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酒具赏析

风清扬斈 17年前 (2006-06-11) 网络资料 3135 0

古代酒具赏析

  1【四羊方尊】
  商晚期偏早器。原器一九三八年出土于湖南省宁乡市,是我国现已发现的较大的方尊,高五十八点六厘米,重近三十四点五公斤。此尊造型简洁优美,采用线雕、浮雕手法,把平面图象与立体浮雕,器物与动物形状有机地结合起来。整个器物用块范法浇铸,一气呵成,鬼斧神工,显示了高超的铸造水平。方尊四角的四只卷角山羊,以脚踏实地的有力形象承担着尊体的重量,使得这个上边长(五十二点四厘米)几乎与器高相等的器具显得挺拔、刚劲,丝毫没有头重脚轻之感。羊在古代寓意吉祥。四羊方尊以四羊、四龙相对的造型展示了酒礼器中的至尊气象。
  四羊方尊的出土地湖南宁乡,由于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出土了大批的青铜器,其出土青铜器被称为"宁乡青铜器群"。四羊方尊便是"宁乡青铜器群"的代表,也是宁乡出土最早的青铜器。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天觚】
  
  觚(gu)是流行于商代至西周初的饮酒器。整个觚体分为三段,上部器口与细颈为容体,中间的腹部为实心,考古学上称之为"假"腹,下面为圈足。这样的造型设计符合力学原理,使重心降低,增强了器物的稳定性,显得精巧别致而又不失沉稳庄重。商代酒器最基本的组合是一爵一觚,用以斟饮;也有与斝成组合的。其形制为圆柱形,器体较高且细,多为喇叭形,通体呈X形。商周时觚非一般饮器,有一句成语为"不能操觚自为",即指觚的多寡与饮者的身份地位、人品、酒量相关,只有高品位的人方可用此器。
  天觚是西周前期的饮酒器,原器通高26厘米,口径15厘米,现藏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敞口,束颈,厚方唇,腹部不显,高圈足。颈饰仰叶纹,有鳞纹边饰。腹饰对称夔纹,圈足饰卷体钩鼻兽纹。全器自颈至圈足有四道三棱形棱脊,上饰人形几何纹。此觚纹饰奇丽,同类器形较为少见,属国家一级文物。
  
  3罍(上面三个田下面一个缶)(lei)是大型的盛酒器,又可盛水,在青铜礼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诗经.周南.卷耳》中即有"我姑酌彼金罍"之语,《周礼.春官》载:"凡祭祀…...用大罍。"函皇父簋铭亦云"两罍两壶",说明罍和壶是容量不同的一组容酒器。罍从商代晚期出现,流行于西周和春秋。罍有方形和圆形两种,方形罍出现于商代晚期,圆形罍商代和周初都有。
  对(上面三个田下面一个缶)是西周中期的盛酒器,原器通高46厘米、口径23厘米、腹深38.5厘米、重18公斤,1973年陕西省凤翔县劝读村出土,现藏于陕西凤翔县文化馆。
  平折沿,方唇,颈部内敛,肩上有一对兽首衔环耳,弧腹斜收,圈足较高。颈饰一周夔龙纹,龙昂首,上唇特长,卷曲下垂,歧尾内卷上扬。肩部六枚大圆涡纹与变体夔纹相间排列。腹饰下垂的蕉叶纹,每片蕉叶均以两条相向的立式夔龙组成。圈足饰两周弦纹。
  对(上面三个田下面一个缶)的铸造时期,正是周人逐渐摆脱殷商神秘繁缛的美术传统,形成庄重素雅的自身风格的历史阶段。从器型上来看,已由商代的瘦高形渐变为矮粗形,肩部丰满,同时通过加宽沿部和圈足,使全器达到一个比商罍更加稳定的造型。在纹饰方面,浮雕都较低,没有商器上那些耸出器表的锐角巨目。虽然全器多处以夔龙为饰,但变形得非常厉害,除目纹外其它的细节都在蜕化,成为一种装饰意味很强的图案,显然狰狞的夔龙在周人的信仰世界中已经淡出了。
  
