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风云人物—袁盎与士-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6-17) 网络资料 1617 0
汉代风云人物—袁盎与士- -                                      

      历史的记载,用事实告诉给我们一个真实的袁盎,他不避亲疏,正直无私,而且斋心仁厚,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国为民。所以,他不是小人,而是君子,是忠臣。但为什么他被称为汉代的“无双国士”?“士”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袁盎因为提议杀晁错,而晁错是忠臣,所以后世某些人就称袁盎为小人。但也有很多人认为他是君子,认为他的言行举止,是汉代国士的风范。那么,他到底是小人还是君子,是奸臣还是忠臣,是非曲直,历史的事实,告诉了我们一个怎样的袁盎呢?

  一个朝代的风云跌宕,一个朝代的兴衰荣辱,多少名臣将相沉浮其中,演绎出令人叹息、令人称颂、或悲壮、或激昂的风云故事。汉朝的大臣袁盎就是其中之一。他正直无私,却因为一件事而被称为小人。他忠心耿耿,却依然逃不脱横遭惨死的命运。他侠肝义胆,是汉代典型的“士”,那么,袁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士”又是怎么回事?

      汉、尤其是西汉,从高祖刘邦到武帝刘彻,这个时期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一个风流人物辈出的时代,而这些人物都未必有一个好的结局和下场。他们有的身败,有的名裂,有的身败兼名裂,甚至死于非命。晁错就是其中之一,袁盎也是其中之一。

  袁盎和晁错是搞不来的,他们两个势不两立到什么程度呢?只要袁盎在,晁错就不坐下。晁错坐在那儿,袁盎就不进来。两个人不能在一个地方吃饭,不能在一个地方说话,可谓势不两立。我们昨天已经讲过,晁错是对大汉王朝政权的巩固,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那么袁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晁错的死与袁盎是有关系的,是袁盎首先向汉景帝建议杀掉晁错的,所以历史上往往把晁错之死归罪于袁盎,其实这个是有点冤枉的,因为第一:首先是晁错提出来要杀袁盎,袁盎才向汉景帝提出来杀晁错的,用现在的话说,袁盎这可以算是正当防卫,顶多也就是防卫过当。第二:袁盎向汉景帝提出的建议,是一个个人建议。因为这个时候的袁盎是一个已经被罢了官的,贬为庶民的,这样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完全是一项私人建议,而真正最后决定杀晁错,是朝廷大臣正式打了报告,汉景帝做了批示,才把晁错杀掉的。第三点:晁错被杀以后,吴楚没有退兵,但是政治上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一些观望的,中立的国家,就觉得吴楚两国师出无名了,对于后来平定吴楚之乱,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观点,我们中国人的思想方法往往是种二元两分的方法,斗争的双方这一方如果是正人君子,另一方肯定是小人、一定是奸臣。既然历史上肯定了晁错,就要否定袁盎,晁错是忠臣,袁盎就是奸臣,晁错是君子,袁盎就是小人,所以历史上也有很多人,用这样的小人,奸臣之类的词来称呼袁盎。但实际上不是这样,袁盎不是小人,也不是奸臣。

