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与客家文化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6-05) 网络资料 1733 0

大學與客家文化
政策論壇之一:「義民大學」引言

梁榮茂
台灣大學中文系  教授


    大學是人類腦力激盪、智慧開發的聖地,是研究學術追求真理的殿堂,是做育英才、創造發明的搖籃。先進國家無不以擁有許多優異而歷史悠久的大學而自豪。胡適博士曾因歷史悠久、泱泱大國的中國竟然沒有超過百年歷史的大學而感到痛心不已,足見大學對於一個國家與人類文明的提升有其必需性與重要性。
    客家人避秦,輾轉遷徙到台灣,只為求得一個安身立命之所,然而因台灣係一多族群多元文化的移壟社會,客家人來台略晚於福佬人,人口約佔百分之十五,且大多住在山區務農維生,經濟力萎弱,社會層級不高,政治地位更是微不足道,客家人是如何生存下來的?倒也是奇蹟。台灣歷經西班牙、荷蘭、明鄭、清朝、日本第五次政權的更替,然而台灣文化異質化的現象並不明顯,尤其是客家人以山區務農為大本營,與外界接觸不多,所受影射甚小,故客家語言、音樂、習俗等大致尚能保持原貌。及至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政權來台支援,便以強大的政治力量及高壓殘暴的手段推行「國族獨尊」政策,台灣的各種鄉土語言就受到無情的打壓;五、六0年代,輔以無孔不入、威力無比的電子媒體—電台與電視台,從空中、從地面,籠罩一切,吞吐一切,掃蕩一切,本已居於弱勢的客家語言文化,經此打壓更是奄奄一息,客家人面對自己語言文化即採流失的危機,無不憂心忡忡,焦慮可分。病人的痛苦在哪裡,只有病人自己知道,客家人的痛苦在何處,也只有客家人最清楚,其他人所知有限,故反對也輕鬆大方,請看下面的一則報導:
    過去一百年來,美洲與澳洲是全球弱勢語言消失情況最嚴重的地方。以美國原住民(印地安人)語言為例,已經從歐洲人抵達之前的數百種,遽降至今日不到一百五十種。
台灣也被報告列為「危機地區」,因為島內的二十三種語言之中,有超過半數已經「屈服在華語的壓力之下」,與台灣同屬「危機地區」的還有南太平洋的新喀里多尼亞,當地原住民已被法語取代。
就整個亞洲地區而言,中國大陸的弱勢語言「在許多地區前途未卜」,不過在日本、菲律賓、印尼、巴布亞紐幾內亞等太平洋地區,語言多樣性倒是欣欣向榮,這個地區有兩千多種語言仍在使用,佔全球三分之一。
語言消失的原因很多,包含政府的高壓政策、經濟壓力造成的民族同化、移民趨勢、疾病與天災等。當弱勢語言使用者必須學習並使用強勢語言才能夠餬口為生,這種語言也會逐漸凋零。
不過人為努力仍然可以扭轉弱勢語言的命運,印度次大陸施行的雙語或多語政策,維繫了許多地方語言免於消失。日本北海道在一九八0年代只有八名老人能說當地的蝦夷語(阿伊努語),但是政府的努力已經讓這種語言重現活力。人為努力甚至可以讓原本無人通曉的語言起死回生,英國的康沃爾語正是如此。(引述自中國時報,九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13版,標題為:台灣的母語逾半消失滅絕)
政府制訂的政策可以兵不血刃的獵殺某種語言文化,同理,也可以救活某種語言文化,前面報導日本北海道以蝦夷語如今已重現活力,即為顯例。
因此,首先,基於憲法:「中華民族各民族一律平等」的精神,客家族群應平等享有國家的各種資源;然而五十多年來,家族何曾享有這種平等待遇?不但未受平等待遇,反而受到種種無理的限制與打壓,故而設立一所全新的義民大學是合情合理的訴求。其次,保護弱勢族群語言文化已成為全世界維護人權的普世價值。保障弱勢語言文化生存的空間與機會,塑造多語族的多元文化社會,是民主國家應負的責任,而不是以打壓消滅其他語言文化為能事。第三,設立「義民大學」是陳水扁總統競選時的政見之一,廣受客家人的關切與歡迎,故教育當局與我客族理應共同排除萬難,來達成此一嚴肅而崇高的目標。
