拜信仰,寻其根源也可能与巨石文化时期的原始信仰有一定的关系。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