  袁盎是一个很正直,很正派的人。我们都知道,西汉初年有一件重大的政治事件,叫做“吕氏之乱”,就是汉高祖刘邦去世以后,吕后专政,吕后去世以后,汉廷的大臣们联合起来平定诸吕。而平定诸吕当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人,就是当时的太尉周勃,也就是后来平定吴楚之乱的太尉周亚夫的父亲。周勃平定了吕氏之乱,安定了刘家的江山,当然是大大的功臣。所以汉文帝继位以后,对于周勃是非常地尊敬,周勃在上朝的时候也是得意洋洋,退了朝以后,我们看很多电视连续剧,看历史片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就是宣布退朝的时候,是大臣们跪下来,说吾皇万岁万万岁,然后皇帝先走。这是一般的礼仪,但是周勃上朝的时候,周勃先走。文帝目送之,这是很高的礼遇。有一次刚好袁盎就在旁边,袁盎就问汉文帝,说陛下觉得周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汉文帝说“社稷臣也”,就是社稷之臣,什么叫社稷之臣呢?就是能够和国家、和君主同生死,共患难,休戚与共,荣辱与共,这样的一种大臣,就叫做社稷臣,袁盎说,不对,周勃是功臣,不是社稷臣,汉文帝问他为什么?袁盎说你想想看,当年吕后专政的时候,周勃就是太尉,手上掌握着全国的军权,太尉是全国最高的军事长官,三军总司令,他手上是有军权的,他为什么不动作?那个时候刘家的王朝已经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危在旦夕的时候,周勃为什么纹丝不动呢,而后来吕后死了,所有的大臣都起来说,现在我们要平定诸吕,要把吕家封的王,都把他灭掉,去找周勃,周勃这个时候才出来,他不过是顺应了形势,顶多就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怎么能算是社稷之臣呢,所以只能算是功臣。那么袁盎说了这些话之后,汉文帝从此对周勃的态度就变了,汉文帝就庄重起来,或者说就把皇帝架子端起来了,周勃也就开始害怕了,诚惶诚恐了,周勃出去以后,就跟袁盎说,你小子混蛋,我和你哥是哥们儿,你居然在皇帝面前说我坏话?袁盎不做任何回答,后来没有多久,周勃的丞相职务就被了,就回到了自己的封地,封地的人一看周勃失势,丞相不当了,那些人就落井下石,就诬告周勃造反、谋反。汉文帝就把周勃抓到了监狱里面,这个时候满朝文武噤若寒蝉,惟独只有一个人挺身而出,为周勃辩诬,这个人就是袁盎。而且袁盎上下四方奔走,把周勃从监狱里营救了出来。从此周勃和袁盎也成了铁哥们儿,请大家想一想,这样一个正直正派的人能是小人吗?

  第二个例子,袁盎是一个宅心仁厚的人,袁盎当吴国的丞相的时候,他手下有一个人和他的婢女,就是他的丫鬟私通,按过去的说法就是私通,现在我们的说法就是相爱,但是在过去这个是不行的。袁盎知道了以后装糊涂,视而不见,置若罔闻,照旧信任他的这个下属,后来有人就给他的下属说,说你小子不要太得意了,老爷已经知道了,于是这个下属就畏罪潜逃,袁盎听说以后骑上马,把这个下属追了回来,说你不要走,我把这个婢女,把这个丫鬟赐给你,你们两个正式结合吧。所以这个人是非常地感激袁盎,后来袁盎出使吴国的时候,被吴王刘濞扣在军营里面,准备杀头,看守袁盎的军官就是这个人,这个人晚上跑到关押袁盎的地方,把周围的士兵用酒都灌醉了,然后对袁盎说,大人,你是我的恩人,现在跟我走吧。这个情节在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里面,真实的表现了这个细节,所以袁盎这个人,他不可能是一个小人。

  实际上,袁盎在朝廷当中,和在江湖当中,都有崇高的威望。汉文帝时期有一个有名的大法官叫张释之,张释之判决所有的案子,是依法办事的,就是按照当时的律条,规定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分,他就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分。为了这个事多次顶撞汉文帝,有名的大法官,这个人是谁发现的?袁盎。是袁盎发现以后,推荐给汉文帝的。汉武帝时代也有一个有名的清官,一个很正派的官员,叫汲黯,汲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汲黯是一个非常耿直的人,他在皇帝面前从来就是说实话的,他曾经非常直言不讳地批评汉武帝,那话说得非常重,他说“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说你这个人内心深处是很多很多的欲望,说的好听叫做雄才大略,说的不好听就叫好大喜功,说的再难听一点就是贪得无厌,你是这样一个人,可是外面还装出一副仁义的样子,你能做尧舜之君吗?这个话说得非常重的,另外他还有一个话也说得非常直,因为汉武帝他是这样,他登基以后,亲政以后他要提拔自己的人,赞成他的治国理念的,赞成他的政治路线的这些人,他从基层迅速地提拔起来,把这些老人逐渐地排挤出去,所以很多出身很低很差的人青云直上,坐直升机似的、坐电梯似的往上升。汲黯又去跟汉武帝说了,说陛下用人怎么跟堆柴火似的,堆柴火就是后面来的就放在上面,“后来居上”这个成语就是从这儿来的。

