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上的转捩点—白话文运动》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5-10-14) 历史札记 7829 0

一,前言
(一),动机
阅读或研究中国文学作品时,常有感於古典文学与现代文学间巨大的差异.虽然文字一脉相传,语法依时各异,但两者显著的改变在於从「书面语言」到「我手写我口」,无标点仅有批点断句到文句中新式标点的运用.其间嬗变并普及的过程,当是中国文字使用上,不可忽视的转捩点.
白话文中国古代已有之,唐俗讲变文,宋杂剧话本,明传奇口白,清小说京戏,用的多半是当时方言俗语,尽量浅白,以广搏各阶层观众好评.然而广泛采用於书面语言,写景,议论,抒情均以白话为之,风雅文人不以之为浅俗,亦是数千年未有之变局.自新文化运动期间有识之士的改良倡导,在二○,三○年代运用白话文创作蔚为风气,有利於讯息知识的普及,并与教育的推广相得益彰.
在具震撼的变动过程中,难免有些批评或反对的声浪,或是保守分子,或者自有主见,但「论战」或「检讨」在某方面来讲,有利於方案的改善和精进,当是重要变革不可或缺的针砭.
本文希望能从白话文的历史,采用白话文的原因,文学改革的演变与争议,白话文在文学创作上的体现及带给文学的新生命,至现今白话文使用的普遍与异变,为目前所了解的白话文运动做一点整理,期能在前人基础上釐清始末,进而以当代观点,对此提出看法与感受.
(二),范围界定
由於「白话文运动」与「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密切相关,但三者范围各有不同,又与当时的「国语文推行运动」,「汉字拼音化」,「采用世界语」和「左翼文学活动」互相联系,因此必须界定本文讨论内容.
限於学力及篇幅,本文将不旁及新文化运动除「文学革命」以外的改革,也不评论五四运动在政治上的影响,只注重「白话」在提倡和使用过程中的转折,以及精熟运用白话文的作品.至於国语和拼音文字,因前者关乎教育传播,後者经学者多年研究却仍受挫於汉字形体表意,原与本题有关,限於篇幅,不能遍及.而「左翼文学」,「抗战文学」,文坛恩怨等等,事关意识形态及个人志趣,不在本文论题当中,先予说明,在三○年代文学作品只论艺术遣词,不言政治立场.
二,研究架构图
三,早期的白话文及文学革命
(一),民国以前的白话文
发源已久的白话文
世上无文字先於语言之例,一般文字的发明都是做记录备忘用途,早期也许记录数目,财产或宗教仪式,日渐演变为记载语言传诸後世.中国文字亦不例外.早期经典如《尚书》等,据学者研究为二,三千年前白话的详实写记,但世易时移,渐不被今人所识读.
或也为解决时地限制,或因习字读书者人数有限,中国发展出一套「地不分南北,时不论古今」都能通读的文体,即是後所谓「文言文」.渐渐,文言分离,口头语和书面语差异日增,如胡适说:「战国时候中国的文体已不能与语体一致了.」虽方便中华帝国宣传政令,却苦了一般老百姓,就算略识之无,也与粗通文墨有很大的距离.
但文学发诸性情,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就发而为歌诗,总不能说「我到北京大学,台湾大学读了国文系毕业之後,我再来给你唱个情歌.」所以,起自民间的文学作品辄有白话.追本溯源,自诗经以降,汉乐府,五言诗,唐宋白话诗,宋词,元曲,明清戏曲小说,白话成分随民智开通和大众娱乐发达逐渐茁庄,宗教为广徕信徒,也用白话译经或宣讲,正统文学亦往往吸收白话以丰富内容.尤其明清以降,公安派小品文大力追求反拟古独抒性灵,肯定民间文学价值,流利畅通的白话长篇小说已成雅俗共赏之作,《水浒传》,《红楼梦》佳评如潮,《儒林外史》亦大快人心.流行已久的戏曲原本只有念白是白话,唱词是曲牌,转变为「诗赞体」的文白混合现象,也足以证明白话势力「东风压过了西风」.
惟在此同时,士人社会古诗,格律诗及古文的写作不绝如缕.无论是八股取士,或针砭时事,馨逸小品都以文言为之.诏令奏议自然多半是文言天下,连文人游兴所至,行令作联也必须表现满腹经纶.一般人读这样的文章如堕五里雾,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这样的「知识垄断」不但对新思潮,新知识传播不利,妨碍社会进步,也给予讼棍,贪官在文字上舞弊巧诈的机会.
最早的「文言合一」提倡者
鸦片战後西力东渐,有识之士纷吁救国,引进西方技术,期望中国勿再固步自封.改文言为白话之议,首起於戊戌变法先驱黄遵宪.黄遵宪二十一岁时,就已在〈杂感〉诗内写道「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即今流俗语,我若登简编,五千年後人,惊为古斓斑.」出使海外後,在《日本国志》更提出文言合一的观念,他认识到「语言文字离,则通文者少;语言文字合,则通文者多.」不但要语文合一,还要创造一种「明白晓畅,务其达意」,「适用於今,通行於俗」的新文体,「令天下农工商贾妇女幼稚,皆能通文字之用」.他在诗学上「反摹古,不避俗语」的态度,为白话文运动的推展起了先锋作用.
维新运动中,裘廷梁发表〈论白话文为维新之本〉,明白说出「文言兴而後实学废,白话行而後实学兴.」之言,认为二千年来人们穷耗在文言文的时间若用来兴实学,则有益中国科学发展.受他号召的陈荣衮,则以「文言之祸亡中国」立说,认为「"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