理想而能夠發展客家語言文化的大學應是:
1. 自主性個體:義民大學之設立需有完整之組織架構與發展願景,根據客家文化之特色與需要,能夠自主而全面性的規劃學系。如客家語文學院暨研究所、族群學院、休閒服務學院、政經學院等在近程中設立,再逐步成立中程、遠程的其他學院。能如是,則一所完全的綜合大學於焉完成。有了自主性課程的設計、學分的規定,才能全權處理,而客家文化的特色與內涵才能彰顯出來。若寄人籬下的在某大學中設立客家學院或研究所、系,因無自主性或主導權,必難發揮深具客家文化之學術特質。數年前,台灣大學中文系曾提出設立「台灣文學研究所」之申請案,送到文學院院務會議討論,立遭否決,更遑論送到校務會議,可為明證。台大雖為台灣首席大學,以校風自由開放著稱,然至今仍未能為本土文化之研究發展盡一份心力,誠屬憾事。同樣地,若將客家學院或系所設於專事理、工、電子或師範教育支線有大學,其發展之侷限性已可預見。成立已近五年之國立中央大學「客家研究中心」擬改為「客家學院」,至今始定案,何曠日費時之久也。
2. 特殊性個體:義民大學以研究與發揚客家特有之語言文化為主要內涵,如客家歷史、語言、文學、音樂、戲劇、民俗信仰、雕刻、繪畫,乃至於客家精神都要做全面性、系統性的研究與整理,所得的成果可作為落實與發揚客家文化的理論依據。學理與實務的結合運用,實踐起來收致必宏,如此,必將引起客家學術研究的熱潮,投入的人越多,表示客家學越受到重視,而成果也必更為可觀,於是客家文化也就被發揚起來。
3. 義民大學結合客家文化園區的個體:目前文建會等正全力規劃客家文化園區,這固然也是傳承客家文化的一種有效做法;但若能將其中一個園區所需土地與建設經費和義民大學之設立相結合,將可收一舉數得之效。例如,擬議中的客家文化園區所需土地亦在數十公頃至一、二百公頃之間,若能將義民大學之校園與硬體建築本身規劃成客家文化園區,成相批鄰,並將其相關課程或推廣教育與社區做緊密之結合,不僅可使有限之資源發揮最大之效益,更能同時完成政府施政之多種政策目標。這是將大學生活客家話的構想與設計,園中除了文物之外,應設有生活館、育樂館、演藝館、產業館……等等(其詳細內容當需經過縝密研商設計),讓學生與遊客能在園區內親身體驗客家生活的種種經驗,浸淫其中四年,對客家文化的瞭解與認同,必會有增無減。這就是客家文化的活化,也就是客家文化復更生之始。
4. 前瞻性個體:本大學的營運將已成為全球客家學研究,整理、發展的中心為目標,並顧及多元族群與多元文化為主軸之研究,異中求同,同中求異,以促進族群和諧,共存共榮。
5. 公辦民營個體:民間無力設立此一大學,唯若由政府徵收校地,興建校舍,並編列前五年之人事與校務經費,俟學校基礎稍固後,再交由民間籌組之財團法人,是本大學未來發展的最佳方式。目前已有許多國營事業開放民營,台視公司政府也佔也有若干股份,而公視則全是公民營。再有公立大學的預算,也要學校自等若干比例之經費,很明顯的,B0T下之逐漸成為新的經營方式。為何推動學校不可以?

新大學既是研究學術、培育種籽、做育英才的園地,也是世界客家學研究的重鎮,更是體驗客家生活文化的大本營,是客家文化復興的根據地,是客家人築夢的理想天地。這是一所全球唯一的富於願景、充滿理想的大學,政府實現沒有不創的理由。什麼「經費困難」、「總量管制」等都是次要的,智慧、誠意、包容、決心才是最重要的。以政府堂堂之大,創一所區區的大學都做不到,那還能做什麼呢?這可分期進行,近七千億的眷村改建,也是如此;「總量管制」是人訂定的,人還在,自可做新的決策。看來一切都是誠意與決心的問題而已。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