  汲黯是这么一个耿直的人,汉武帝这样一个皇帝,对于汲黯是非常地敬重,我们知道,汉武帝的亲信大司马卫青是地位非常之高的,卫青到宫里见汉武帝,汉武帝坐在马桶上接见他。卫青如果求见的时候,汉武帝正在上厕所,那来来来,坐在马桶上就跟他谈话。丞相公孙弘,这是总理了,政府总理了,职位很高的了,如果求见汉武帝,还要问一问是什么事儿,如果没有什么事,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汉武帝衣冠不整,就接见了。如果手下说汲黯求见陛下,他说要等一会儿,我把衣服穿好,一定要把衣服穿好,把帽子戴好,衣冠楚楚,才跟汲黯谈话。就是给汲黯最高的礼遇。汲黯是这么一个人,而汲黯最佩服的人是谁?袁盎,汲黯最敬佩的就是袁盎的为人,我们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汲黯这样的人最敬佩袁盎,袁盎会是小人吗?所以袁盎不是小人。

  袁盎不但不是小人,而且是真正的“士”,堪称无双国士。那么“士”又是怎么回事呢?什么叫做“士”呢?我这里给大家看的,就是现在我们知道的最早的一个“士”字,就是“士”这个字,战士的“士”这个字,最早就是这个字形,从这个字形看,很清楚的是什么呢?是一个人,他的头发梳起来,上面用一根棍,把这个头发串起来,这就是“士”,所以“士”的本意就是成年男子,特指未婚成年男子,古人一个男子成年的标志就是这个。就是把头发梳起来,然后插上一根棍。因为我们知道,在清代以前,我们民族是留全发的,人的一生只剪一次头发,就是出生三个月以后,大概基本上是百日,或者不一定是百日,是一个吉日,三个月以后的吉日,剪一次头发,就是把胎毛剪掉。这一天母亲就抱着孩子来到父亲面前,由父亲抚摸着孩子的头,给他起一个名,这个仪式叫做命名礼,就是从此这个小孩有名了,表示承认他来到了人间,加入了我们家族。然后这个小孩子头发就继续长,长长以后不再剪了,从当中齐眉毛往两边分,这个叫做“两髦”,所以这个小孩子也叫“童髦”,这头发再长长以后,就开始往两边盘,男孩子盘在两边,要盘成一个兽角的形象,野兽的两只角,这个叫做“总角”,所以儿童时代也叫“总角之时”。女孩子呢,也往两边盘,盘到最后这个形状像什么呢?像一个树桠,所以小女孩叫“丫头”。

  那么男孩子长到20岁,女孩子长到15岁,就不能再总角、再是丫头了,这个时候就要把头发往当中梳,当中盘起来,给他戴上一个帽子,再插上一根杆,这个男孩子的礼仪就叫做“冠礼”,女孩子不戴冠,插一根簪子,叫“笄礼”,这个时候,表示你加入社会,表示成人了,正式加入社会,可以有社交活动了。但是在周代,秦代,汉代,它有一个等级,就是只有贵族的男孩子才能够行冠礼,就是只有贵族的男子才能戴冠,才能戴帽子,平民不行,平民只能戴头巾,只能把头发盘起来,弄一个头巾把它盖在上面,把它一捆,你没有资格戴帽子,所以高帽子不是随便好戴的,戴高帽子是要有资格的。

  这样一来“士”我们就明白了,它就是贵族的成年男子。贵族分四个等级,最高一级就是王,就是天子,第二级就是诸侯,第三级是大夫,第四级是士。那么前三级贵族和“士”又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在于天子、诸侯、大夫除了可以加冠以外,还可以加冕,冕是什么呢,就是皇上上朝的时候戴的那个礼帽。冕,它的上部有一块板,这块板叫延,延的前后要垂着珠串,用珍珠一串一串地串起来垂在前面后面,这个东西叫旒,但是我们可能有一个细节不一定有,就是除了前后要垂旒以外,在这个地方,也要垂两颗玉,在耳朵旁边也要垂两颗玉,这两颗玉叫做充耳,它的意思说,正确的话你就听,不正确的话你就不要听,什么谗言,恶语,污秽之言,不要听,叫做“充耳不闻”,“充耳不闻”这个成语就是从这儿来的。那么前面的这个旒是什么意思呢,视而不见,就是不该看的你不要去看,不该听的你不要听,这是冕的作用。如果又有冠又有冕,那就叫做“冠冕堂皇”。天子、诸侯、大夫都有资格加冕,士加冠不加冕。所以天子、诸侯、大夫是有冕之士,士是无冕之王,“王”字,来看一下,“王”字实际上是“士”这个字上面再加一个冕,就是王了。