  4【鸟纹爵】
  
  爵是最早出现的青铜礼器,用以饮酒,兼可温酒。《说文》:"爵,礼器也"。爵这种酒器的命名,是由于它的造型象一只雀鸟,前面有流,好象雀缘,后面有尾,腹下有细长的足,古代"爵"与"雀"同音通用。
  鸟纹爵是西周中期的饮酒器,原器通高22厘米,口径17.4厘米×7.5厘米,重0.88公斤,1946年入藏故宫博物院。
  宽流,帽形长柱,圆鋬,中腰微收,下承三宽形刀状足。流、腹均饰凤纹,高冠长尾,造型舒展不拘。以鸟纹作为装饰的爵遗存较少。
  
  5【晨肇宁角】
  角是从爵演化出来的一种新型酒器,大量出现于殷商晚期或商周之际。其用途与爵相同,亦是饮酒器。《礼记.礼器》说:"宗庙之祭,尊者举觯,卑者举角"。《考工记.梓人》引《韩诗》云:"一升曰爵,二升曰觚,三升曰觯,四升曰角,五升曰散"。一般墓葬中出土的酒器是觚、爵组合,但有时以角代爵,如安阳殷墟第160号墓就是十觚与十角相配,在河南鹿邑商周之际的大墓中也有类似现象。虽然角与爵用途相同,但其数量却少得多,而象晨肇宁角这样带盖的角就更少见了。现在所说的角,是宋代金石学家对无流而具两翼若尾的爵形器的习惯称谓,其容量与爵相若。
  晨肇宁角是西周早期的饮酒器,原器通高28厘米,1986年8月出土于河南省信阳县浉河港乡浉河滩,现藏于信阳地区文物管理委员会。
  V字形口,深腹圜底,三棱锥足,兽首鋬,两翼有扉棱。盖顶有半环钮和扉棱。盖、腹饰雷纹衬底的兽面纹,鋬饰兽面纹,足外饰蕉叶蝉纹。该角构思巧妙,美观庄重,无论在造型上或是纹饰上,与同时期同类器物相比,都堪称佼佼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6【绹索龙纹壶】
  
  壶为古代盛酒或盛水器,最早出现在商代早期。壶的形制在商代多为圆形、扁形、瓠形三类,周代以后又增加了方形、椭圆形等。战国以后,大腹的圆壶自名为钟,汉代时方壶自名钫,扁壶在战国时自名为钾。
  绹索龙纹壶是春秋晚期的盛酒器,原器通高44.6厘米,宽26.6厘米,传山西浑源李峪村出土,现藏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高体束颈鼓腹,颈部置一对兽形耳,口沿下饰内填一对夔龙的垂叶纹带。颈腹部有带状饰五道,均以绹索纹带为界纹。第一、三道纹饰为夔龙纹,第二道纹饰为夔凤纹,第四道纹饰为鸟兽纹,第五道纹饰为内填夔龙的垂叶纹。圈足饰垂叶纹带和变形龙纹带。全器通体纹饰,极为精美。
  
  7凤柱斝
  
  斝是(jia)是青铜礼器的一种,盛行于商周时期,一般为盛酒行裸礼(古代酌酒灌地的祭礼)之器,兼可温酒。
  凤柱斝铸于商代晚期,原器通高41厘米,口径19.5厘米,重2.9公斤,1973年出土于陕西省歧山县贺家村,现藏于陕西省历史博物馆。
  同墓葬出土青铜器共35件,凤柱斝是其中最为精美的。该斝侈口,口沿立双柱,三个三棱锥足,器底略向外鼓,两柱项端各置一圆雕高冠的凤鸟。鸟作站立状,冠耸立,圆目鼓睛,正在举目远眺,那娇美健壮的身躯和姿态,寓意着生命的活力,具有很强的装饰效果和艺术造型。腹部纹饰分上下两段,均为云雷纹组成的饕餮纹。这种分段式的斝,足的断面呈丁字形,与殷墟第二期同类器物相似,惟纹饰略有变化。
  凤是鸟中之王,向来被人们当作祥瑞幸福的象征和爱情的比喻,早在三千多年前,已被人们理想化,并赋予种种神秘的色彩。
  凤鸟作为青铜器纹饰很多,这些纹饰变化多样,神态各异,显示出凤鸟不凡的风姿。但这些纹饰多为线雕,而凤柱斝双柱上的凤鸟则是圆雕,在这类酒器中颇为罕见,反映了三千多年前商代青铜造型艺术的高深造诣。
  
