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贤实学全集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6-21) 网络资料 3459 0

自序
夫圣贤修身之道有二.大学为圣道.贤人以之希望.所以修吾身之性也.大 为
天道.圣人以之希天.所以修吾身之命也.命与性.皆天之所赋.父母之所予.要
可无道焉.以使之全归.故既由圣道以希望.又必由天道以希天.而天庭皆 圣也.
苟存心 事 似乎 圣.安能希天而与 圣居.故欲由天道以希天.必先由圣道以希
圣.此千古 之 .万圣共由之 也.乃近时谭希天之学者. 知圣道为天道之阶
梯.乃皈依於出家之僧道者有之.师事 正之教门者亦有之.而询其修 之法.或入
寺静坐.或弃亲远游.或食符 咒.台持斋守戒.或执小法.或习幻术.或学采战.
或食秽物.或甘自饿毙.或焚化尸骸.所受种种魔难.固由天道 明.实由圣道
也.夫圣道体也.天道用也.有用必先有体. 天道受 也.修圣道 德也.无德讵
能受 .是造妄想之魔矣.乌得 盲师之难哉.今之僧道以及壹是教门.鲜 为佛
之罪人也.谁知佛 中和之功用.安得佛 希天之真传.而从事於彼.实维避 投
火也.然则佛 希天之道何在乎.仍在圣门大 之中矣.夫三圣之希天.何以俱本大
之道哉.盖天下止一道.而大 之道本乎天.天悬日月於上. 出图书於下.儒圣
则之而作 .佛祖则之而作释典.道祖则之而作 经.虽 言 名.各有所 同.而
其道则无有二也.虽然 道的是天道而天道由圣道而希.苟 笃志圣贤之实学.则人
且犹 可为.尚能 道而希天乎.宗以薄德.幸邀天眷.得闻圣门传授心法.实天
道有殊於圣道.舍圣道无以成天道.特为述出.以公同好.并无臆 以欺人.伏愿有
志希天者.咸以圣道为先.以天逆为后.勿 骄儒之 .执圣道以为天道.勿信僧道
之言.舍圣道而求天道.未得心传之先.惟以圣贤实学自勉.自有真师之提撕.既得
心传之后.亦以圣贤实学自修.自有 朋以为护.又何难成希天之大道.而为 可知
之 也哉.如此以修. 一分有一分之 . 一步有一步之功. 极正大.事亦稳当.
斯时 觉. 至得闻心法之日.始信宗言之无欺.

道光二十九 正月八日定远三 子唐道宗题於三希书斋
圣贤实学全集目

圣学起止
圣贤实
致和实
致中实
中和根源
三教皆中和后附三圣 道
舍中和无由却病延
有志中和 难
虚心求道
圣学起止
圣贤修身之道有二:(一)大学之道:为圣道.(二)大 之道:为天道.
圣道:贤人以之希圣.修吾身之性也.
人欲造乎圣人之域.必明乎圣人之学.
圣学无他.穷 尽性.
穷 :圣学之始.
尽性:圣学之成.
穷 之功即知止明善之功.
尽性之学即得止 初之学.
穷 尽性此二者乃由贤希圣之事.即孟子「大而化之之学」.
天道:圣人以之希天.修吾身之命也.
至命:圣学之终
至命之学即日月合一之 道.
至命之学乃由圣以之希天之事.即孟子「圣而 可知之学」.
圣道=性;天所赋.
可无道.以使之全归. 天道=命:二五妙合.父母所予.
圣道以希圣.
天道以希天.