  但是不管你哪一级的贵族,都是加冠的,加冠呢一共三次,我们在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里面可以看到这个镜头,这个汉武帝15岁的时候,还是太子,汉景帝来给他加冠,举行冠礼,一共加三次,第一次加的叫缁冠,缁冠就是一个黑的帽子,加了缁冠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有治权,就是有统治权,第二次加的叫皮弁,皮弁是什么呢,皮弁是军帽,也是猎装,加了皮弁以后呢,意味着有兵权,所以加皮弁的同时往往配剑,所以我们去看《汉武大帝》的电视连续剧,你会发现那些皇帝一天到晚剑不离身,走到哪儿都是把剑带着的,因为剑是当时贵族男子的特权,也是他身份的象征,你必须有一把剑配在这里。第三次加的呢,叫做爵弁,爵弁是宗庙之冠,就是有祭祀权,就是有资格参加祭祀天地、祖宗的活动,我们知道当时国家大事就是两件事,一个是祭祀,一个是战争,“国之大事,惟祀与戎”。

  那么一个贵族男子第一次加了缁冠,有了统治权,第二次加了皮弁,有了军事权,第三次加了爵弁,有了祭祀权,那他就是一个非常有身份的男人了。所以对贵族的男子来说,到死这个冠,都是不能脱下来的,所以有一次内乱的时候,孔子的学生有一个学生叫子路,在战斗中用被敌人用戈把系冠的这个带子砍断了,子路马上放下武器,说“君子死不免冠”。作为一个君子我死了以后,这个冠都不能没有的,于是他就去系带子,不打仗了,这个时候,士兵们一拥而上,把他剁成了肉酱,孔子听说这个消息以后,立即吩咐厨房,把已经做好的肉酱倒掉,从此不吃肉酱了,吃肉酱他就想起他的学生子路来,他很伤心。

  所以加冠不是一件小事情,所以我们看,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我们看到,汉景帝那时候已经是病入膏肓,危在旦夕,但是挣扎着也要起来给他的儿子刘彻加冠,而且不到年龄,男子是20岁才加冠,他知道他不久人世,国家要交给这个太子,让他立即成人,就强行地给他加冠。

  所以当时的“士”,他都具有两个方面的特征,那就是绅士风度和侠肝义胆。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士人,如果他是绅士的话,他有侠肝义胆,如果他是一个侠士的话,他会有绅士风度。

  袁盎就是一个兼有侠肝义胆和绅士风度的人,袁盎是非常喜欢结交江湖豪杰的,他有很多很多江湖上的朋友,这些朋友有的也进了朝廷做官,有的在外面做隐士、做侠士,做游士,袁盎一视同仁,都皆为朋友。其中有一个大侠,江湖大侠,叫做剧孟,剧孟的镜头也曾电视剧《汉武大帝》里面出现,就是当时剧里面是讲太尉周亚夫率兵平叛,有人报告说有人求见,周亚夫说谁都不见,报告的说,这个人说他来这里你一定见,周亚夫说谁啊,说剧孟,啊剧孟,剧孟见。有那么一个镜头,周亚夫一看到,说吴王如果还没有把剧孟网罗在自己的账下,吴国这一次叛乱是肯定要失败了,这就是剧孟。

  剧孟和袁盎是好朋友,袁盎后来罢官,在家里面待着,斗鸡走狗,游山玩水,和剧孟是好朋友,当时就有人劝他袁大人啊,剧孟是一个赌徒,剧孟好赌博啊,非常喜欢赌博,赌博是一个很坏的事情,赌博是很害人的,赌博的人你不要和他来往,袁盎说,剧孟是个好赌博的人,没错,但是你知不知道,剧孟的母亲死的时候,前来送葬的车子有上千辆,他说这个人如果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缘,他说我看这个世界上,一个人有了灾难,上门求救,能够不以父母在家为托辞的,也不装作自己不在家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季心,一个是剧孟。