  8【铜冰鉴】
  
  铜冰鉴是战国时期的一件冰酒器,原器1977年出土于湖北随县曾侯乙墓中。曾侯乙墓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其造型和纹饰在继承商周以来的中原青铜文化传统的基础上有很大的创新。
  铜冰鉴便是曾侯乙墓青铜器的代表器物,集中表现了曾侯乙墓青铜器新颖、奇特、精美的特征。
  铜冰鉴的四足是四只动感很强,稳健有力的龙首兽身的怪兽。四个龙头向外伸张,兽身则以后肢蹬地作匍匐状。整个兽形看起来好象正在努力向上支撑铜冰鉴的全部重量。鉴身为方形,其四面、四角一共有八个龙耳,作拱曲攀伏状。这些龙的尾部都有小龙缠绕,还有两朵五瓣的小花点缀其上。
  在中国古代,人们喜欢温酒,温酒不伤脾胃。夏季也嗜喝冷酒,冷酒可以避酷暑。铜冰鉴是一件双层的器皿,鉴内有一缶。夏季,鉴缶之间装冰块,缶内装酒,可使酒凉。所以说铜冰鉴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最原始的"冰箱"。当然亦可以在鉴腹内加入温水,使缶内的美酒迅速增温,成为冬天时饮用的温酒。
  
  9【龙纹觥】
  
  觥(gong)是一种盛酒或饮酒器,《诗经》屡见其名,如《七月》:"称彼兕觥"。觥最早出现在商代中晚期,一直沿至西周中期,西周后期逐渐消失。其形制有盖,有流,有鋬(pan),下有方座或四足。觥的纹饰多极精美,大多有生动的动物花纹,在当时应是最贵重的器物。
  龙纹觥是商后期盛酒器。原器通高19厘米,长44厘米,1959年出土于山西省石楼桃花庄,现藏于山西省博物馆。
  龙纹觥体似兽角,前端龙首昂起,后端宽阔平齐。龙首双目凸起,两角上指,张口露齿,形象狰狞。龙首后的脊部有盖,盖正中有菌状钮,龙的躯体置于器盖上,左右蜿蜒,尾部卷曲,与器浑然一体。下设长方形矮圈足,纵向两侧各一缺口。腹两侧镂雕爬行的鼍和举首、吐舌、扬尾的龙,其间点缀鱼状动物和虺。此器造型奇异,在青铜器中仅此一例,鼍纹似扬子鳄,在青铜器纹饰中也极为罕见。
  
  10尊——这是一种大口酒器,大都颈微缩、凸肚、平底。宴会和通常待客都用。古人说“决胜于樽(尊)俎之间”,就是与谈判对方在饮酒食肉的酒宴上取胜。俎是盛肉器。由于它使用普遍,后人简直将“尊”作为酒杯的代称。
  豆——一种高脚木制器,豆其实是古代盛肉盛菜的器皿,常用以装酱、醋之类的有汁调味品,但也用来盛酒。《考工记》有“食一豆肉,饮一豆酒”的记载,有人说豆和斗字通,斗也是盛酒器。
  斗——也是酒器,不能和量器升之斗相混。但它确实是容量比较大的酒器。《诗.大雅.行苇》有“酌以大斗”的诗句,京剧《珍常寨》里李克用的唱词也有“太保传令换大斗”的句子。斗酒大概是平常人的适宜酒量,一斗是一大盏。
  爵——一种状似鸟雀(爵、雀字同)或饰有鸟雀图形的敞口酒器,腹下有三脚。爵是一种典礼时用的酒器,君王赐酒给臣下用。所以它和“爵禄”、“爵位”联系起来了。
  觥——一种平底、有把、口上刻有牛凹图形的大口酒器。《诗.周南. 卷耳》有“我姑酌彼凹觥”的诗句,旧注说:“觥大七升,以凹角为之。”但并不一定是角制的,考古家发现有铜凹,容量确比通常酒杯为大,所以后人常泛称大酒杯曰觥。
  觚——觚字古与“瓠”通,即是葫芦,古人常用葫芦壳当作飘盛水浆,当然也可以盛酒,这种酒器的名称大概由此而来。觚是大口、底部缩入的酒器,它的容量,据《仪礼》郑玄注:“爵,一升;觚,二升;觯(也是大口酒器),三升;角,四升。”但也有说是角可容三升的。
  ——一种三脚、大腹、有把、饰有禾纹的酒器。据〈说文解字〉, 即爵,夏代叫“ ”,商代叫“ ”,周代叫“爵”,叫法不同而已。地下发掘出来的有陶制和青铜制,但〈左传〉上却说是玉制酒器。现在看到的都比爵要大一些,古书上说可容酒六升。
  卮——一种扁圆形的大肚酒器。〈史记〉记载项羽在鸿门宴上赐给刘邦的武卫樊哙喝的酒就用卮,可见是一种大容量的酒器。〈史记〉说项羽给樊哙“则与斗卮酒”,当是特别的大卮,可容一升。
  角——一种圆形的酒器,同时也是量器。《吕氏春秋.仲秋》:“正钧石,齐升角”意思是要校正给一量器和衡器。注说:“石、升、角、皆量器也”。依次序排列,角在升之后,显然比升要小,后世酒肆里卖酒用来从坛里舀酒的长柄酒提子就是角。〈水浒〉传里的梁山泊好汉到酒店里常喊酒家打几角酒,可见宋元明时代已经如此。现行的酒店的酒提子(角)有半斤提,四两(现制为市秤二两半)提两种。
  