苟存心 事 似乎 圣.安能希天而与 圣居.
故欲申天道以希天.必先由圣道以希圣.
圣道为天道之阶梯.
圣道:体也.
天道 明.实由圣道 .
天道:用也.
有用必先有体. 天道.受 也.
修圣道. 德也.
苟无其德.纵有所遇.天必 附其道.德之於道.如鸟之 翰.缺一无所用也.
又无德讵能受 .是造妄想之魔矣.乌得 盲师之难哉.
2
3
圣学之次序:苟欲 命必先尽性.欲尽性必先穷 .(学者 得躐等而进.)圣学
之全功: 穷即当尽性.性尽即当 命.(学者 可半途而废.)
何以 命必尽性.尽性必 命.
盖天地生人.赋之气以成形.赋之 以成性.性以全 . 以伏缹.缹以化 .
尽性则天 .天 则人欲 尽.焉能伏 而 日月合一之 道.
命则真 充.真 充则阳 纯.安能造化而有 可知之妙.
故圣人之学=必穷 尽性以至於命.
第命学=乃日月合一之 道.
:止八卦.其功止八节. 之 .即可煞手.
性学则无限 .其未发也.必做到圣人虚 昧.以止於致中的地步.方可
能 命之 道.
及其发也.又必养到圣人发皆中节.以止於致和的境界.始可得 道而
命.
道八节功成.以后则专做性功.但此时性功.与未 命以前 同.前或出
於勉强.今则本乎自然.如静固中.又必中而 中.万古如一而 改动固和
矣.又必和而弥和.永劫一毫而无失.盖性愈 而 愈纯. 愈纯而缹愈凝.
缹愈而 愈 . 愈 而愈 可知.故曰命学有限.性学无限.
圣贤实
或曰:圣贤之学.固是穷 尽性以至於命矣.但 知日 穷 尽性之实功为何如.
曰:欲知圣贤日 穷 尽性之实功.须将穷 尽性之义认真实.穷 尽性. 是
件:
穷 者=穷此性 也.
尽性者= 此性 而 其初也.
致中致和
何谓性:中和是也.
喜 哀 未发为性.已发为情.
中者喜 哀 之未发也.斯时一 未起.纯是虚 昧.谓之为性宜矣.
和者喜 哀 之发而中节者也.斯时则有仁义 智之心动於中.又有仁义 智之
事 於外.
性之发源.性之本体.性之发用
何得仍谓之性乎.
曰:性有三:有发源.有本体.有发用.
未生之前.我之虚 昧之性.从何处分派 的.分派处即性之发源也.
4
即生以后.所谓虚 昧之中.乃性之本体也.
仁义 智之和.乃性之发用也.
故中和二者皆性功.而性功之实事甚多.要 外中和二者.
每日穷 .穷此中和之 也.
每日尽性. 此中和之功也.
每日明明德.明此中和之 .而 此中和之功也.
每日新民.亦是教民明此中和之 .而 此中和之功也.
圣域贤关
此中和之功.而止於至善则为圣.未止於至善则为贤.圣与贤皆 外中和之功
也.
中和法静则致中动则致和
曰:圣贤穷 尽性之学.信是中和工夫矣.但中与和迥 相侔.如何并 得去.
曰:欲 中和之功.必先明动静之 .静则用致中工夫.动则用致和工夫.二者
交互而 . 一时并 .自然 得去.
曰:何谓动.何谓静.
动者.非身动也.凡有事当用心之时即是动.
静者.非身静也,凡无事可以 用心之时即是静.
动静之时固多.又须分为官.为士.为民.为仆.为僧.为道.为男.为 .在
家在外.各有事业 同.故其动静.亦各有 也,总宜随人随地.随时随事而用.
可拘於一格.
早起
试即一二言之:即如 明当起.起必著衣.衣毕盥漱.起与著衣盥漱.俱要起心.
起心是动.斯时则做致和工夫.务 当起即起.无一毫贪 之心.衣冠必正.无一毫
亵狎之 .盥漱毕.重整衣冠.诣家 位前焚香.亦是动.又做致和工夫.务 洁火
焚香勿用
灶火.无少存 宜心. 走必从容.捧香必端正.拜跪必恭敬.尤要出於自然.满
腔诚敬之心.毫无戏豫之 .俨然天地君亲师在其上.事 毕.如父母未起. 可惊
动.只在门外听其安否.听毕. 为思之. 此时别无紧要事物关心.则是静.即当
止 .而做致中工夫.目 外视.耳 外听.心 外驰.扫除游思杂 .务 此性.
虚虚 .活活泼泼.泰然自得.昭昭长明.以还 真性之本体.父母起.则诣父母
前问安.此又是动.则做致和工夫.务 走从容.轻而 重.和颜悦色.下气柔声.
敬问父亲 安.母亲 安.总要纯是爱敬之心.毫无虚假之 .问安毕.捧水盥洗.
问所欲而进饮食.此俱是动.当做致和工夫.务 和颜悦色.下气柔声.捧盘捧盥.
务必恭敬.置盘置盥.务必轻轻.其心总要纯乎爱敬. 可分毫怠慢.事亲毕.或当
5
去办事.或有 明.宜去思 .此是动.则做致和工夫.务办有 之事.勿作无
之物.办事时须用心.办者则用心作之.可 心者.以形为之.总之.其心要主一.
无适东思西想 得.事业办毕.道 思通.又是静.此时即当止 .而做致中工夫.
得任著此心左思右想.如当走某处会人.发心欲去时是动.则做致和工夫.务 我
会人之心.纯是为公 为私.为义 为 .及其诚敬拜别祖宗父母毕.而 於 上.
则是静.又用致中工夫. 可东思西想疾
勿收心.及至会著某人与之言语 事是动.斯时则
做致和工夫.务 所言之语.所 之事.悉中节而无弊.言 讫.又是静.即止 而
做致中工夫. 得 闲谈.会人毕.而归回 上亦是静.即如 时做致中工夫.
要东想西想.至家 祖宗父母.以及伯叔兄弟或揖或拜.或应或对.俱是动.则当做
致和工夫.务 和颜悦色.下气柔声.揖拜出於恭敬至诚.毫无虚假之 .语言出於
从容婉和.毫无粗 之气.(注:有贪 心即非致和.有亵狎 即非致和.有 宜心即
非致和.如此即是致和.此时 思贪作静功. 将亲事失办则大 和矣.在外问安只
自默思默朝.在外饮食必先思亲.办事思 .)
静坐
又如静坐是静斯时即收放心.勿起杂 .务 真性昭昭常明.而致其中.闲坐时.
忽有人以急务 相商.我之应答 是动.斯时言语. 可装样作色.务 辞气雍容.
仁义满腔而致其和.应答毕.则是静.仍做致中工夫. 要思 其事.又如闲坐时.
忽闻父母尊长 即起 敬候.或去迎接纯是爱敬. 是致和工夫.父母尊长在此.无
话问我.我惟存一个爱敬心并无游思杂 .则又是致中工夫.父母尊长去.敬送是动.
则做致和工夫.送毕是静.又做致中工夫.
夜晚
如夜 送父母渴睡.此是动.则做致和工夫.帐被褥席等件.务 铺展安适.臭
虫蚊风 物.务必除去罄尽衣服务 温寒得宜.厚薄合体.凡 昏定之 .总要出於
至爱至敬. 可丝毫虚假.父母睡定.然后自寝.寝时是静.收其放心. 左思右想.
即是致中工夫.夜半睡醒.亦当如是.凡此皆言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之 也.
动极
尤有时本动极.而又纯是静者.如座中有群辈谈笑.或狂言 语.或 妓咏歌.
此全 干我事.乃我之静时.正好 我之性.而收我之心.斯时则做致中工夫.务
心地虚 . 可为俗尘所染.由此以推.无 为官.为士.为民.为仆.为僧.为道.
在家在外.而时时刻刻皆有动静之机.在在处处.无非用功之地. 兄弟则尽友恭.
夫妇则尽义顺. 朋友则尽义信. 民物则尽仁爱.总之事 则致其和.事去则致
其中.无 处静处喧.或坐或卧.惟以中和自勉.一时 可闲过.片 勿许他适.始
而勉强.久之自然.一事致和.即得圣人之一事.一时致中.即有圣人之一时. 能
6
事事致和.而无一事 和.时时致中而无一事 中.则得圣人之全体矣.此等中和工
夫. 惟希圣希天者.当如是.即学佛学仙者.亦当如是.盖致中致和.乃圣天仙佛
之根本.舍此则 似圣天.亦 似仙佛.又安能成圣天而证仙佛.有志超凡入圣者.
可 以中和工夫.日日自勉哉.(注:果能如此用功断未有 得成大 之道而为圣为
为仙为佛者也.)
致和实 性之发用
或曰:圣贤穷 尽性.实 外乎中和.而 中和之法.以动静为转移.此 已
明矣.但致和之事多.而致和之 微. 知如何辨之真. 之到.
曰:人之一言一 .事事俱有个致和之 .欲致其和.必先格物.格物之功有三:
一须格去物欲以清心.
一须多看书籍以明 .(注:看书以小学四书 经孔子孝经为宗.以文昌孝经感应
篇阴陟文功过格积善方改过法人生必 等书为用以余书为辅---.)
一须喜闻己过以去偏.
心清看书方能入 .喜闻过始能自知其弊. 真斯能涵养得到.涵养是致和工
夫.事事物物俱 得涵养. 涵养. 做 到至善之地.
涵养
涵是涵.养是养.条目极多随事随物.各有 实工夫. 可混过.
何谓涵:涵者忍也.忍住 和之心.而 使其潜滋暗长也.
何谓养:养者存也.存其至和之性.而使之自强 息也.又须知忍者. 是死死
忍住.是 转 头.即思至善之 以消释之也.何以必涵养而并用也.盖 欲无中
之势.欲存则 亡. 存则欲亡.人之和性 皆由 和之欲 之也.先 用涵忍
之法.除去 和之 .而和顺之性如何得生.
时时 察
和顺之性生. 用存养之法以固之.而和顺之性又如何得至.此致和之功必以涵
养为最也.而涵养又须时时 察. 时时 察则 事必 知涵养.又焉能止於至善.
故穷 之功. 只是穷致和之 .是并止於致和之工夫亦要穷.既知致和之 .
又知所以止於致和之工夫.斯可谓之知止也.
知止定静安虑得
夫事事固有知止之实.而及其 之.又各有个定静安虑得.定静安虑得是一件工
夫. 是做 定.又去做静.做 静.又去做安.做 安.又去做虑与得也.
爱亲敬亲
试以爱亲敬亲言之.爱必要敬. 可爱有余而敬 足.敬必要爱. 可敬有余而
爱 足.故孝子之有深爱者.内有至爱之心.外必有至和之气.满面纯是愉色.周身
7
尽是婉容.而其至敬之心.如执玉.如捧盈. 属属然如弗胜.如将失之.在父母
前.惟恐分毫失 .寒 敢袭.痒 敢搔. 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
睇视.涕.唾.以致轻亵於父母.其心至敬如此.而容貌仍是和悦婉愉之至.如此爱
而能敬.敬而能爱.又出於至诚而无一毫矫强.处常如是.处变亦如是.斯为爱敬止
於至善. 因敬而做出严威俨恪之貌.无婉愉 属之意.则为成人之道.而非所以事
亲矣.
穷 知止
此爱敬之 宜穷也. 穷究此 .从严威俨恪做起.纵 养到自然.亦非孝也.
苟能穷究此 .下手就从婉愉 属涵养.养到自然.即是致和.而为圣人之爱敬.
涵养 察斯为知止定静安虑得
或曰:爱敬之止境.已知之矣.敢问如何涵养.始能得其所止.
曰:爱敬之心.所以 至者.是浮躁怠忽之气使之然也.此气一生.即用涵忍之
法以除之.浮躁怠忽之气除.而爱敬之心自生.爱敬之心生.即用存养之法以固之.
此涵养之功.又要时时 察. 时方 忽 此爱敬所以止於至善之工夫也.知此至
善工夫.一心从此做去.则志有定向矣.
涵养 察. 到浮躁怠忽之气 生.是心 妄动而静矣.
涵养 察. 到爱敬之心出於自然.是谓能安矣.
涵养 察. 到处大变之事.而爱敬之心.俱出於自然.是谓能虑矣.至於能虑.
而爱敬得其所止矣.
处亲 穷 知止
又以处亲之 言之:父母 之. 作於意. 於色.深受其罪.使可哀 .此
处亲 之至善也..
父母 之. 作於意. 於色.此虽善而非至善也.此处亲 之 宜穷也.
先 穷究此 .止从 作於意. 於色涵养.养到自然虽超出寻常万万矣.到底未
得其所止.犹是贤关.而非圣域也.
苟能穷究此 .下手从 作意 色.深受其罪.使亲哀 涵养.养到自然.即为
致和.而为圣人之处亲 矣.
或曰:此又如何涵养.始能得其所止.
曰:作意 色. 肯深受其罪者.是浮躁之气使之然也.此气一生.即用涵忍之
法以除之.浮躁之气除.而深受其罪之心自生.深受其罪之心生.
即用存养之法以固之.能知涵养无闲.亦要时时 察.时时 察.自能养到自然.
此处亲 所以止於至善之工夫也.能知至善工夫.只此一途.别无二法.自必一心从
此做去.则志有定向矣.
8
涵养 察. 到浮躁之气 生.是心 妄动而静矣.
涵养 察. 到深受其罪之情.出於自然.是谓能安矣.
涵养 察. 到处亲极 .人所难忍之事.而深受其罪之情.俱出於自然.是谓
能虑矣.
至於能虑.而处亲 得其所止矣.由此二者以推.则欲尽一 孝 .皆 外涵养
察之功.亦各有个定静安虑得.此可一 而知. 必条分 析也.至於各种孝 .
谁是至善.谁非至善.此必一一明辨之.方可认得真.(注:此涵养 是装出深受其罪
是貌.是从至情至 上思想.)
受杖
亲 必有杖.小杖宜受. 受则拂亲之心.固 孝也.大杖宜逃. 逃而死.则
陷亲於 .亦 孝也.此受杖之 宜穷也.(注:此 详 家语.)
几谏
父母有过. 可遽言者勿遽言. 可尽言者勿尽言.至於进言.又勿当人而言.
总宜乘时几谏.设言以悟之.尤须下气柔声怡色以谏. 可粗言盛气.以致激 .
亲有激 .从其 以缓之. 平.婉言以醒之.
失 於人者.阴为逊谢之.
谏 入.起敬起孝. 则 谏. .与其得罪於乡党州 . 熟谏.父母
.而鞑之 血. 敢疾怨.起敬起孝.正谏 从.当继以讽谏之法.讽谏者.借
相 事比拟.以动其心也.三谏而 从.则号泣而随之.或可感发其亲心.此几谏之
宜穷也.