  季心是什么人呢?季心是季布的弟弟,季布和季心这哥俩都是大侠,但是特点不一样,季布的特点是重然诺,季布只要答应你一件什么事,绝对是要做到的。所以当时有一句话说,千金不如季布一诺,你有一千斤黄金都不如季布说一个“诺”,我们现在看电视剧里面,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所有人本来,应该按我们说“是”的,他们都说“诺”,还有观众提出来说,那听起来像NO,汉代的时候,是、承认、就是“诺”,诺言。诺言这个词就是从这儿来的。“诺”是什么意思呢?是,对,承认,认账、埋单,都是“诺”,季布是很重然诺的,而季心是非常勇敢的,就是他们两个都是闻名的大侠。而季心最敬重的人是谁呢?袁盎。那我们现在知道了,剧孟一个,季心一个,这些人都是侠士,也都敬重袁盎,由此我们可以知道袁盎这个人是有侠肝义胆的。

  那么袁盎既是一个有侠肝义胆的人,又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人,这就是他最后死于非命的原因,因为他太关心国家大事,他坚决反对立梁王为储,我们知道,汉高祖刘邦建立了大汉王朝以后定了一条制度,就叫做父死子继,就解决皇位继承这样一个问题。皇位的继承问题在中国历代王朝一直是一个麻烦事,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秦始皇开创新的帝国制度,这个制度有一个特点,就是原来封建时代的世袭制度,基本上全部取消,只留下一个就是皇位世袭,官员再不世袭了,秦以前西周、东周、春秋、战国这个官是世袭的,你的爸爸是大夫,你就是大夫,将来你的儿子也是大夫,从天子到诸侯到大夫都是世袭的,秦以后呢,官们都不能世袭了,惟独皇帝是世袭的,所以留下了一个皇位继承的问题。

  这个皇位继承在殷商时期它有两种方式,一个叫父死子继,一个叫做兄终弟及,就是一种是儿子接老子的班,还有一种是弟弟接哥哥的班,从周以后,就不能再兄终弟及了,因为弟弟接班是很麻烦的事情,但是由于窦太后很喜欢自己的小儿子,就是梁王刘武,多次提出来要汉景帝立梁王为储,就是汉景帝如果死了以后,就让他弟弟刘武来接班,窦太后这样考虑,一个是出于她喜欢小儿子了,做父母的总归是有些偏心,有些小女儿、小儿子总是占便宜的了,再一个就是窦太后觉得自己身体很好,而她的儿子景帝身体不好,她想再有一个儿子当皇帝,她继续做太后,这个是不符合制度的,不合规矩的,是非对不对,这个我们是说不清楚,你说是刘武做皇帝,对我们民族好,还是刘彻做皇帝对我们民族好,这个是已经说不清楚的问题了,但是从当时的制度来讲,肯定是不对的。袁盎反对,而袁盎这个时候是犯不着来反对的,因为袁盎这个时候已经退休了,你都已经退休了,在家里闲居,你管这闲事干什么?那就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忠心耿耿,为国家考虑,惹起梁王刘武的仇恨,派刺客把袁盎杀了。

  这里面有一个细节很重要的,就是第一个来杀袁盎的刺客没有杀袁盎,这个刺客来了以后,到处打听。逮住一个人就问,你看袁盎这个人怎么样?他说好人啊!你看袁盎怎么样?君子啊!请问你觉得袁盎怎么样?侠义啊!这个刺客问了一圈以后,回来以后他下不了手,于是他跟袁盎说,我是梁王派来的,梁王派我就是来杀你的,可是我下不了手。但是我告诉你,我不杀你,还有得是人来杀你,你还是躲起来吧,袁盎没有躲,终于被梁王派来的刺客杀了,所以袁盎也是死于非命,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袁盎也是死于国难。

  和袁盎一样反对立梁王为储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窦太后的侄子窦婴,窦婴和袁盎是好朋友,他们两个和晁错都搞不来,最后,袁盎死于非命。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