  11【莲鹤方壶】
  
  壶,青铜酒具的一种,也是青铜礼器的重要种类之一,自商代已有之,主要盛行于春秋战国时期。《诗经》中曾有过"清酒百壶"的记载,所指的便是这类器物。其造型多种多样,有方壶、扁壶、圆壶、瓠形壶等等,大致特征为有盖,两侧有系,腹部较大,颈部较长。商代青铜壶多为贯耳,圈足的扁壶,周代时器形渐趋于成熟,东周时则以扁圆壶及方壶作为当时青铜器的代表,形制、纹饰也愈加丰富。
  莲鹤方壶是春秋中期青铜制盛酒或盛水器,1923年于河南新郑李家楼春秋郑国大墓出土。此壶原为一对,一件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另一件藏于河南省博物馆。原器通高126厘米,形制宏伟。
  此壶主体部分为西周后期以来流行的方壶造型,有盖、双耳、圈足,重心在下腹部,遍饰于器身上下的各种附加装饰,不仅造成异常瑰丽的装饰效果,而且反映了在春秋时期青铜器艺术审美观念的重要变化。壶身的纹饰为浅浮雕并有阴线刻镂的龙、凤纹饰。有的是以鸟兽合体的形式表现,虬屈蟠绕,布满壶体。圈足上每面饰相对的两虎,器盖口沿饰窃曲纹。壶颈部四面均有龙(兽)形耳,两正侧面作回首反顾之龙形,有花冠形角,体积很大,冠与身躯均有镂空的精美花纹。壶腹下部四角又有附饰的有翼小龙,作回首向上攀附之状。兽角翻卷,角端如花朵形。圈足下有双兽,弓身卷尾,头转向外侧,咋舌,有枝形角。承托壶身的兽,和壶体上所有附饰的龙、兽向上攀援的动势,相互应合,共同在观者视觉上造成壶身轻盈、移动的感觉。
  壶盖上部为两重骈列的莲瓣形装饰,向四周翻仰,有力地烘托出盖心一只展翅欲翔的鹤。鹤的形象生动真实,为早期青铜器艺术中所罕见,是春秋时期时代精神的象征。其反映了一种新的生活观念与艺术观念,是活跃升腾的精神力量之形象的显现。
  此壶构图极为复杂,构形设计非常奇妙,铸作技艺卓越精湛,堪称春秋时期青铜艺术的典范之作。
  
  12【曽仲斿父壶】
  
  
  壶为古代盛酒器或盛水器。青铜壶始见于商代。"壶"字在金文中就象是一个有盖、腹部略鼓,两边有系的容器。
  曾仲斿父壶为春秋时器,一九六六年出土于湖北京山县。原器通高六十六厘米,上口长二十三点一厘米,宽十六点三厘米。壶盖上饰有精美的莲瓣,为春秋青铜壶典型的造型。盖内及壶口内壁有铭文十二字,铭文大意为,曾侯的次子斿父用好铜铸造了此壶。
  曾仲斿父铜壶铭文白话译文:
  曾侯仲斿父用好铜自己制作了(一把)宝贵的祭祀用壶。
  