父母呼.唯而 .手执业,则投之.食在口,则吐之.走而 趋.
凡受父母之命.必籍记而佩之.时 而速 之.事毕.则反命.此服 之 宜穷
也.
奉养
人欲养亲.必先教妇.未有妇 贤.而能养亲也.养亲之道无他.惟应及时.为
可贵耳.养亲之物甚多.惟合其味.为可美耳.榖食为主.黍稷稻 .皆欲 熟.肉
食为辅.鱼宜去鲠.鸡鸭宜去骨.调 腥以姜醋.肥腻以酒.断脯横 .断鱼顺 .
水饮甘.欲澄欲洁.污水食之.最 发病.酒欲醇欲陈.勿宿壶.宿壶有毒. 去初
未. 之浮面及 尾.皆大寒.食之伤味.果食无蠹无损.戒先时后时.先时味歉.
后时味败.无多进. 味非习尝者勿进.凡西瓜 藕桃杏之 .皆生 .能坏脾胃.
奉养固 可少.尤必以善承亲意为主. 然.饮食供奉之间.亲心时有戚戚焉.其养
又安足道也.此奉养之 宜穷也.
9
资用
父母一 所用之物.如笔墨纸砚书籍杯盏壶榼伞 几杖衣服之 .安放宜有常处.
恐一时取用 及.致生烦恼也.此资用之 宜穷也.
衣亲
五十非帛 暖.御寒之具.较春夏 衣.尤为紧要.然须以轻暖为佳.凡衾褥须
置二幅.一厚一薄.以适寒暖之宜.严冬尤宜制簿绵短裌.请父母衣之而卧.庶寝
畏衾 .起 畏衣寒.此衣亲之 宜穷矣.
禀告
禀告之道. 事快言.忧事徐言. 事笑言.悲事疑言.骇 之事平言.恐惧之
事可以 闻者勿言.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方.所习必有业.此定 也.至 子
欲为善.有难当救.宣讲当从.而父母 许.此父母之过也.为子者当阴为曲全之.
如大舜之 告而娶.观音圣母之 从 出嫁.始为孝也. 必拘拘以禀告从 之 自
守.则陷亲於 义矣.乌得为孝乎.此禀告之 宜穷也.
侍侧
侍父母之侧.无戚容.无怨容.无惰容.无庄容.无思容.无昏忽之容.无 足
之容.无高声.无叱叱之声.无直言.无费解 之言.无犯讳之言.此侍侧之 宜穷
也.
侍疾
父母有疾.子妇 侧.色 满容. 戏笑. 宴游.专以延医合药调摄为务.
即有重大迫 之事.则托人治之.病室须扫除洁净.固密壁缝. 受风 生湿.出入
病室须如窃盗然.一举一动.俱 得有声.
问疾者至.可以 者.则应而勿传.客欲至病室.先戒勿多言.言勿高声.
预备品物.以供缓急之需. 欲食.无强食.强食增病.偶欲食.无多食.多食
伤胃.
可悲可 ,可忧,可思,可厌之事.勿以告.病人多火.无端动 .默而顺之.
无辨是非.
粗医,初学之医,江湖之医, 书之医, 书之医.皆勿轻用.有 者.虽远
必致之.拜而敬 之.买药煎药宜亲身.庶分 合宜.烹熬得当.
境内百 .皆可拜祷. 必五祀.凡 祷. 必牲 楮币.惟宜改过迁善.多作
好事.有迫 殷恳之心.哀痛恻怛之意.积诚菇苦.以示可 .方可感格. 只修文.
反以速戾.此侍疾之 宜穷也.
丧葬
丧祭之 .人子大事. 可草 .故君子之居丧也.未葬 葬 .看其如何袭.
10
如何敛.如何治棺.如何殡.如何奠.如何作主.如何卜地.如何开茔域.如何窆.
如何筑坟.既葬. 祭 .看其如何题主.如何祠土 .如何初虞.如何再虞.如何
三虞.如何卒哭.如何祔祭.如何忌祭.如何小 .如何大 .如何禫祭.恐其 之
有失.以贻后悔耳.
近时有假文公家 .沿袭已久.无人知其是非.皆由未 文公家 .及 青新集
书. 知丧祭之义故耳.世俗丧祭.背 已极.在人子犹以为孝.而 知於父母.
添出许多罪过.伤极惨极.此丧祭之 宜穷也.
安亲
人於父母殁后.每谓孝思已穷.无以报父母矣. 知亲身已往.其心犹存.虽
能受子孙之衣食.无时 望子孙为好人.人能以圣贤学问自勉.父母之阴 .何等快
畅.故孝经云: 身 道.扬名於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此安亲之 宜穷也.
全孝
经云:孝之事全.生我之母.我固当孝.嫡继庶母我亦当孝.母或过黜.母或下
堂.虽与父绝.我 可忘.恩育父母.虽非生我.命所由 .何非生我.兄弟姊妹.
一体所遗. 有 商.於孝有亏.
伯叔宗族.一本所出. 有乖戾.於孝有拂.高曾祖考.亲所敬承.倘失享祀.
悖亲孝心.后裔子孙.亲之嗣脉.倘失教养.悖亲慈德.
我有室家.亲为我娶.和敬 敦.亲心 豫.我有子侄.亲视如一.区别 生.
亲心隐戚.
我有姻娅.我有乡邻. 能渊睦.致亲孤茕.我有师长.我有朋友. 能敬信.贻亲
怨恫.
上而君公.下而民物. 能致泽.损亲 .
吾亲戴天.孝必敬天.吾亲 地.孝必敬地.日月星斗.照 吾亲.风雨 .
养育吾亲.山川 只.护佑吾亲.无敢亵越.斯为孝亲.
黍稷稻 .所以养亲.桑麻布帛.所以衣亲.皮革 毛.所以资亲.无敢 殄.
总以孝亲.圣贤仙佛.亲所爱敬.我亦爱敬.奸邪匪僻.亲所嫉 .我亦嫉 .此全
孝之 宜穷.
全归
全归之道. 止保全外面之身体发肤而已也.盖父母生我.赋之气以成形.又赋
之 以成性.其气至足.其性至善.一 无有.万善俱备.既全而生之.俱必全而归
之.方为至孝.
有一 未除其根.一善未 其初.耗散所赋之气. 能使之 元.则於父母之
所生有亏.即於人子之道未尽.此全归之 宜穷也.(注:弟子事师亦宜真心孝敬.)
11
或曰: 气受之父母.本当全归.第人 能 .人 而气自衰.此亦无可如何
之事.而必以 元为孝.未免矫情.圣学恐 如是之拘也.
曰:圣门大 之道.即 元之道也.将上经三十卦坎 之功 足即成乾健之体.
其 气已 还儿童矣.
将下经三十四卦咸恒之功 足.即成纯阳之 .其 气.则 还有生之初矣.本
有实功可 .并非矫情 .第无人笃志圣学. 得闻大 之真传耳.
兼之大 之道费而隐.得其传者.又 敢轻言於人.故人鲜知此一著也.子如熟
做圣贤中和工夫.又能虚心勤求.得闻大 之道.始知真有 元之学.自然点头心服
吾言矣.
慈教
或曰:孝顺之至善已明.敢问慈教之至善.
曰:子有智愚贤否.俱一体教之.直者教之温.宽者教之 .刚者教之无虐.简
者教之无傲.无姑息以养奸.无过严而伤恩.广 阴 以培植之.多方开导以栽成之.
中也养 中.才也养 才.循循善诱.克尽父道.而慈教止於至善矣.(注:师之教弟.
亦当如是.)
友悌
敢问友悌之至善.曰:兄有友弟之道. 可以大自恃.纵弟极 是.我只积诚以
化之.总宜自责.无责望人.如大舜之待象.象日以 舜为事.无 已极矣.而舜仍
然友爱之 衰.凡一 背逆之情.俱恝然而忘之.而友道止於至善矣.
弟有恭兄之道.任兄百般欺害.我仍隅坐随 .较前之爱敬而弥加.凡一 欺害
之情.恝然 计於心中.而悌道止於至善矣.
义顺
敢问义顺之至善.曰:夫之所贵者义也.妇有贤 肖之分.贤者.诱之成圣.
肖者则善为教之.或以善报感发其善心.或以 报惩创其 志.或以天 人情.触动
其天 .
宜奖者奖之.宜抑者抑之.以身先之.以德化之.以 制之.或责备自己以惭之.
远 近.如友如宾.而义止於至善矣.
妇之所贵者顺也.夫之 . 能有是而无非.是者遵而 之.虽非而无大害者.
亦姑从之.有害者.则下气柔声.和颜悦色. 明道 以谏之.毫无抵触之情.夫如
大 .背 已极.则温言以解之.初无怨忿之心.而顺止於至善矣.
忠信
敢问忠信之至善.曰:臣仆所贵者忠也.而为人谋事亦然.凡一毫欺君之心 存.
一毫背主之事 作.如至圣之事君尽 .武圣之千 访主.遭 白冤.则如比干之剖
12
心无怨.杨忠愍公之忠魂图报.而忠止於至善矣.
朋友所贵者信也.而信有道焉.好信 好学.其弊也愚.故信近於义.其后言可
也.此约信之始宜慎也.至信已约后.纵有大事.必践其言.直如保安之弃家全友.
武侯之如刻换兵.而信止於至善矣.
仁民
敢问仁民之至善.曰:仁民之事多.有在上在下之分.在上仁民.是教民养民.
在下仁民.是劝人 人.教民敦 积善.与劝人敦 积善.虽身分有 同.而循循善
诱之法.俱宜因人而施.
信果报者.以果报惕之.畏王法者.以王法儆之.服道 者.以道 化之.总宜
以身教.以德感.尤须徐徐以俟其自化. 因其 从而遂弃绝之.此救人心之道当如
是也.
人各有自然之 .教之勤执业.以开其财之源.则生息自多.劝之戒奢华.以节
其财之 .则费用自足. 有穷困急难.有 则 以救之.无 则约人以救之.此
救人身之道当如是也.
者敬之. 幼者慈之. 有德者亲之. 有爵者尊之. 有丧者哀之.
成人者矜之. 有 者犹己 之也. 有饥者犹己饥之也.如此仁民.而仁民止於至
善矣.
爱物
敢问爱物之至善.曰:物 甚多.有害人者.有 害人者.又有可以补人救人者.
害人者.当死者死之.当驱者驱之. 害人者.则听之. 伤其胎. 破其 . 发
其蛰. 惊其栖. 填其穴. 覆其巢.烧火则先 之.倾汤则先视之.举足则先看
之.置垂物则先检之.可以补人救人者.有别物代用者则代之.可以减用者则减之.
可以免用者则免之.实 可免者.则钓而 纲.弋 射宿.当疾取而多用者.则取其
大.勿取其小.当疾取而少用者.则少取而勿多取.此爱动物之道如此也.
至於生植之物. 妄伤. 轻 .造成之物. 过用. 轻弃.慎翦裁. 遗
凡有所 .俱存爱惜之心.而爱物止於至善矣.敢问喜 哀 之中节.曰:欲喜 哀
之中节.先将当喜 当喜.当 当 .当哀 当哀.当 当 之事.分别清晰.
然后喜 哀 之发始能中节.

曰: 当喜者何事.当喜者何事.又如何喜法.斯能中节.
曰:富贵功名之 . 当喜也.(注:鲜衣美食.古董奇物. 当喜.)圣人处
此.未得富贵功名. 以为忧.既得富贵功名. 以为喜.直如寻常.毫 介意.此
处 当喜者之止於至善也.
13
君亲康强.民安物阜.时和 丰.化仁俗美.皆当喜也.圣人处此.心地畅快.
颜色怡悦. 尽久安长治之道.人告以过.无 有无.皆当喜也.而圣人处之.惟有
感激之情.毫无 悦之意.贤人善士.当喜也.而圣人真心好之. 徒外貌亲近而已.
至有可笑者.则微开笑颜.初无大笑痴笑之情.如此以喜.而喜止於至善矣.
或曰:如闻奸贼受诛.可喜乎.此时可喜.又可哀.喜其世道无害.哀其人何故
必造此罪而死也. 徒喜而 哀.则胞与之 未圆.是为贤人.而非圣人矣.
曰:奸贼当死者.而曰哀其死.以完其胞与之 .将必 诛奸贼乎.
曰:奸贼 国害民. 有 诛之 .但宜以法诛之. 宜以心诛之.以心 人.
是愿 人矣.圣人 愿 人哉.奸贼虽 .到底是人.与我同 .所谓哀其死者.
过谓他亦人也.可惜 为忠 .而甘造此死罪耳.并非 诛也.

曰: 当 者何事.当 者何事.又如何 法.斯能中节.
曰:凡横逆之事.皆 当 也.必三自反.加其爱敬以感化他.此固然也如爱敬
已至.而彼仍然横逆.此当如何处之.斯为至善.如谓彼是妄人.而 与之计较.则
自处於君子.而将人为禽兽矣.贵己贱人.圣人 为.固非至善也.如此时恝然忘之.
初 计及.此虽 将他作妄人.而於人漠 相关.终非圣人民胞物与之 .亦非未善
也.
此时宜存何心.只觉 是我开其他之罪障.存这种咎我 人之心.既 是己非人.
又 於人漠 相关.真所谓民吾同胞.物吾同与也.此处 当 者之止於至善也.
如我居上位.有人犯罪.当死当责.情无可原.此当 者也.如一 此人. 心
火上炎.疾声啮齿以用刑罚.此虽以法 人责人.而实以心 人责人也.虽是 公
心.却乃贤人之 .而非圣人之 也.圣人 . 以心.又 以色. 人
罪无可原.当 者 之.当责者责之.而其心与色.却有个 愿 愿责之情.斯谓
以法治人.而非以心治人也.正上天 得已而 罚.圣王 得已而用刑之意也.
试观夫子诛少正卯.隳三 .斩侏儒.只明其罪以正其法.未尝忿其词以恼其心.
如此 .而 止於至善矣.(注: 高夫子则足正是如此.如此而 始为根性.而发
是元 主事. 是 用事.余仿此.)
或曰:圣人固 愿 人责人矣.设有最害生民之人.当速死又 得速死.圣人於
此.或愿其人速死乎. 愿速死乎.
曰: 愿他速死.是忍视生民之苦而 救.圣人固 如是.愿他速死.又有喜於
死人之心.圣人亦 如是.当斯时也.圣人如何处之.亦惟设法定计.使他速死而已.
及其设法定计.又是 得已也.如此以 .斯为至善又曰:我居下位. 能设法定计.
当如之何.
14
曰:听命於天而已.
曰:又如我居下位. 一 人匪人.可 乎.
曰:圣人之所 者.非心 也.当 者 之.当责者责之而已.我既居下位.
能 之责之矣.何 之有哉.斯时止看其机为何如.可劝者劝之. 可劝者听之.可
禀官者禀之. 可禀者听之.其心仍是哀惜他.惜他何故而造此孽也.如此可为至善.

曰: 当哀者何事.当哀者何事.又如何哀法.斯能中节.
曰:凡处逆境.皆 当哀也.圣人处之.毫 介意.如文王囚於羑 .惟日演
倦;夫子绝 七日.犹且弦歌自如;颜子箪瓢 巷. 改其 .此处 当哀者之止
於至善也.
君亲 安.天下 治.世道 淳.五服内亲之死难.五服外亲之死难.以及同姓
邻眷 人之死难.皆当哀者也.
但哀有等 . 得一致.当悯者悯.当忧者忧.当哭者哭.当痛者痛.当毁者毁.
轻重合宜.又有节制.无太过亦无 及.而哀止於至善矣.

曰: 当 者何事.当 者何事.又如何 法.始能中节.
曰:淫欲安 之 .皆 当 也.圣人处之.毫无贪 之心.只知有 .而 知
有欲.如 下惠之坐怀 .程夫子之宴妓而忘; 祖之与美色同寝而心 动.此处
当 者之止於至善也.
夫妇可 也.而圣人以内助先祀为 .初 以色欲为 .道德可 也.
而圣人以 修为 .初 以成为 .(注:道德成而以为 .此 有自足自恃之心.
故 可以成为 也.)父母俱存.兄弟无故.可 也.而圣人 於孝友. 独空 而
已.仰 愧於天.俯 怍於人.可 也.而圣人 以自是为 .常以为多愧多怍也.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可 也.而圣人 以自贤为 .犹恐 善教育也.其 如此而
止於至善矣.
为善
敢问为善之至善.
曰:为善先要明 . 明 .未有 以 为善.以善为 者.何也.盖善有真有
假.有端有曲.有阴有阳.有是有非.有偏有正.有半有满.有大有小.此等道 .
袁 凡先生积善方.已详言之矣.最要 心细看. 可一字轻忽.至於善事中.又有
本末先后轻重缓急之分. 可 知.统 万善之全.以敦 修身为本. 济人物为
未.成己为先.成物为后.单 济人之善.则济善 宜重.济常人宜轻.救死亡为急.
救穷苦为缓.(注:此为 小难全者言之. 大者只宜分轻重. 宜分缓急.)既知为
15
善之次第.又须知为善时存心.为善时.只宜无心为. 可有心作.有心作者.作其
善.常自以为善.计其有功.期其有报也.无心为者.只自真心为之而已.并 期其
报应.又 计其有功. 自知其为善也.此所谓至人为善.心如太虚过之即化.如
此为善.而为善止於至善矣.
气象
敢问气象之至善.
曰:欲知气象之至善.试即夫子与颜孟而合观之. 可知矣.
程子曰:仲尼.元气也.
颜子.春生也.
孟子.并秋 尽 .
仲尼无迹.犹无极也;颜子微有迹.犹太极也;孟子其迹著.犹 仪也.颜孟固
善.皆人所 及.而 至善.则以夫子元气为归.
曰:元气浑然天 .无有迹象.正中庸无声无臭是也.但夫子之元气.从何处
得.
曰:夫子一动一静.一言一 .无在而非元气.如温而厉.则温无迹矣.威而
猛.则威无迹矣.恭而安.则恭无迹矣;再观燕居乡党章.无处 是浑然天 .何尝
出一点圭角.涵养如此.而气象止於至善矣.(注:至此而致和之分 已完.)
由此观之.则凡万事万物之至善.俱可一 而知矣.而万善之性 .皆各有个
人欲之私 之也.必先去人欲之私.而后至善之心始生.欲去人欲之私.俱 得一
个涵字.万善之心生.欲其纯一 已.俱 得一个养字.欲其涵养无闲.亦须时时
察. 涵养 察之功.又各有个定静安虑得.其 必重言.只由前 条而推之.
可知矣.
附: 孔孟气象
程子曰:仲尼.元气也.颜子春生也.孟子并秋 尽 .
仲尼无所 包.颜子示 违如愚之学於后世.有自然之和气. 言而化者也.孟
子则 其才.盖亦时焉而已矣.
又曰:仲尼天地也.颜子.和风庆云也.孟子.泰山岩岩之气象也.仲尼无迹.
颜子微有迹.孟子其 著.
孟子有功於道.为万世之师.其才雄.只 才雄. 是 及孔子处.人须学颜子.
入圣人气象.
孔子教人常俯就. 俯就.则门人 亲;孟子教人常高致. 高致.则门人 尊.
又曰:孟子常自尊其道.而人 尊.孔子常自卑.而人 尊之.圣贤固有闲矣.
或问横渠之书.有迫 处否.
16
曰:子厚谨严.才谨严. 有迫 气象.无宽舒之气.孟子却宽舒.只是中闲有
英气.才有英气. 有圭角.英气甚害事.如颜子 厚 同.颜子去圣人.只毫发闲.
孟子大贤.亚圣之次也.
或曰:气象 於甚处.
曰:但以孔子之言此之. 可 .且如水与水 非 光.比之玉.自是有温润含
蓄气象.无许多光耀也.
致中实 性之本体
穷 致知
或曰:致和之功.用於动时.此 已明矣.但 知如何能致中.
曰:苟欲致中.必先知的致中之止境.而后 致认假以为真.又必知的所以能致
中之工夫.而后可能造到止境去.

曰:何谓致中.
曰:虚 昧是也.
曰:何谓虚.何谓 .何谓 昧.
曰:虚者.一无所有.只有一 也. 者一点 光.浩浩荡荡.活活泼泼.如如
动.惺惺 昧.即文王之熙,颜子三月 违之仁也.此 为一身之主.
故儒曰天君.道曰主人翁.释曰真主人.
此 时.极清静自在.
故儒曰泰然自得.道曰无挂无碍.释曰自在菩萨.
此 极光明.
故儒曰熙.又曰明德.又曰 明.
道曰圆陀陀.光灼灼.又曰如境只有光.如珠只有彩.
释曰舍 子.又曰定光王.宝光王. 璃光王.
他如所谓无极太极.何思何虑.寂然 动.允执厥中.无少偏倚. 有 无.
忘 存.无人 ,无我 .无有 .无无 . 内 外. 出 入. 增 减. 生
灭.种种 名譬语.无非形容此 也.

昧者.长 虚 也.即缉熙也.长 虚 者. 也虚 .住也虚 .坐也虚 .
卧也虚 .处静也虚 .处喧也虚 .造次也虚 .颠沛也虚 .虚 至此.斯为致
中.
致中止境涵养工夫
既知致中.又必知涵养工夫.如何涵养法.
17
夫人之所以 能致中者.皆为物欲所蔽.气禀所拘也.故欲致中.必先去此四者
之 .去此四 其法甚多.先要回光返照. 即 .
回光返照法
如何回光返照法.待心气平和时.将 光收回返照黄庭中目 外视.耳 外听.
外驰.则一 外物.自 得入而蔽我虚 之性矣.
回光返照黄庭.一 起.即灭除.则一 内欲.自 得生而蔽我虚 之性矣.(注:
此段是涵忍工夫.)
何谓 即 . 即:即是 将 太收紧 .
:即是 将 放太松 .
言回光返照时. 要著迹死照.要放活泼些.要 存 亡. 有 无.要 宝镜
止有光而实无镜.明珠止有彩而实无珠.如此活活泼泼地.而何有浮气禀气之拘我虚
之性哉.(注:此段是存养工夫.)
去即是涵存即是养
此等工夫.去其杂 .存其正 .去其动心.存其照心.去其住心.存其空心.
去其 .存其元 .去其游思.存其真性.是致中 实涵养工夫. 可 知也.而
涵养又要时时 察. 时时 察.必 知涵养.涵养有闲断.乌能得到致中去.此
可 知也.既知致中之实 .又知致中之工夫.方可谓之知止.知得致中工夫.
必如此涵养 察.始能得到至善之地. 如此涵养 察.必 能到至善之地.自然一
心从此涵养 察此做去.则志有定向矣.
涵养 察. 到一 杂 生之时.是心 妄动而静矣.杂 生.真性始 .
由此再加涵养 察之功.则真性之 .自然随地随处.皆能虚 而安矣.
虚 始出於自然.而当大事烦扰.未必俱出於自然.由此再加涵养 察之功.而
后处大事. 大难.而虚 俱出於自然.是谓能虑矣.虚 至於能虑而 改.而中得
其所止矣.又必以我之中及人之中.而后致中之分 已完.
真虚.假虚.真 .假
或曰:中是虚 .致中是虚 昧.此 已明矣.但 知虚有真假. 有真假否.
曰:有.
真虚者:虚中有 .只是无 无相无法耳.
假虚者:虚中无 .茫茫荡荡.无有主人.是谓顽空.
真 者:元 也.
假 者: 也.