  13【鸮尊】
  
  
  尊为古代盛酒器。铜尊,最早见于商代。鸮,俗称猫头鹰。在古代,鸮是人们喜爱和崇拜的神鸟。鸮的形象是古代艺术品经常采用的原型。商代的玉器、石器、陶器、青铜器中,都有精美的鸮形。此鸮尊即是商代鸟兽形青铜器中的精品。
  鸮尊一九七六年出土于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原器为一对两只,铸于商代后期。原器通高四十五点九厘米,外形从整体上看,为一昂首挺胸的猫头鹰。通体施以纹饰,富丽精细。喙、胸部纹饰为蝉纹;鸮颈两侧为夔纹;翅两边各饰以蛇纹;尾上部有一展翅欲飞的鸮鸟,整个尊是平面和立体的完美结合。尊口内侧有铭文"妇好"二字。
  "妇好"应是商王武丁之妻。据殷墟甲骨文记载,妇好是一位能干、有魄力的女子。生前,她曾参与国家大事,主持祭祀,还带兵征伐过羌、土方等方国,颇具传奇色彩。
  
  15青铜方罍 商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这是一件大型的盛酒器,整器自上而下装饰了六段花纹,以腹部为主干纹样,分三段:上段作鸟纹;中部为一锐牙裂口,形状猛烈的巨大兽面纹;下段也作兽面纹,唯形象与中部不同。全器纹饰以云雷纹为地,主干纹样粗壮突出,极有气势。器的每面中线及四角均出棱脊,使器物更为稳重庄严。
  
  16凤纹卣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卣是西周前期最主要的酒器,数目倍于商,并且有多种式样的变化。这件卣纹饰特别精美,盖和腹部的回顾式大凤纹羽冠逶迤交缠,华美异常,范铸技术也十分精湛,是西周卣中难得的精品。此卣出土于安徽屯溪古越族的墓葬中,同出器物多为春秋战国之际的青铜器。在春秋战国之际越人的墓葬中埋藏有如此精美的西周铜器,显示了他们对先进的中原文化的仰慕之情。
  
  17父庚觯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父庚觯是圆体垂腹的觯,颈部饰蕉叶纹和分尾的鸟纹,腹部则为对称的凤鸟纹,昂首垂尾,华丽而精美。从西周初年起,鸟纹装饰逐渐增多,并常作为主题纹样,且形式日渐华美,尤以康王、昭王时代最为著称。
  
  18兽面纹尊 商
  
  商代中期(公元前16世纪-前13世纪)
  这件尊口部侈大,超过肩径,肩部丰圆突起,圈足较低,是商代早中期常见的式样。此尊的肩部有三个牺首,体现了商代中期铸造技术的发展。肩腹部兽面纹精丽工整,结构紧密,兽目及躯体上与方整齐排列的羽状纹饰更见绵密精细的气质。但整个图象仍有强烈的抽象感和神秘感,兽面的主干和地纹没有明显的区别。
  
  19壶 商
  
  商代早期(公元前16世纪-前13世纪)
  壶是古代盛放酒的容器,沿用的时间很长,从商代直至汉代或更晚,其造型的变化也极其丰富复杂。这件小口长颈的壶是商代中期盛行的形式,壶肩上有两个穿,可见原来连有活动的提梁。器身有华丽繁密的纹饰,除盖上的卷体龙纹外,壶的肩腹部布满婉转流畅的纹样,极见精美。壶的圈足内有一个X形的铭文,为作器者的氏族徽记,十分难得,是青铜器中发现最早的铭记之一。
  
  20镶嵌几何纹方壶 战国
  
  战国晚期(公元前4世纪中叶-前221年)
  敞口,直颈,弧形方腹,有一对兽首铺首衔环,方圈足。通体镶嵌红铜和绿松石组成的几何纹饰,线条曲折多变而富有规律,色彩协和而富有对比,具有很强的装饰性,体现出战国晚期青铜器装饰艺术的高超水准。
  
  21效卣 西周
  
  西周恭王(公元前10世纪中叶)
  卣是古代用于盛放香酒之器,多装饰精美。这件器盖部和腹部都饰有华丽的凤鸟纹,凤首回顾,生动多姿,器物的颈部和圈足上也装饰有回顾的龙纹。此卣铸有铭文七行六十八字,记效因受到父亲公东宫转赐的天子赐品而作器纪念。
  