曰:元 与 何分.
18
曰:元 在黄庭内. 出 入.极活泼.毫无拘束.极昭明.毫无昏沉.极清静.
毫无烦躁. 色而 著於色.闻声而 著於声.闻香而 著於香.食味而 著於味.
富贵而 羡.处贫贱而 戚. 威武而 屈.美色同眠而 动.泰山崩前而 惊.
及其发也.纯是仁义 智.毫无人欲杂於中.应酬万事万物.自然有条而 紊.变通
而无穷.化裁而无方.如此斯为元 .

生於黄庭.灭於黄庭.有出有入.出於黄庭.则肆 无忌.入於黄庭.则云
雾顿消.时而活泼.又时而拘束.时而昭明.又时而昏沉.时而清净.又时而烦躁.
色而 著於色.闻声而 著於声.闻香而 著於香.食味而 著於味. 富贵而羡.
处贫贱而戚. 威武而惧. 惧则 .美色同眠而欲火 生.及其发也.虽作仁义
智之事.俱有私意杂於中.应酬万事万物.虽有条有 .亦能变通化裁.到底有些诡
计奸巧在内.如此即 也.

曰:书中又有欲 之 .欲 与 何分.
曰: 乃真中有假.欲 则假而无真也.
曰:书 元 知.到底有 无 .有知无知.
曰:所谓元 知者. 过 物只知有 .而 知有欲耳.
真物
而初 知哉.物 而 知.则成顽石死木矣. 得为虚 昧乎.故看书宜活.
宜死也.
真性.真心
或曰:真性与真心何分.
曰:朱子云:心比性微有迹.又性字.从生从心.是生心者性也.观此.而心性
之分 然矣.
黄庭
或曰:元 在黄庭内.
又曰: 生於黄庭.灭於黄庭.这黄庭在人身上何处.又何名为黄庭.此 可
乎.
曰:黄庭有内外之分:
外黄庭.乃 书中央事.非其人 可轻言.
内黄庭.乃河图中央事.只须人能信能 可 .
黄庭在何处.在血肉之心下.内肾之上.正脾胃夹中处也.上通心液.下通肾水.
左通肝汁.右通肺液.黄庭夹居脾胃.脾属土.因土之色黄.故曰黄.此穴是 明之
19
舍.虚 之府.元 之家庭.故曰庭.此穴乃脾胃夹中虚悬一穴.心虚则有. 虚则
无.故儒曰腔子.又曰衷.
腔子
腔字从肉从空.乃肉之空处.衷字以衣包中.皆脾胃夹中虚悬此穴之义也因脾为
土.土为地.故
儒曰心地.此穴约广寸余.故儒曰方寸.又曰寸衷.此穴其形似田.故儒曰心田.
谓真心居此穴也.
道曰中田.以此穴居中也.此穴上通心.下通肾.心似 花.肾似藕.此穴居中.
中字用口.象此穴之形也.口中一直.象心肾相通之 也.故儒曰中.又曰心中.言
真心居此穴中也.又曰中心.言此穴中有真心也.此黄庭 般 名之义也.
夫黄庭一穴.虽 书所注一寸三分宽.在脾胃夹中处. 外肉皮三寸三分.然
过为人 指一地头耳.究竟回光返照时.还 要著迹相.盖此一穴乃元 之府庭.元
原在此穴中. 过为一 头蔽 耳.但息 .而元 自现此穴中.故回光返照
时. 必看此心之在此穴否.又 必计此穴之在心下肾上在内在外否.定观经曰:惟
定心之上.豁然无覆.定心之下.旷然无基.则得之矣.

或曰:回光返照.如何得合法. 合法又有何弊.
曰:返照 合法. 有太紧太松之弊.又有心无指归之弊.又有灭断照心之弊.
又有 障之弊.又有 空著空之弊.又有著有著无之弊.又有茫荡无主之弊.又有著
觉之弊.又有心如木石之弊.又有 虚 之弊.又有著相著真之弊.又有 真知真之
弊.种种弊除.观照自然合法.合法自然虚 昧.
太紧太松之弊
或曰:何谓太紧太松.
曰:初收心时.心未纯熟.犹之野马山猿.从未 缚. 肯受人 拴.故希夷陈
真人曰:先是又放又要收.自后熟 . 放也 收.太松之弊.久放而 收也.太紧
之弊.死收而 放也.
定观经曰: 束心太急.则又成病.气发狂癫.此所以太紧 可也.
又曰:勿以暂收 得.遂废千生之业此太松又 可也.
心无指归之弊
或曰:何谓心无指归.
曰:收心固 可执著於黄庭之中.又 可放荡於黄庭之外.心无指归者.因收心
住. 只断善 .肆意浮游.待其自定也.夫心 能自定.譬之心中野猴. 肯自
入人家 乎.
20
灭断照心之弊
或曰:何谓灭断照心.
曰:定观经云:惟灭动心. 灭照心.但凝空心. 凝住心.兹灭动心并将照心
斩断.则 於顽空矣.
曰:何谓照心.动心.
曰:照心者.觉照之心也.收心时.有 起.无 起.知得有 无 .这点心
是照心.
动心:是一 游思杂 往 止之心也.
曰:何谓空心.住心.
曰:空心:是这点照心空空 .无有执著.
住心:是这照心有所执著耳.
障之弊
或曰:何谓 障.
曰:圣人之学.原是动则和.静则中. 明当思.思通即当止. 障者.是一
日夜长将道 放在心中想住.废 致中工夫也.
空著空之弊
或曰:何谓 空著空.
曰:收心时.固要空. 俨然 其空.则有知 矣.是知 又将真性蔽住而 虚
矣.
著空:是 其空而又有执著之 也.障蔽 性为 甚.此弊 久.亦能成病.
证道歌曰:著有著空病亦然.还如避 而投火.
著有著无之弊
或曰:何谓著有著无.
曰:真性 有而有. 无而无. 得谓之有. 得谓之无. 有 无.即是真性
真面目.
著有者.因其 无而著於有也.著无者.因其 有而著於无也.
茫荡无主之弊
或曰:何谓茫荡无主.
曰:收心时.虽 可有知 .然必要惺惺 昧.昭昭长明才是.兹则因其 可有
知 .遂将觉照之心灭除. 知觉照之心.是我家主人.无有主人.客邪 入舍.
客邪入舍.多致狂癫. 可 知也.
著觉之弊
或曰;何谓著觉.
21
曰:觉照之心.虽 可灭.却又执著 得.著觉者.因其照心当存而遂执著也.
心如木石之弊
或曰:何谓心如木石.
曰:真心无知而有觉.觉者妙感之至 也.莫测其所 . 可以有心求. 可以
无心觅.兹因真性无知.并将觉照之 .束得死死的.如木石无知一般.收心 入此
弊.成病亦甚.
虚 之弊
或曰:何谓 虚 .
曰:真性自然虚 . 必有心播 .兹因其 虚 .而自 成虚 .是助苗长矣.
著相著真之弊
或曰:何谓著相著真.
曰: 光是真. 光一 . 执著 光而 忘.是谓著相.又谓著真.
曰:真性到底有相无相.
曰:真性本黄庭中一点 光.
儒曰明德 又曰虚 又曰熙 无相何以 其明. 其 .而 其熙也.释曰 性 无
相何以 .
又曰舍 子 无相而佛何以舍 宝珠拟之也.
又曰 璃光王 无相而佛又何以比为 璃光也.
道曰圆陀陀.光灼灼 无相何以 其圆陀陀而光灼灼也.
又曰直如宝镜止有光.明珠止有彩.无相何以知其为镜之光.为珠之彩也.盖真
性有相.但 可著相耳.
真知真之弊
或曰:何谓 真知真.
曰:真性未必 可 .但 而要忘.知而 守. 真者. 而 忘.知真者.知
而 忘.
忘:即有知 也.有知 .则真性即为知 所蔽.而 虚 矣.
昔僧志常曰: 无一物可 .但 本源清净.觉体圆明.
祖 曰:此犹存知 .细玩此 语.即知 真知真之弊矣.返照时. 能忘此
知 .犹如我去照镜.忘 此知 .即如我是镜去照物.物 物去.而我之 光 改.
即得致中之止境也.
用功次序
或曰:致中止境.已知之矣.敢问返照功夫有次序乎.
曰:有.以无 为始.以真有为要.以忘为究竟.
22
先止 .则真性 .故先以无 为始. 可无.而真心 可无. 无真心.
即 顽空.故次以真有为要.真性未 . 可无法.真性已 .即当忘法.尤要忘心.
忘即为心法所缚.心法忘则智慧开.又要忘智慧. 忘智慧.喜知人过去未 .则
此性又为智慧所役矣.故必以忘为究竟.忘无可忘.乃臻於化.
止 法
或曰:止 有法乎.
曰:止 之法多.因人而用.
上根人:一止 而 即止. 止 性.即知忘法忘心. 一 弊病.是谓顿法.
必其人从 劫修 .始能如是.此尘世 多 也.
下根人:须下苦功依渐法而 .渐法 一.有用无字者.有用滚辘图者.有提举
公案者.古人 一 法.为治一 心.盖人心受病.各有 同.故其 法 一也.人
欲止 收心. 必执 一格.须於古人所 法中.择一相宜者而持之.斯为得当.
收心顿法
或曰:顿法如何用.
曰: 刚经.须菩提问善男子,善 人.发无上正等正觉心.云何应住.云何
伏其心.
佛言应如是住.如是 伏其心.也 住色生心.也 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
住.而生无上菩提之清净心.并 用一法 伏其心.就是以所生无上菩提之清净心.
伏一 心.此即顿法也.
或曰:无字如何用.
定观经曰:起心欲息知.心起知 烦.盖息一 .总要无心去息. 可有心去
息.有心去息.是谓以贼克贼.如何得止.故万 之 .只以一个无字当之.万 自
息矣.然须知无字.止将一 杂 除之.而照心空心则 可除.又须知此无字.是一
个法.及到收心已定.尤须忘 . 勿将无字终身守之也.
或曰:滚辘图如何 法.
曰:程途所载滚辘图.亦是个收心之法. 祖 人 头难息.教他微微用点意.
在心田中旋转 息.是以此一法而息 之意也.其法全在未后独存一 . 有 无.
至圆至明. 须有意旋转.而自然旋转 息.又 有旋转之形. 无旋转之机.
直如宝镜止有光.明珠止有彩.一段讨消息.如前所云.洪涛掀翻.水窝圆转.太极
中旋.明星宛在–––等等景 .皆要 得.乃滚辘图用未合法之象也.此象一 .即
须忘 .忘 要 得的.方能做到要得的去. 然.因初先要用意旋转.而遂照前功
死转. 知未后一层工夫.如此转到 死.亦 能明心 性. 旋转太急.又必吐血.
或曰:如何提举公案
23
曰:佛 提举公案之法.为后世无能之闲僧. 克作事 功.只可专做明心 性
工夫者言之耳.未 功德者. 可专 此法.以废致和工夫.子可 必问也.
曰:功德已圆满者.可专用此功乎.
曰:可.但能圆满功德.自能用法收心.又何须拘提举公案为哉.
曰: 一味专提公案.只於静时提举.动时仍做致和工夫.如此提举.可乎 可.
曰:能如此亦可好.
曰:敢问何谓公案.
曰:公案甚多.如圣从何 . 从何起.又如谁是我.又如狗子还有佛性也无.
又如梦中得宝醒 无.又如 是佛. 是物.是个其麼.此等 可解语.皆公案也.
曰:如何提举法.
曰:公案之话 同.提举之法则一.试以往事言之.或问心 何法能拔.
曰:汝但直捷提举一则公案.如圣从何 . 从何起之 . 得无语. 得下语.
得作知解.一 种种总 得.但心心口口.只是提此二 . 拘 住坐卧.饮食动
作.心心口口.直与圣从何 . 从何起.并成一团. 暂 舍. 知 .坐 知
坐.乃至夜 知眠.日 知餐.何况色声香味.种种外境.入得我根.贪嗔痴爱.种
种内缘.上得我心. 能如此.则 惟於此可以入悟大法.即合下如此一心一 .凡
属教中权顿渐法门.莫 一一在是矣.此一法也.
或问我相人相皆 能除. 如何用功.即能除得.
答曰:汝於一 时.一 处. 有事无事. 拘在静在闹.但一心 .只觅一
个谁是我. 谓四大一身是我.四大未有时.我在甚处.四大 坏时.我又在甚处.
谓缘起一心是我. 缘未有时.我在甚处. 缘 灭时.我又在甚处.即今现在有
四大.有缘起时.毕竟我在甚处.如此觅 觅去.左觅右觅.前觅后觅.上觅下觅.
内觅外觅.中闲觅. 头觅.根尘觅.明暗觅.随所合处觅.一 无著觅.一一觅我.
可得.乃至觅此四大一身. 可得.觅此缘起一心. 可得.至於心如 水.
心 寒灰.忽然有所触发而真我已觌面相逢矣.那时汝即踊跃趋 鉴 .恰好与我相
也.此又一法也.
又大慧禅师: 学者 狗子还有佛心也无. 得这一个无字.一时 一 透过.
用猜 . 用注解. 用要得分晓. 得作有无之商 . 得作真无之无卜 .
用向开口处承当. 用向举起作道 . 用堕在空寂处. 用将心待悟. 用向宗师
. 用掉在无事甲 .但 住坐卧.时时提撕狗子还有佛心也无.无字提携得
熟.口议心思 及.方寸七上八下.如生铁橛.没滋味时. 莫退志.得如此时.却
是个好的消息.忽然打失布袋. 觉拊掌大笑矣.此又一法也.又时常心心口口.
此梦中得宝醒 无. 待醒 无.梦中本无.作一话头提举.久久应能 却生死.蓦
24
地证入 生 灭.常 我静去也.此又一法也.
又问某提举 是心. 是佛. 是物.是个甚麼.已经一 .如何 能悟入.
答曰:汝一向如何提举.
曰:是法非思 分别之所能解.某只口头提举. 敢心中思 分别.
答曰:汝原 一向只坐在无事甲 .如何得悟.是法非思 分别之所能解.即须
大起疑情.穷极思 分别.纯 此心打并话头一线道上.如铁橛相似.又如吞 棘
蓬在隔闲相似.上 得.下 得.出 得.入 得.忽然迸破话头.则已 待思 分
别.已是一 百 矣.
即如汝所提举话头.既 是心. 是佛. 是物.毕竟是个甚麼.於是大起疑情.
疑 疑去.方寸 七上八 .凡於一 时.一 处. .在静在闹.心心疑著.
只在此一线道上.一 五欲八风.尽皆牵引 动.如此做工夫去.乃有汝到家之分也.
是以古德云: 襌须起疑情.小疑则小悟.大疑则大悟. 疑则 悟.
曰:承闻有言.因疑而悟.只是有个 处. 是真悟.是以学人 起疑情也.
答曰:古有所谓因噎而废食者.正汝之谓也.佛无实法与人.只是因病发药.何
得执於呆方.滞於实法耶.此又一法也.子细玩此五段.即知提案之法也.
或曰:何谓真有.何谓忘.
曰: 方寸是真空.黄庭中有照心.有空心.有清净之心.即是真有.此
心有而 可 其有.能无有 .无无 .无无有 .无无无 .即忘也.忘到无可忘
处.是与太虚同体而为至人矣.(注:凡提举一 公案总要 偷 驰 曲 黏悄然而
茫久久公案斯能砉然 开话头 地本心顿 矣真有忘.)
中和根源性之发源
或曰:致中致和之 .既得闻命矣.然中为天下之大本.和为天下之达道.和之
根源.固由中而发.而中之根源.则从何处发 .
曰:此要透彻中庸天命谓性之 .方可知得.
曰:天命者.朱注谓天以阴阳五 化生万物.气以成形.而 亦赋焉.犹命 也.