  22铜承露盘玉高足杯
  
  西汉(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
  
  通高17厘米 1983年广东省广州市象岗山出土 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藏
  这件器物由高足青玉杯、托架及承盘三部分组成,以金、银、铜、木、玉五种质材制作。整个容器以玉杯为主,以三条金首银身的龙衔着三瓣之器为杯托,置于铜盘上。设计奇巧新颖,匠心独运,突出了群龙拱托玉杯的气势,显得高贵神奇,是南越王国金属细工与制玉工艺相结合的精绝之作。汉代人们认为,神仙降露于人间,人们喝了这种神露,可以长生不老,有学者就称此玉杯为“承露杯”;还有学者认为秦汉时期统治者经常服食仙药以祈求长生不老,该墓中同时出土有五色药石,所以这件玉杯可能是南越王生前用来服食药石的特殊用器
  
  23鎏金高足杯(北魏)
  
  (通高115口径96)1970年山西省大同市出土山西省博物馆藏
  
  24鎏金朱雀衔环杯
  
  满城汉墓出土文物
  
  25云纹铜禁
  
  春秋时期。1978年至1979年于河南省淅川县下寺出土。高28厘米,长107厘米,宽47厘米。铜禁 是古代安放酒器的案形器,大约始于西周早期,至迟到春秋中晚期仍未被淘汰。此为长方体,禁的中心为平整光亮的素面,禁的四边和四个侧面饰多层立体透雕云纹,器下有十个昂首前行的虎形器足。禁面四侧等距离地攀附着12条龙头怪兽,头均向禁面,呈现群龙拱卫的壮观场面。这是一件镂空透雕、浮雕和立雕状附加饰物完美结合的青铜工艺品。铜禁四周攀附龙头怪兽,框边纹饰结构均为多层云纹,表层纹饰与内部多层铜梗构成复杂的空间立体镂空装饰,层次丰富,花纹精细,精确度也极高,应该是使用失蜡法铸造的。现藏于河南省文物研究所。
  
  26战国.青铜大缶
  
  此器70年代出土于湖北省随县曾侯乙墓,为战国时期的一种储酒器,器形高大,高为1.26CM,腹径为1.22CM,重量为327.5公斤,铸造也十分精美。
  现藏湖北省博物馆
  
  27蝉饰铜方缶
  
  蝉饰铜方缶高9.6厘米,口沿边长久5厘米,宽已7厘米,重仅以75公斤。观其体形,似不便做饮器,而测其尺寸,似又不适于盛储酒,推测它是一种有特殊用途的酒器。
  
  28鸭形盉
  
  西周(约公元前11世纪——771年)
  
  通高25.2厘米 长31.8厘米 1988年河南省平顶山应国墓地出土。
  盉与爵配套可以盛酒,与盘配套亦可盛水。鸭形盉以鸭腹为器身,背部开口,上面加盖,腹下铸柱状足,鸭首当流,鸭尾作鋬, 鋬上站立一小铜人,以其手足将器身与器盖巧妙地连为一体。盖沿与口下饰长尾凤鸟纹一周。盖内有阴刻铭文43字,笔画均匀,字迹清晰。铭文记述应国使者“匍”到氐这个地方探访邢国的国君邢公,邢公派一名叫的官员会见了他,并赠送给他一些礼物。后来匍用邢公所赐的铜做了这件盉,以作纪念。
  该盉构思巧妙,造型优美,之所以设计为鸭形事出有因。它是根据西周严格的等级制度所制造,像匍这种卿大夫一级的贵族,只能用鸭、鹅之类造型的器物。由此可见这件鸭形盉不仅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亦是研究西周时期礼仪制度的实物资料。
  
  29“折”铜斝
  
  西周(公元前11世纪—公元前771年)
  
  
  通高34.1厘米 1976年陕西省扶风县庄白家出土 陕西省周原博物馆藏
  根据考古发现,铜在二里头文化时期就已经出现。西周时期,铜斝数量减少,形式渐趋单一化。这件铜斝,腹部肥大,高领,侈口,柱足,一 鋬,两柱呈伞状,盖上有双首蛇形半环纽,两侧有半圆形缺口,扣合时以便纳柱。腹部饰双道折线纹,肩饰饕餮纹,以雷纹为地,盖饰斜角雷纹,间以目纹。盖内有铭文2行7字,鋬内有铭文2行8字,记折为父乙铸祭器。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