夫人受胎於母腹.而天何能以阴阳五 之气而生人也.
谓天地之气.自能入母腹.何以无夫之妇而又 孕.谓有孕而呼吸之气.是天地
之气.则是先有气.而天地之气又为后天矣.而曰天赋之气以成形.实有所未解.
曰兹.曰天者.非天地之天也.父母亦天地也.天地絪縕.万物化醇.男 媾 .
万物化生.人之生也.虽曰父 母血.而实父母阴阳五 之气.惟父母之气.五 俱
全.故子胎亦五 具备.父母五 之气.散於周身.而统於黄庭.又生於黄庭.黄庭
为心田.心居黄庭.为一身之主心动则一身之 气始动. 气动.聚会於黄庭.上升
丸.由夹脊尾 而出.父之气撞於母腹.与母之气交媾而有孕.斯时母纳父气.乃
25
先天之气.非后天浊 也.母之气亦是先天.非后天浊血也.
夫父母之气虽是先天.而合二气 之.一为真阴.一为真阳.真阳为先天.真阴
又为后天矣.而真阴真阳中.又各有先天后天之分.
盖真阴有五 之气.真阳亦有五 之气.人当受气之初.
得父之肾气而生肾.先天无形之肾也.此河图天一生水之象也.
得母之肾气而成肾.后天有形之肾也.此河图地 成水之象也.
得母之心气而生心.先天无形之心也.此河图地二生火之象也.
得父之心气而成心.后天有形之心也.此河图天七成火之象也.
得父之肝气而生肝.先天无形之肝也.此河图天三生木之象也.
得母之肝气而成肝.后天有形之肝也.此河图地八成木之象也.
得母之肺气而生肺.先天无形之肺也.此河图地四生 之象也.
得父之肺气而成肺.后天有形之肺也.此河图天九成 之象也.
得父之脾气而生脾.先天无形之脾也.此河图天五生土之象也.
得母之脾气而成脾.后天有形之脾也.此河图地十成土之象也.
在受气之初.父母先天五 之.后天五 之气.浑而为一.及其成形以后.父母
后天五 之气.散於五脏而充於周身.先天五 之.聚於黄庭.至虚至 .主宰一身.
能聚众 .能应万事.未发为性谓之中.已发为情.发皆中节谓之和.此中和之根源
所由 也.此阴阳五 之气所以成形.而 亦赋之实也.
成形之际.真阴真阳之气.生一身之 血.积至十月. 满一 .血周遍身.脱
母腹矣.既生之后.乳哺饮食.养至一岁.则 满二 .至二岁则 满三 .至十
五岁.则 满一斤之 .而阳关破矣.(注:未及十五而阳关 破者.先天 固也.十
五已过而阳关未破者.先天 足也.皆非中正.)阳关一破. 知 性之法.任其欲
用事.使先天虚 之性.为后天之气牵引而出.是为性之发生.发生之性.即发源
之性.此性在 为日.又为河图先天之五 .在道为真汞.又为日乌.又为木液.又
为黄 髓.在释为东土.又为悟空.种种喻名.皆指此发源发生之性而言也.阳关已
破.欲 用事.日日耗散父母之真阴真阳.人遂渐渐而衰而病.真阴真阳耗散已尽.
即死矣.
然则人也.纯是真阴真阳为之也.而欲长生 死. 可 将已失之真阴真阳而
还之乎.顾真阳已失.则真阴衰.必返已失之真阳以补之.而后可以 其初.欲返已
失之真阳.全赖现存之真阴.欲运现存之真阴.以 已失之真阳.须先将本体之性.
得纯熟.而后发源之性.始 妄动. 妄动.则真阴为我使用矣.真阴为我使用.
然后可以 书子午卯酉之功.子午卯酉之功毕.而大 之道成矣.
或曰:敢问发源之性.如何 法.
26
曰:此等功夫.乃圣门传授心法.苟非其人. 可得闻.
曰:大旨可闻乎.
曰:可. 经以乾卦为首.乾卦所载.皆明 性功夫也.伏羲八卦方位图.以乾
向上.以坤向下.坎位乎西. 位乎东.震下於兑.艮下於巽.此一层明 性之方位
也.
又乾与坤对.坎与 对.震与巽对.艮与兑对.此一层.明 性之起手工夫也.
如此 性.释迦为一合相之初功.又为到彼岸之初功.又为空色空受之功.
道祖谓之 性铸剑.又谓之 伏虎.又谓之作上天梯.又谓之阴阳 己.又谓
之在欲无欲.又谓之对境忘情.
脉望曰: 己之要.首要与之相忘.色欲之 始绝.次要 伏彼心.恩爱之情可
免.三要法则相济.庶得欢悦之心.四要勤修德 .乃致 明之佑.四者具备.晨夕
怠.三 纯熟.对境无心. 完固.方可入室下功.以 大 之道.
观此而 性之功用.又可详知矣.虽然.其中尤有秘旨.要非真师口授.必 能
明.欲得真师口授.须把中和工夫熟做而后可. 做致和工夫.则存心 与天 合.
又无功业济於世.乌足以享长生之 .固 得 大 之道也.
做致中功夫.则止 住.焉能对境忘情.心地 虚.如何开关通窍.又 能
大 之道也.
或曰:欲 大 之道而希天.固要致中致和. 性工夫做得熟.此 已明矣.敢
问大 之道何道乎.
曰:夫 广矣大矣至 至微包 无穷.欲知希天之实功.但看河 八卦 图.与
先圣造此 字. 可知矣.
康熙字典曰:日月为 .象阴阳也. 字从日从月.日字正书.月字变书.此何
象也.日字下合.而中止一画.月下 合.而中有二画.此何象也.日上月下.又何
象也.日月各四画.又何象也.能知所以取象之实.即大 之道也.
曰:敢问取象之实事.
曰:此圣门传授心法.必中和功夫做得有几分样儿.方可与闻.
三教皆中和
或曰:儒是致中致和.夫人而知之矣.道是致中致和.观太上定观经,感应篇.
祖全书.洗心语 .程途 书. 大彰明矣.至於释.以余考 释典.则似只以致
中为事.未尝讲究致和之 .是乎非乎.
曰:非也. 於今三教之 弊.无 释道 究中和工夫.即儒.亦 知中和工夫
矣. 三圣之真传.三教圣人.俱由致中致和.而得 希天之道.以成 成仙而成
佛也.
27
细观释典所载.无在而非致和.第梵语简奥.而人 之 觉耳.
试即一二言之:
报恩经:佛祖事亲.当大难食穷.无可如何之时.则割肉以救父母之饥.此是何
等至孝.至孝非致和乎.饥者 为食.佛祖 肯苟取. 舍身以救亲.穷 改节.此
是何等至 .至 非致和乎.心经咒语.自揭妙谛修持以成佛.又揭出妙谛教人修持.
以 众生.
又 刚经云:受持四 偈等.为他人 .此亦成己成物之道也. 非致和乎.又
云以七宝布施. 如以四 偈等.为他人 .其 胜彼.为善又轻重分明.此非致和
乎.又为歌 王割截身体.遭这大横逆.尔时犹无我相人相.一点瞋恨 生.如此矜
平躁释. 非致和乎.又 胎 湿化一 众生.皆 入无余涅盘而灭 之.此亦民吾
同胞物吾同与也. 非致和乎.又如是灭 无 无 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 者.
夫 这多众生.而佛祖之心.实未计及有一生是他所 .此真明其道 计其功也.
非致和乎又须菩提问:佛祖尽心以告.告毕.其心又如如 动.此非动则致和.而
静则致中乎.
法宝坛经:言 祖师事五祖.有 者差之破柴踏碓.贱辱已极.毫 介意.作
苦事.犹能明心 性.此又非动则致和.而静则致中乎.
大乘经云:植众德本.以慈修身.善入佛慧.通达大智.到於彼岸.名称普闻无
世界.能 无 百千众生.佛曰岸者.因 经河 而名之也.河图明 道之主.佛
称为此岸. 书明 道之辅.佛称为彼岸.未到彼岸之先.必植众德本.以慈修身.
通达大智.此非用致和致中之功.而到彼岸以 道乎.既到彼岸之后.又以己之所
修.去 无 众生.此亦明德新民之学也. 非致和之事乎.
又佛当 大乘经时.四众围绕.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如此虚心承教. 非动则
致和乎.
及其 大乘经已.佛即结跏趺坐.入於无 而身心 动.此非静则致中乎又佛祖
成道后.遂以佛道 众生.则其为君时.必以王道教养万民可知矣且佛有帝王之 .
所生八王子.又皆成大圣.则佛有圣德愈明矣.
夫先修圣德而后修佛道.此亦由圣希天之学也.又何尝外乎圣人中和之功哉.
又曰:具足菩萨 .十方等功德.证於无上道 .除 中和.又从何处积满功德.
具足菩萨之 乎.
又曰:常无懈倦.恒求善事. 一 .如此敬以持己.仁以接物. 非致中致
和乎.
又曰:众生 .如慕圣贤.
又曰:功德悉成满.圣贤众甚多.夫众弟子犹多贤圣圆满功德.则佛祖之教.全
28
是教人希贤希圣以成佛也. 有 用中和功夫者乎.
又曰:无 亿千万.功德 可 .安住於佛法.以求无上道.
又曰:如 於无 劫难 苦 .积功 德.求菩提道.未曾止息.夫以无 功德.
始得安住佛法以求无上道.是明明先做致和致中工夫.而后求道也.何得 用圣贤之
学乎.
又曰: 他人好 长短.於声闻人亦 称 其过 亦 称名赞叹其美.又 生
怨嫌之心.此非圣人致和之道乎.
又曰:当舍嫉恚慢.谄诳邪伪心.常修质直 . 轻蔑於人.此非致和之事乎.
又曰:常柔和能忍.慈悲於一 . 生懈怠心.应生恭敬心.此非致和乎
又曰: 人 骂.口则闭 .游 无畏.此与夫子之处桓魋何 . 亦致和乎.
楞严经云:波斯 王自虑发白面皱.逮将 久.佛言王面虽皱.性未曾皱.是明
明教王以穷 尽性之学也.阿难闻言.即长跪白佛:我辈遗失真性.颠倒 事.愿兴
慈悲.洗我尘垢.是明明要尽致中之性.以 致和之事也.
又云: 有 人.内政 身.以修国家.我於彼前现 主身及国夫人.命妇大家.
而为 法. 其成就.
所谓内政 身者.无非孝顺和睦慈 贞静之事.夫佛 人.犹必 人先能孝顺
和睦慈 贞静 身.以为国家修身之法.而后得 .
则男子欲成佛道.亦必先能孝弟忠信 义 耻自尽.以为国家修身之倡也明矣.
夫孝弟忠信义 耻等事. 非致和之事乎.
华严经曰:示现种种光明. 众生烦恼除灭.
又曰: 一 烦恼心垢及其余习.此非致和工夫乎.
又曰:常勤救护一 众生.而为 .此亦圣人民胞物与之怀也. 非致和乎.
又曰:永断一 众生忧苦.
又曰:使一 众生除烦恼.得清凉悦 .夫逆境困苦.人皆 堪其忧也.而佛教
永断一 忧苦.纯是欢喜悦 .此亦颜子之箪瓢 巷. 改其 .夫子之绝 七日而
弦歌自如.大舜之浚井焚禀.而爱敬如故也.其致和为何如乎.
又曰:普使涤除邪 .夫众生一 邪 之 .俱要使之涤除. 非教他归致和
乎.
又曰:种种修治无懈倦.寂然 动无 去.夫种种善 .时时修治.毫无懈倦之
心.及其修治以毕.则又寂然 动.此非动则致和而静则致中乎.
又曰:佛是 田功德海.能 一 . .则所 皆善. 非致和乎.
又 般经忏.教人改悔一 罪过. 一 善事.亦无非动则致和而静则致中也.
况佛祖香坛阐教.犹订有功过格.教人 习.以归中和.则是佛之真传.何尝外乎圣
29
人之致中致和也.
或曰:佛言致和.又有大 和处.
曰:何以 其 和.
曰:佛教要剃发出家.灭绝祖嗣.此是大 和处.
曰:佛之真传未尝教人拘要削发出家也.(注:薛道光和尚得 真传尤要还俗.)
而有出家为僧一教者. 过为后世孤穷无靠之人开一生 耳.此乃佛之权教.非佛之
正教也.
试观大乘经云:佛生八王子.一名有意.二名善意.三名无 意.四名宝意.五
名增意. 名除疑意.七名响意.八名法意.何曾灭绝祖嗣也.
且佛一身.万古长存.无处 有佛.无人 知佛之生有子.则又 啻有百千万亿
子孙也.
又况 祖曾谓众生曰: 欲修 .在家一得. 由在寺.在家能 .如东方人心
善.在寺 修.如西方人心 .但心清净.即是自性西方.
韦公又问:在家如何修 .
祖言:吾与大众作无相颂.但依此修.常与吾同处无别. 作此修.剃发出
家.於道何 .
颂曰:心平何 持戒 直何用修禅
恩则亲养父母 义则上下相
让则尊卑和睦 忍则众 无喧
能钻木取火 淤 定生红
苦口的是 药 逆耳必是忠言
改过必生智慧 护短心内非贤
日用常 饶 成道非由施钱
菩提只向心觅 何 向外求玄
所 依此修 天堂只在目前
由此思之.佛祖之教.何尝必须出家也.
曰:亲养父母.是有父子可知矣.
曰:上下相 .尊卑和睦.是有夫妻儿 叔侄弟兄 可知矣.又何尝教人绝嗣灭
.曰恩义.曰忍让.曰喜闻过.则又和之至也.
又云:菩提只向心觅.是明明教人於心之未发.要致其中.心之已发.要致其和
也. 何世之学佛者. 知从此处著眼.从此处著 .甘为后之孽僧所惑.徒自入庙
枯坐.食斋念咒.朝山作会.击鼓拜忏.运气焚尸.作一 无 有损之事. 可哀也.
宗幸得三圣真传.敢述仙佛之训.以劝学佛学仙之人.先以圣贤中和工夫自勉.方得仙
30
佛之真传. 然.徒自误矣.
或曰:先生这般指点出 .而仙佛之教真是先由致和致中.而得仙佛之法.以成
仙佛之道也.而予信之无疑矣.但仙佛之法.即此致中致和之功乎.抑别有道乎.
曰:仙佛之学.亦是穷 尽性以致於命也. 得专尽中和之性.而无 命之道乎.
曰:其道与圣门希天之道有 乎.
曰:无以 也.
曰:请问其同.
曰:佛经言 命之功 .道书言 命之功详.其言多是比譬.而比譬皆从 经而
出也.
曰:仙佛之书.既从 经而出.请将原原本本指出.以释后学之疑.免入邪歧之
.抛弃圣贤中和工夫.
曰:天下只有一个道.道始於天.天悬日月於上. 出图书於下.此大道之肇端
也.伏羲以前无文字.悟得天地日月图书之 .只以八卦图其爻象而已.文王则之.
而始作大 之经.周公孔子则之.而 著 经之解.而其所著之文字.固本伏羲之
也.夫人知之矣.而佛祖道祖则之.而作为经典.其文词皆本伏羲 经之义.世人所
知也.将欲一一指出. 天机 敢尽泄.姑即一二言之. 曰 出书.践属地上之
.而实以象人身之 也.人身之 .包藏有秘密天机.佛祖悟得此 .因谓之曰波
密.言波中包 有秘密天机也.
波即 . 曰 而曰波者.无波而包 之密机 出也.密即 书中之实事. 曰
实事而曰密者.言 书中之实事. 可轻泄.即 经几事宜密. 出户庭之意也.道
祖悟得此 而作为诗曰:白虎兴波出 房.亦一义也. 房.即 也. 曰 而曰
房者.象入 之形也.
白虎即 书之 . 乃白色.伤人之物.犹之白虎之伤人. 曰 而曰白虎者.
示人知人身之 花.最 伤人. 可轻忽取之也.又河图之五 .所以明乾道也.乾
道至刚至健.佛祖悟得刚健之 . 敢直言.因喻之为 刚.道家悟得刚健之 .
敢直言.而比之曰剑.乾之至健.静专动直.犹剑之至刚.能放能收.因名之曰雌雄
剑.乾道 能自健.必有修 工夫.犹之宝剑 能自 .必有磨 工夫. 经乾卦
爻.发挥修 乾道之功.恰似火中 剑一般.故道家称成乾之功为 剑.
河图为 道之主. 书为 道之辅合而为一者也.有日月合一之象.故先圣造字
以日月为 .佛祖悟得合一之 . 敢明言.而只曰一合相.
道祖悟得合一之 . 敢明言.而只曰三五合一.四象和合也.他如佛言西到东
.西天取经.道言东西一片一滴过东.凡如此之言东言西者.皆本河图 书东西二
位言之也.
31
至於道门 同 .全本大 而作.则人人所共闻也.余又何赘哉. 天机 敢明
注.如此大 言之.未甚 其相合. 能笃志圣贤实学.得闻三教之真传.始信仙佛
之所谓 命之道者.真字字俱从大 生出也.
或曰: 同 全本大 而作.后之一 道书.又本 同 而作.则是道祖希天之
道.为大 之道.固有书可考矣.而曰佛经本大 而作.余心犹未释然.如前所云
刚波 密解的从大 而出.余亦信之真矣.但佛祖作经.名为 刚般 波 密经.
般 . 祖训为智慧.合 刚波 密经 字.如何贯通得去.
曰: 祖智慧解.是解所以能般 之 .非解般 字义也
曰:何谓般.何谓 .
曰:尔雅释言.般.还也.先圣造般字象舟之旋.舟殳.殳所以旋也.佛 曰还
而曰般者.示人知 书直 .河图左旋之机.好似急 中旋舟也.道祖谓急水滩头稳
住船.亦此意也. .汝也.道称为彼.经.即 字月宫二阳也.
佛 曰阳而曰经者.取双管之字.以使天机 而 也.
刚般 波 密经者.言以 刚之乾德.般还汝波中包 至密之经也.
或曰:佛祖大般涅盘经.又从何而名之也.
曰:此经从 之下经三十四卦而名之也.大 上经三十卦.以乾坤始.而以坎
终.是羲文八卦坎 之功.只能补成乾健之体.乃 道小还元也.下经三十四卦.以
咸恒始.而以既未终.是羲文八卦兑震之功.能 全纯阳之 .乃 道大还元也.
佛祖悟得大还元之 . 其名为大般涅盘经.道祖悟得大还元之 . 其称为大
还 .
般.还也.涅.染皂物.盘.即盘.涅盘.入 之象也. 曰 而涅盘者.言人
入於此.好似处染皂之涅盘中.最 玷污.断难涅而 缁也.大般涅盘经者.大还涅
盘中之真经於其身也.周 下经逆交之卦.即大还涅盘之元也.
道谓大还 .亦是大还涅盘之 也.道 曰经.曰元.而曰 者.借 丸以形大
月中之阳也.
或曰:然则古人称涅盘为 生 灭.非与.
曰:未也.人能入涅而般经.即可 生 灭.古人为时所限. 敢少 天机.故
只言涅盘之功 .未注涅盘之字义也.
或曰:佛祖楞严经,华严经.其义为何.又从何而名之也.
曰:二经名同义.皆本大 而名之也.楞:四方木也.佛国有木.其体四方.得
地之象.其卦为坤.其树月月开花.其气温.服之长寿.其性严肃刚 .最难采摘.
少有 慎.中其毒气.大损元阳.好似 书之 .有肃 之气也.因 其名为楞严经.
华严经亦是此义.华即楞树之花也.而佛必 为如此之名者.取其天机已 而又未
32
也.
或曰:佛祖大乘妙法 华经.又从何而名之乎.
曰:大:即 道大还之大也.
乘:取乘马御 操纵由我之意.从 经坤卦牝马之贞生出.
妙:从 经兑卦生出.
法:即河图 书运 之法也.兑有 花之号.故佛曰 华.道曰候只候兑宫开 .
华经者:言此经如 花之华也.此经之名.大 天机. 敢再明.总之大乘妙
法 华经七字.是佛祖明伏羲八卦图.震 兑乾之功用也.震:主大乘者也.乾:
华经之所归根也.此等道 .至 至微.非熟做圣贤中和工夫.得闻 道.传授心法.
能明也.
或曰:佛经之名既如此.何以经中之文.又 实发经名之义乎.
曰:佛祖以 命之道乃上天至宝. 敢明泄.故经中多言致和致中.教人尽性做
所以得 命之道的工夫.而其 命之功.只於经名上.透 天机要妙.其余 微细
旨.以俟其人可传之时而口授之也.
子如信三教圣人.同由中和而 道之 真.恐仙佛别有直捷之 .试将性命
二字思之. 曰各正性命.道曰性命双修.佛曰双修是正.此三圣人之明言可信者也.
夫既同修一个性命.而人之性命只有一个.又何得有 样修法.如有 样修法.
即非真传.定是旁门. 要信他.
或曰:佛门有 筋经.道门有铜符铁券等书.亦言性命双修乎.
曰:达摩 筋经.乃保养乾元之一法耳.而必如此之保养乾元者.原为双修而设.
乾道一成.又必致和致中以 命之功.细观后载洗髓经.并人之骨髓俱要洗涤周到.
则其心性之光明. 事之尽善.可知矣. 无致中致和之功乎.况摩中宫时.尤要一
起.已明明 出致中之功矣.谌母铜符铁券.虽属外 服食.而其先必熟做中和
工夫. 过双修之道.然后可 也.
况外 之生克制化.悉本乎河图 书.又 外乎大 之道也.夫仙佛既 外乎大
之道.又安能 用圣贤中和之功哉.
虽仙佛之书. 致和之 .未能如儒书之详悉.而仙佛之心.无人我之 .得其
真传正教者.先要熟玩儒书致和之 .以尽致和之性.次要细 经典致中之 .以尽
致中之性.中和性尽.然后细授希天之道.此是的的正宗.
仙佛亲口所训也.奉劝世人.无 学 学仙学佛.惟以圣贤实学自勉.根本已 .
欲求 道以成 .则 道可得.欲求佛道以成佛.则佛道可成.欲求仙道以成仙.则
仙道可证. 然.舍本而务末.已失圣 仙佛之体矣.而欲得圣 仙佛之真传.决未
有此 之事.幸勿妄作是想也.
33
或曰:释儒道既同一道.而又分为三教.何也.
曰:此后人 其外面形迹之 同.而加之名色耳.而三圣人未尝有人我之 .
曰:佛何以削发披娑.
曰:西竺国制如是也.
曰:道何以必冠方巾.
曰:天之生人.头圆身方.此天地否象.顺道也. 耳 目 鼻居上.是为三偶.
坤卦也.一口并下身二门.是为三奇.乾卦也.
此天地天泰象.逆道也.道家 其顺 可.因冠方巾.於圆头之上.亦取地天
泰象.一心效大 而 逆道也.
曰:儒何只以为官是务.
曰:此后儒之偏 也.而真儒未尝必以为官终其身.孝经 云乎:夫孝者.始於
事亲.中於事君.终於 身.事亲尽孝.所以报父母之恩也.
事君尽忠.所以报君王之恩也. 身 道.即 大 之道以希天.使此身万劫长
存.分司造化.撑持天地.所以报天地之恩.而显父母之德也.
今儒 知 身 道.为 大 之道.错认著书扬名於后世.此文官所能.而非武
将所能也. 圣贤人人可 之道乎.
如谓 道是正心诚意之道.而心即在视听言动上正.意即在视听言动上诚. 有
事亲事君时 诚意正心.而 又别有空空诚正之学乎.
如谓以德 扬名.而忠孝乃德 之大者也.孝亲忠君.即可千古万古矣.又何须
另自 身 道以扬其名乎.
是明明教人先尽忠孝.以 其功德.然后 大 之道.以 万古 朽之真身.以
显万古 没之父母.以救万古 尽之民物.而扬其大圣大 大仙大佛之名於后世也.
何得以纸上之虚声.小视圣人之道哉.
或曰:三教圣人真是一道.而韩昌 之辟佛 . 亦非乎.曰:昌 所辟者.学
佛学 之 於伪者也.当时佛 之徒.所言所 .全失佛 之真. 惟昌 辟之.即
佛祖 君亦必辟之.此辟所当辟者也.何得为非.宗得三圣传授心法.仙佛之修.实
由圣贤学问以 希天之道.并非别有捷径.为佛 之徒者.急宜从圣贤实学用功.庶
得佛 之真传.而证仙佛之果矣.
舍中和 能却病延
凡天下一 邪教 端.皆藉却病延 .成仙成佛之 .以哄惑世人.而世人之习
邪教 端者.其始亦止却却病延 .成仙成佛而已.逮入其教.被教首花言巧语.将
符水於 知 觉时与彼食之.迷 心窍.任人无端摆布.至死 变.或去摩元或去食
秽.或去吃符.或去咒水.或"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